大腕

纯粹娱乐,入座不对号。

原版:

一定得选最好的黄金地段,雇法国设计师,建就得建最高档次的公寓。电梯直接入户,户型最小也得四百平米。什么宽带啊,光缆啊,卫星啊,能接的都给他接上,楼顶花(儿),楼里有游泳池,门口再战一英国管家,戴假发,特绅士那种,业主一进门,甭管有事(儿)没事(儿)都得跟人家说:may i help you,sir?一口地道的英国伦敦腔,倍(儿)有面子!社区里再建一所贵族学校,教材用哈佛的,一年光学费就得几万美金。再建一所美国诊所,二十四小时候诊,就一个字(儿)贵,看感冒就得花个万八千的。周围的邻居不是开宝马就是开奔驰,你要是开一日本车,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你说这样的公寓,一平米得卖多少钱?(我觉得怎么着也得两千美金吧。)两千美金?那是成本,四千美金起,你还别嫌贵,还不打折!你得研究业主的购物心理,愿意掏两千美金买房的业主根本不在乎再多掏两千,什么叫成功人士,成功人士就是买什么东西都买贵的,不买最好的。所以,我们做房地产的口号就是:不求最好,但求最贵!

修改版一:

纯粹娱乐,入座不对号。

原版:

一定得选最好的黄金地段,雇法国设计师,建就得建最高档次的公寓。电梯直接入户,户型最小也得四百平米。什么宽带啊,光缆啊,卫星啊,能接的都给他接上,楼顶花(儿),楼里有游泳池,门口再战一英国管家,戴假发,特绅士那种,业主一进门,甭管有事(儿)没事(儿)都得跟人家说:may i help you,sir?一口地道的英国伦敦腔,倍(儿)有面子!社区里再建一所贵族学校,教材用哈佛的,一年光学费就得几万美金。再建一所美国诊所,二十四小时候诊,就一个字(儿)贵,看感冒就得花个万八千的。周围的邻居不是开宝马就是开奔驰,你要是开一日本车,你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你说这样的公寓,一平米得卖多少钱?(我觉得怎么着也得两千美金吧。)两千美金?那是成本,四千美金起,你还别嫌贵,还不打折!你得研究业主的购物心理,愿意掏两千美金买房的业主根本不在乎再多掏两千,什么叫成功人士,成功人士就是买什么东西都买贵的,不买最好的。所以,我们做房地产的口号就是:不求最好,但求最贵!

修改版一:

一定得选最好的顶尖大学,雇法国翻译,讲就得讲最高档次的演说。保镖直接开路,听众里最少也得有四十个教授。什么PPT啊、讲稿啊、同传啊,能准备都让秘书准备,房顶有巨幕,座椅上有液晶屏,主持台站一英国贵族,戴假发,特绅士的那种,讲者一上台,甭管开腔没开腔都得跟人家说:“It’s my honor to introduce…”一口地道的英国伦敦腔,倍儿有面子!礼堂外再建一个茶歇室,咖啡杯用皇家的,一杯咖啡光糖末就得几十英镑。再顾一堆专职警卫,二十四小时保护。就一个字:牛!看电影就得带几十件防弹衣。周围的朋友接受专访不是CNN就是BBC,你要是去CCTV,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你说这样的人物得是什么级别?(我觉得怎么也得是个部长吧?)部长?那是给人开门的!总理级别起。你别嫌来讲的人少,还络绎不绝!你得研究演讲者的心理,凡是敢站在台上被骂的主,根本不在乎再被扔个鞋。知道什么是国家领袖吗?国家领袖就是讲什么东西,都讲好听的,不讲有用的!所以,我们做政治家的口号就是:不怕扔鞋,但求掌声!

修改版二:

一定得选最好的黄金时间,雇伊拉克记者,扔就得扔最有气味的鞋子。鞋面直接用布,鞋码至少也得是10号的,什么鞋掌啊、鞋垫啊、鞋带啊,能给它安上的全给它安上。鞋面上有口号,鞋里有字条,鞋底再画一恐怖分子像,长胡子,特忧郁的那种。演讲者一开口,甭管说什么都得先打断一句:“You are a dictator!”一口地道的基地组织腔,倍儿有面子!手里再准备一个条幅,颜色用血染的,一个横幅光鸡血就得几百CC。门外再设一示威场所,二十四小时示威,就一个字儿:吼。叫口号的人都得有千儿八百的。周围的兄弟不是扔香蕉就是丢鸡蛋,你要是光嚷嚷两下,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你说这样的示威,一般是在哪干的?(我觉得怎么着也得是在个部长级会议上吧)部长级会议?那是实习!首脑峰会起!你还别嫌太高,还不打折!你得研究扔鞋者的心理,凡是愿意脱一只鞋子冲讲台扔的主,绝不在乎再脱另一只。知道什么抗议人士吗?抗议人士就是扔什么东西都扔最臭的,不扔最好的!所以,我们做抗议者的口号就是:不求讲理,但求鞋臭!

One thought on “大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