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了动物的自然不自然,没有了圆通的昆明不昆明——致仇和书记的一封信

图:圆通山内的明城墙,昆明最后的城墙。

仇书记,

  看到昆明市政府有意将圆通山动物园搬走的新闻,特地写信给您,请您反对这样的动议,作出不搬走圆通山动物园的决定。原因很简单:这会大幅度降低昆明市民的幸福感,也与您所倡导的“三山一水”规划背道而驰。

图:圆通山内的明城墙,昆明最后的城墙。

仇书记,

  看到昆明市政府有意将圆通山动物园搬走的新闻,特地写信给您,请您反对这样的动议,作出不搬走圆通山动物园的决定。原因很简单:这会大幅度降低昆明市民的幸福感,也与您所倡导的“三山一水”规划背道而驰。

 

  有关圆通山动物园的历史与现状乃至搬不搬、怎么搬的经济帐,您的秘书想必向您汇报过,所以我就不废话了。我只想跟您说说我已去世的外婆。

 

  外婆住在距离圆通山不远的大绿水河。我上小学前住在外婆家,每周有两三个早晨跟着她和外公走路到圆通山去锻炼身体。那时候外婆外公也就60多岁吧,外公通常会打一套太极拳,外婆则做一些简单的四肢运动,也让我跟着做。他们运动的地点是圆通山上两个蘑菇形的石亭子。

 

  运动完后,外婆会伸出一根指头来让我握着,带着我在圆通山上转悠。我属于那种胆小的孩子,一开始连梅花鹿我也会怕。外婆就把牌子上的动物介绍念给我听,告诉我说鹿是“草食动物”,就是吃草的,还告诉我说旁边的小朋友大声叫就会把小鹿吓跑。

 

  在“肉食动物”区,因为老虎啊豹子啊都臭臭的,再加上怕,我一开始就不喜欢去,外婆就跟我说你看不同的老虎和豹子的条纹是不一样的,然后就拉着我一个个地辨认它们的区别。她是受过教育的人,从来不会用老虎和狮子来吓唬我,反而总是想让我尽量亲近它们。几个月下来我也就不再怕了——最后克服的恐惧是蟒蛇,蟒蛇被关在一个玻璃柜子里,我总是怕它把玻璃撞碎了爬出来。外婆就在动物园里买了那种竹节做的假蛇给我玩,后来我还用那个假蛇吓哭了别家的小妹妹……

 

  因为随时都能来,我们每次都可以不紧不慢地参观动物。我还会到圆通山和圆通寺交界处的“小石林”去玩打仗游戏——就是拣根树枝趴在石头上装作跟前面的假想敌战斗,还会作出被敌人击中牺牲的样子——这是我小时候更喜欢外婆而不太喜欢奶奶的一个原因。奶奶也带我来过动物园,但因为住得相对远点,她没时间等我在“小石林”里钻来钻去,会硬把我拉走。外婆因为住得近,除了防止我爬到猴山的栏杆上掉下去以外,她从来不会管我做什么,任由我尽情享受圆通山的一草一木。

 

  从圆通山回来,我们通常还会到“四季堆”(就是如意巷旁边的菜市场,仇书记您认识吗)买些菜,然后回家做午饭。有一次我们直接回家了,我还问外婆说,为什么我们不去四季堆啊?外婆笑着说,“今天早上我们拌了凉米线了啊!”我的口水就淌出来了。

 

  仇书记,不知您这几年是不是已经吃惯了辣辣的、加了韭菜的凉米线。我的一位老师曾说过:口味是最难改变的,所以“牵肠挂肚”才被人们用来形容对亲人和故土的眷恋。我最近几年住在距离昆明几千公里外的地方,但每年的几次假期都是直奔昆明。这座城的日新月异让我赞叹您的能力,也曾用“软绵绵的昆明迎来了硬铮铮的老板”来形容您给昆明带来的活力(这话还被各种媒体拿去当成了标题)。

 

  不过,我相信您会同意那只是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您绝不是以经济利益最大化为目的“老板”而是为昆明带来真正的改革动力的领头人。在我浅薄的理解中,您讲的“跨越式发展”就是要跨过通常的城市化和工业化所带来的城市交通膨胀、环境污染、社会两极分化等问题;就是要吸取东部和国外的经验教训,让城市成为和谐幸福、法治健全、所有人都讲信用的安全居所;就是让这拥有1200年建城史的古城在GDP增长的同时保留其独特的魅力,而不仅仅成为千篇一律的钢筋混凝土森林。

 

  有的人说圆通山留下作为公园就行了,动物搬走不可以吗?有的人说要有“大昆明”的观念,安宁或者什么别的地方也是昆明。还有所谓的动物管理成本等等说辞,我不掌握数据无从发言。但外婆和奶奶带我到动物园的不同心情,让我明白在城市中心的动物园对孩子们是多么的珍贵——曾访学哈佛的您一定明白,市中心的动物园绝不罕见,新城的建立更没必要以挖空老城为代价。相反,城市的软环境恰恰难以一蹴而就,而需要历史的沉淀。六百年前修城墙的时候,圆通山就被纳入城中,让人们不必出城就可以远望滇池碧波,六十年来的圆通山动物园让孩子们可以近听虎啸熊鸣的同时瞻仰历史遗迹——人与自然水乳交融早已成为昆明人的骄傲。您的“三山一水”规划不正是建立在这历史的礼物的基础上吗?

 

  借用您常用的句式:没有了动物的自然不自然,没有了圆通的昆明不昆明。真诚期盼您作出决定,把圆通山和她的动物们留给昆明和她的孩子。不但不要搬迁她,反而还要用力扶持她成为更美丽的城中大自然。您是有这个魄力的。

 

昆明人:法豆

 

注:圆通山简介

圆通山位于昆明市一环以内,占地26公顷。1953年起,建有昆明动物园,饲养有猴、叶猴、熊猫、犀鸟、狮、象、金钱豹、斑马、虎、野牛、野象、孔雀、丹顶鹤、蚧等珍禽异兽500多种。圆通山上广种樱花、海棠花、梅花、茶花、桂花、桃花、杏花、兰花及松、柏、竹等,四时名花相继开放,争奇斗艳。尤其是3月的樱花和海棠花潮,吸引数十万游客前往游览。

圆通山旁有历史1200年的圆通寺,该寺汇聚大乘显宗、南传上座部和大乘密宗,是佛教融汇贯通、利乐有情精神的最佳体现,也是中国西南地区最重要的佛教道场之一。

Author: Donnie (豆哥)

Former academic in Law & Sociology, currently a lawyer, 15+ years experiences in IP and IT laws. 前任法律学者、现任滤师,专业过滤假货崴货(不限商品、服务、鸡汤鸡血);业余仁波切,负责解答精神问题。微信公号fadoufadou

One thought on “没有了动物的自然不自然,没有了圆通的昆明不昆明——致仇和书记的一封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