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史记·青年法学会

本文不适用本站创作共用约定,转载及网络传播请先征得作者同意。

……这里不是沙龙,因为这里从不讨论无关痛痒的问题;这里也不是课堂,因为这里的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里正聚集起一批大学生,他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要用纯洁的灵魂为法治中国添砖加瓦。他们力图用自己的行动宣传一个真理:伟大的目标要靠实干去实现……欢迎加入XX大学青年法学会,条件有三:
躬行践履,愿扫一屋。
淡泊名利,视功利为粪土;
热爱祖国,把天下事当作自己事;

这是小孩1998年用来招揽小孩加入社团的文章。翻出来看,很有味道,当年真是一个红小将。
删了一些涉及隐私的地方
——Donnie,2006年4月1日。

本文不适用本站创作共用约定,转载及网络传播请先征得作者同意。

X  X  大 学 青 年 法 学 会

这里不是沙龙,因为这里从不讨论无关痛痒的问题;这里也不是课堂,因为这里的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里正聚集起一批大学生,他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要用纯洁的灵魂为法治中国添砖加瓦。他们力图用自己的行动宣传一个真理:伟大的目标要靠实干去实现。
欢迎加入XX大学青年法学会,条件有三:
躬行践履,愿扫一屋。
淡泊名利,视功利为粪土;
热爱祖国,把天下事当作自己事;

会  长:……
宿舍:5-305    传呼:4143707-21728
副会长:……
宿舍:5-238    传呼:3148898-552

本文不适用本站创作共用约定,转载及网络传播请先征得作者同意。

 
大学之大,在于大学者、大课堂、大讨论,在于它浓厚的学术底蕴和由此自然而然产生的学术气氛。青年法学会所要追求的,就是用年轻人的真诚和灵性,在XX园里营造出一片学术氛围。
XX大学青年法学会成立于1992年,迄今已有六年的历史,在X大十多个学生社团中,可算得上“老资格”了。这个“老资格”一直以提高学术水平,锻炼专业技能,普及法制知识为己任,活跃在X大校园里。1993年,举办了全校性的学术研讨会;同年,法学会正式出版了自己的刊物——《法学春秋》(现名《XXXX》),这是一份在XX中拥有众多“第一”的刊物,第一份由学生自办的纯学术杂志,第一份被X大图书馆收藏的学生自办杂志,第一份发到宿舍的免费刊物……;1994、1995、1996年,法学会辩论队连续在第一届X大辩论赛、“XX杯”辩论赛、国家安全法知识竞赛、“XX杯”(XX大学第二届)辩论赛中代表法律系或XX大学参战,没有一次空手而归——因此辩论成了法律系除足球外的又一杆大旗,X大参加今年六月举行的全国高校辩论会的主力队员中,有两人曾是法学会的干部。
1997年,是青年法学会取得重大发展的一年,学术活动向纵深发展,影响面大为扩大。5月,为迎接香港回归祖国,法学会举办了“我看香港回归”大型学术论文研讨会,X大政治系、XX学院政法系、XX专科学校都有论文参与研讨,《XX法制报》作了报道。7月,法学会和法律系青年志愿者协会组织社会调查组,赴蒙自县贫困地区调查,并撰写了四万余字的调查报告〈〈XX贫困地区农村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思考〉〉,获云大优秀社会调查报告奖,《XX法制报》再次用专版报道。9月,推出“学法,说法——典型案例讨论”系列活动。10月进行一年一度的新生辩论选拔赛,使用了全新的“质询”式辩论方式,以“精神文明应当(不应当)法治化”为题,首次使辩论与专业相结合。同时,讲座、杂志、庭审观摩等活动多线发展,大大扩大了法学会的影响。法学会因而在近两个学期连续被评为XX大学优秀社团。
过去,法学会因为其学术定位,常常被同学们看成一个可望不可及的学生团体,许多同学要么不愿入会,要么入会之后难以积极参加各种活动。从1997年起,法学会的干部们就把吸引广大同学参与,切实提高广大同学的学术兴趣为工作的目标。现在,法学会的活动只要一宣传,同学们便纷至沓来,完全改变了过去的状况。为了进一步吸引同学,我们选择了“模拟法庭”这一挑战性极强的活动。
“模拟法庭”是法律系同学数年的梦想,但由于它既涉及大量法律技术问题,又需要很充足的后勤准备,所以一直未能举办。在充分估计面临的困难和自己的实力后,青年法学会在97年下学期进行了“模拟法庭”立项。本学期一开始,既成立筹备小组。经过两个月的准备,“模拟法庭”终于成立。它将成为青年法学会、法律系乃至XX大学学生学术活动的一个里程碑。
青年法学会下一阶段的工作重点是:巩固模拟法庭活动,使之制度化;提高《XXXX》稿件质量,使之精品化;建立年度论文比赛制度;扩大社会调查范围等。
法学会的发展,与XX法律系、团委的老师们的指导和支持是分不开的,自法学会成立之日起,老师们就一直关心着它的成长,不时给予教导和帮助。我们坚信,在老师们的悉心关怀下,明天的法学会必将更加辉煌!

本文不适用本站创作共用约定,转载及网络传播请先征得作者同意。
 

从文化渊源看“法治”实践中的误区

从文化渊源看“法治”实践中的误区*
董  皓
1998年9月

[内容提要] 从十九世纪末起,“法治”一直是学界和政治家们关注的焦点。特别是近二十年来,“法治在中国的命运”一类问题更为中国法哲学界所钟情,“法治”也在潜移默化中成为人们使用得最频繁的语汇。但当人们频繁地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中使用作为外来语的“法治”时,却无法避免其与中国法律文化的冲突和交融。这些冲突和交融远远超过了语意分析的范畴,本文试图对其中最突出的几个方面进行分析,并指出因此在所谓“法治实践”中产生的误区。

从文化渊源看“法治”实践中的误区*
董 皓
1998年9月
[内容提要] 从十九世纪末起,“法治”一直是学界和政治家们关注的焦点。特别是近二十年来,“法治在中国的命运”一类问题更为中国法哲学界所钟情,“法治”也在潜移默化中成为人们使用得最频繁的语汇。但当人们频繁地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中使用作为外来语的“法治”时,却无法避免其与中国法律文化的冲突和交融。这些冲突和交融远远超过了语意分析的范畴,本文试图对其中最突出的几个方面进行分析,并指出因此在所谓“法治实践”中产生的误区。
[关键字] 法治、法律文化、公法、私法、立法、执法、
我国近代法律思想的演变,在很大程度上是伴随着西方文明的入侵而开始的,在这种演变中,我们对西方文化的态度在一百多年里经历了一个从蔑视到畏惧再到尊之为师的过程。同时,法律思想的进化也经历了一个从被动到主动的过程。这个过程延伸至现代,中国的法律思想发生了质的变化,中国的制度文明也随之或者说同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在这整部思想演化史中,“法治”也许是不多的几个为人们长期关注的焦点之一。梁启超首倡“法治主义为今日救时之唯一主义” 之后,众多政治家、法律家都对“法治”这一概念进行了讨论,并发生了多次关于“法治”、“人治”孰优孰劣的讨论。实际上,随着讨论的日益深入,“法治”作为一种新的思想体系也逐渐成熟了起来,尤其在近些年来,从学界到社会各阶层的许多人已经将“法治”当作常用词汇使用了。
由于中国近代法律思想的进化首先是被动的,所以在由被动转为主动时呈现了一些特有的现象,简单的说,就是所谓“言必称希腊”式的思考方式。具体就“法治”而论,一方面,大多学者所采的是以理想中的(实为西方理想中的)“法治”社会与中国传统社会比照的角度,以西方文化的标准来“批判的继承”现有的本土资源;另一方面,许多人试图通过东方文化的某些范畴与西方文化的类比的方法来解析中国的“法治”。这些方法很容易导致简单地把中国文化支解分裂开进行研究的倾向,而且事实上这些方法的负面影响已经造成了理论和实践中的一些混乱,这就是本文所要讨论的主要问题。笔者认为,由于前述“被动——主动”过程的影响,这里的混乱主要是文化理解中的错误导致的,即所谓“文化误解”,又因为这些文化误解的缘故造成了“法治建设”中的一些误区。
一、从“国家”谈起
孟德斯鸠曾说:“人类受多种因素的影响:气候、宗教、法律、政府准则、先例、道德和习惯;这些因素形成了各民族的一般精神。” 愈是久远的文化,在本民族内心沉淀的就愈厚重。为了尽量清晰地说明当前人们关于“法治”的文化误解的渊源,分析中国传统民族精神中的一些特性是很必要的。
正如梁治平所言;“单从逻辑上看,(国家)这种构词法是一种自相矛盾,除非我们预先了解了这些字词后面的历史文化背景。” 在中国古代从基于亲属关系的氏族社会向基于地域关系的阶级社会的转变过程中,由于多方面的因素,宗族和血缘的观念并没有如西方那样被各种分工的社会集团所瓦解,而是以一种特有的方式,在家族的不断扩大中建立起严密的等级制度。在这种背景下,人们自然而然地视国政为家政的扩大,国家“不但把家族变成一个基本的社会单位,而且把治家的原则奉为治国的准绳”。所谓“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实在是因为家庭伦常与国家的统治方式原本就同出一辙,例如在中国人的社会等级划分中,“君为臣纲”之后立刻就有 “父为子纲”和“夫为妻纲”;在古代帝王的治国手段里,“以孝治天下”为许多人所推崇等等。我们可以把“国家”这样的构词方式归结为一种意识形态,并且我们还可以发现正是以这种意识形态为基础的国家观,形成了中西方制度文明的分野,同时也造成了当代中国人探讨“法治”问题时的文化误解。
在西方, “state”与“family”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作为政治组织形式的“state”中丝毫没有家庭或家族的意味,罗马法中有格言曰:“家父权不触及公法”,这意味着在公法所及之处,“家父权”即归于无效。反之,也正是基于“国”与“家”的分离,罗马法才有了“私法”的概念。中国古代则不同,“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本身就是一脉相承的整体,君权在很大程度上不过是父权的扩大而已,私法在这样的文化土壤中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基础(确切的说,私法的概念根本不可能在这样的文化中生成),所有的“法”皆出自天下之父母——国君,而在宗族意识中,天下之父母的地位当然是高于天下之人,正所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以这样的地位订立的法律也就必然是要求所有人无条件遵循的强制规定——刑。西方则不同,之所以有刑法,是因为私人间业已存在的社会关系被无理侵犯,且这种侵犯直接威胁到今后同类关系的稳定时,国家代表个人对抗侵犯者的方法。
“国家”意识形态的另一个重大影响是:道德与法律的关系。国家的法律出自国君之口,那么如何在这样的体制下最大程度地保证国君的法律的正确性与稳定性呢?“礼”就是在这种要求下的必然产物。在中国,礼可谓包罗万象,以《周礼》为例,“以天、地、春、秋、冬六官为纲目,分述治、教、礼、政、刑、工六大门类,其中不但今人所谓国家事物的种种内容,而且于寝宫、膳食、饮料、衣服、乐舞、祭祀、教化、礼仪、卜祝、车骑诸项均有专职管理,其中的繁复琐屑实为常人难以想见。然而在当时,所有这些繁文缛节并不只是单纯的道德礼仪,它们同时具有确定的政治与社会含义。” 传统文化中,这些礼被一再地强调,即便是天子也不能逾越雷池。“出于礼则入于刑”,刑的价值判断完全依赖礼的规定,法律与道德间的界限由此而变得极其朦胧。一方面是国君的“家规”,是用于统治人民的工具,另一方面是礼的衍生物,中国古代的法律因此有了(相对于西方)特殊的双重性格。
以上诸种民族文化的特性在希腊和希伯伦文化中从未出现过,多年来也鲜见于中国正式的法律哲学思想教育中,以致人们似乎已经把它们遗忘了。但实际上这些传统一直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当代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甚至连一些法律学家也不例外。真正的问题在于,已经习惯于以西方的逻辑和语汇表达观点的人们在试图建构“法治中国”时,无法脱离自身的文化气质,误解了西方法治的经验。
二、倚重公法——无“私”的传统
在法治主义成为时尚的今天,已经有一些人意识到我们已经出现了这样一个误区:“许多学者在讨论法治时,集中讨论的几乎完全是宪法、立法以及有关机关的活动。然而,所有这些都不能涵盖法治。” 这种误区的产生当然有时代的原因,笔者认为文化渊源导致的误解也是另一个重要因素。
如前所述,在中国法律的传统中,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与“私法”同一的概念。“私”在中国文化中较多包涵有贬义的意味,从韩非“废法而行私重,轻公法矣” ,“官府有法,民以私行矫之” ,到不久前曾经几乎成为时尚用语的“公了?私了?”都或多或少地将私与非法归为一类。所以,在人们对罗马法进行所谓文化认同的过程中,“公法”实际上得到了更多的理解,而“私法”则至今较少被人们用来阐释我国的法律体系。
在无“私”的文化取向中,国家的法律很容易向“公法”的范畴倾斜。以强制性规范来解决个体之间的纠纷,可以说是中国法律的一个特点。一方面,从国家到地方的各种行政机关订立了数以千计的行政法律规范,且这些规范中大量充斥着带有价值引导性质的条文;另一方面,我们至今也没有一部象样的民法典,合同法的制订也一波三折。在立法者方面,法律的制订就是各种机关执法权限的划分;在普通民众方面,一旦有任何利益被他人侵犯,首先想到的是“希望有关部门管一管”,而不是自己作为独立个体向对方直接主张权利。
如果上述情形对于法治社会的建立不无裨益的话,也不应当被称之为误区,因为并非西方的法治经验就一定要作为我们的范式。但是,法治进程中的一条优劣标准在于:这样的道路是否适应未来社会发展的需要,即开放性的需要。倚重立法尤其是“公法”的趋向显然不利于满足这种需要。因为在现代以及“后现代”社会,个人与个人之间的联系即“私”的关系将日益复杂,以强制性的规范来对这些关系加以逐一规定不但是“滞后”的问题,而且实际上也不可能。过分强调公法只会把法制引入一个这样的恶性循环:立法机关大量制定强行法,力图规范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随着强制性法律法规的日益繁杂,立法者不得不忙于法律冲突的协调,而民间不断产生的新型社会关系又亟待新的法律加以调整,于是更多的强行法被制定出来……
三、法治等于“立法”加“执法”—— “德主刑辅”理念的衍生
在古代中国集“家”、“国”一体的政权组织形式下,统治者们除了要履行现代意义上的行政管理职责以外,还担负着教导子民的艰巨任务。如何才能达到令人们都依从帝王的意志?“德主刑辅”无疑是一种理想的治国方式。在古代的判词中,大量充斥着法官们依据“礼”、“义”等观念作出的道德判断,同时也有各种刑罚的威胁。可以说,严厉恐怖的“刑”加上循循善诱的道德教化,成就了中国帝王们的专制统治。到了现代,专制的统治虽已全然被打破,但“德主刑辅”作为文化的一部分,却仍然有其深远的影响——众多法条中充满道德教化意味的措辞以及当前我国刑事法律的完备程度远远高于其它法律部门的现象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然而笔者希望着重谈论的并非上述现象,而是我们在对“法治”概念的理解过程中所受到的“德主刑辅”观念或曰思维方式的影响。这种影响在于: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把法律上的评价等同于道德上的评判,所以便会不由自主地对法律的“管辖范围”寄予较为广泛的希望,因而“立法”成为我们解决大多数问题时首先想到的东西;又因为一旦法律对某种行为作出否定的价值评判,一般而言传统上接踵而至的便是严厉的刑事制裁,而这样的制裁要真正有效实施则必须依赖完整高效的执法手段,所以“执法”便成为法律体制中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对一句耳熟能详的话的分析也许更能说明“德主刑辅”理念对于我们理解法律、法治等概念时产生的某种文化作用:
“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是我国法制建设所追求的目标或者标准。显然,这个颇有些宣言式文风的目标着重强调的是“立法”和“执法”两个环节的相互配合。笔者认为,在某种意义上这种提法的背后确乎有着上述“德主刑辅”理念的影子:根据这样的目标,我们首先要做的事情当然是从事大规模的立法活动,尽量让法律的触角伸展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然后通过严格(严厉)的执法活动让各种社会活动的主体都依据法律所设计好的模式进行活动,否则的话就必然会被追究某种法律责任。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受到“德主刑辅”理念影响的东西都一定使用“德”、“刑”二宝,关键在于我们在理解现代法律词汇的时候不可避免地会受到传统观念的影响——具体到“德主刑辅”理念,那就是决策者(立法者)可能会自然而然地希望能够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由法律给出整齐的行为模式,而普通群众则可能会希望一切行为在法律面前都被赋予道德意义上的正义与否的评价——“立法”和“执法”在这种影响下便凸显成为“法制”的代名词,进而成为“法治”社会成就与否的判断标准。
有学者认为,和中国的现代化道路一样,中国的法治进程应走一条“政府推进型”的道路,并认为政府本身就是中国最大的本土资源。笔者赞成这种观点:在“转型时期”,政府确实是中国当前唯一能够稳定地推进变革的动力。由于中国古代“德主刑辅”的治理方式是以统一高效的政府的存在为前提条件的,所以我们在“政府推进”的过程中受到“德主刑辅”理念的影响也是合乎情理的。但是必须注意的是,在当前的市场经济条件下,用“立法”加“执法” 来囊括法治的内涵则可能失之偏颇。我们一方面要运用传统中的优势(国家力量的强大),又要避免这种优势中的(当前主要是文化意识方面)负面因素。
尽管主张“法治”的学者都宣称中西文化要“相须为用,莫可偏废” ,但真正理性地分辨上述文化差异,从而防止在实践中发生误解确实是一件困难的工作。本文对三个“误区”的文化分析实质上也很难脱离笔者的民族文化背景,这也许是理论法学在“拿来”过程中的一大困惑吧。
====================
*此文为梁治平《寻求自然秩序中的和谐——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研究》读书笔记。
1 见梁启超《饮冰氏合集·中国法理学发达史论》
2 见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305页,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
3 见梁治平《寻求自然秩序中的和谐——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研究》7页,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
4 见梁治平《寻求自然秩序中的和谐——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研究》16页,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
5 出自《诗经·北山》
6 见梁治平《寻求自然秩序中的和谐——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研究》20页,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
7 见苏力“二十世纪中国的现代化和法治”,载《法学研究》98年1期
8 见《韩非子·有度》
9 见《韩非子·问辩》
10 实际上,这里的所谓“公法”与西方的公法仍然有某种差别,仅仅是因为较之于“私法”,两种概念相对更贴近一些
11 见蒋立山“中国法治道路初探”,载《中外法学》98年3、4期
12 见梁启超《饮冰氏合集·中国法理学发达史论》

史记·第三次老寨乡调查日志

1999年春节前,董皓和于强第三次去老寨乡做补充调查(第二次为崔效铭、余浩等于1998年暑期完成),以下为部分调查日志(除去商业秘密部分,作者:于强、董皓)。美好回忆,只字未改。

1999年2月3日
下午2点,董皓、于强分别从昆明和石屏出发,前往蒙自,王启梁前往车站送董皓。晚7点二人到达蒙自县城,正式开始老寨乡第三次社会调查。
首先对事先分别准备的问卷草稿进行了最后修改,合并为一份个人问卷,共35题,于晚10点付印。然后敲定调查提纲,具体确定了本次补充调查的主要目的和需要了解的情况,并针对不同的访谈对象确定了不同的访谈重点。

1999年春节前,董皓和于强第三次去老寨乡做补充调查(第二次为崔效铭、余浩等于1998年暑期完成),以下为部分调查日志(除去商业秘密部分,作者:于强、董皓)。美好回忆,只字未改。
1999年2月3日
下午2点,董皓、于强分别从昆明和石屏出发,前往蒙自,王启梁前往车站送董皓。晚7点二人到达蒙自县城,正式开始老寨乡第三次社会调查。
首先对事先分别准备的问卷草稿进行了最后修改,合并为一份个人问卷,共35题,于晚10点付印。然后敲定调查提纲,具体确定了本次补充调查的主要目的和需要了解的情况,并针对不同的访谈对象确定了不同的访谈重点。
晚12点睡觉(在王启梁家),于有些感冒。
1999年2月4日
早上,购买胶卷、电池、手电等各种用品,打印问卷(30份)。
早11 点30分,上车前往老寨,公路状况较前两次来大有改观,下午2点到达老寨乡政府所在地,3点30分乡党委陈副书记送我们到达调查地倮厄村,古布龙村公所主任李福生接待了我们,将我们安置在倮厄村内的村公所办公室(在李家吃饭)。因床铺不堪入“脚”,花了半小时整理内务。感觉当地干部已经不如过去热情。
下午4点起在倮厄村作初步踏勘,了解村落结构和村寨大小,并访问了两户人家,以便“先把名气打出来”(董皓语)。当地人基本能够听得懂汉话,但必须是红河州口音,董皓遂开始四、六级考试来第一次语言训练。
晚上在李福生家了解有关村公所的情况,10点回到住处。今天共填写4份问卷。
1999年2月5日
早上起床后就开始调查,主要任务是走访村干部,也访问了部分村民,分别询问了各个社的选举,祭龙、村务公开等情况。与不同的干部聊天中得到不少资料。
有的村民拒绝回答问题,只好笑脸出门。午12点到李福生家吃饭时,方知10点就开饭了,冷饭就凉菜别有风味。
晚上于强整理材料,董皓则在住所房间内作圆周运动百余次(踱来踱去),思考文章结构。两人12点30分睡觉。今天共填写问卷十份。
1999年2月6日
今天的重点调查对象是普通村民,在与龙头、男子、教师、主妇、学生、出外打工者、老人等的交谈中了解到了许多在村干部处难以了解的资料。早晨还爬上村子旁一相对高度60米的山头,拍摄了倮厄村全景。
晚上访问村妇女代表,获得本次调查中最热情的接待,甚为感动。回到住处已经10点,整理资料完毕后睡觉。除疲劳外一种奇怪的皮肤过敏现象成为困扰我们的大敌。
今天共完成问卷11份。
1999年2月7日
早上跟随热情的妇女代表继续走访村民,主要了解“女性的声音”,共填写问卷4份,完成了所有问卷和访谈任务。作为感谢,赠送给该妇女代表一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
适逢虎年老寨最后一个街天,于是决定返回老寨。中午12点到达老寨街,到乡政府和派出所就一些细节问题进行询问后,大踏步在真正的水泥路(1998年建成)上赶了一回街。
下午4点到达蒙自县城,入住旅社。二馋虫四处寻找鳝鱼米线。
1999年2月8日
早上享受了一顿超值过桥米线后,二人分头回家。
由于堵车,董皓晚9点方回到昆明。
注:本次调查组由董皓和于强组成,主要对有关村民自治的一些细节问题进行了调查,以补充原有资料的不足。

史记·第一次蒙自社会调查日志

 

 

 

  1997年暑假本人第一次参加社会调查,呵呵正好当了文书写日志,美好回忆,只字未改。

蒙自社会调查日志

7月17日
早9点30分,昆明客运站,十二人集合。10点,挤上一辆中巴客车,预售票不如现售票,差点坐不下,有人叫“双倍返还”,开始体验理论与实际的差距。
10点30分,汽车满载离昆,众志成城。
1点30分,车停于弥勒以南15公里处,狼吞虎咽后上车摇摆消食。
4点30分,到达开远,领略到亚热带气候。
5点30分,抵达蒙自,众人已略带倦容,又负重行走20分钟方到据点一──王启梁家。
6点,王家设胜宴宽待,初次领略蒙自米线,食神(苏炎)横空出世,胃惊四座。
晚9点,到达据点二──蒙自起龙旅社,洗澡险些成为主要矛盾。

7月18日
第一次以过桥米线作早点。
游览南湖,湖中摇桨不辍,又发明摇船游戏,兼作胆量测验。下船后兴致尤浓,数人涉水拍“过桥”雕塑留念。
品尝蒙自特色冷饮──冰稀饭,叫绝声不绝于耳。
下午,崔效铭、董皓各买一套地主服,招来一片嘘声。
晚上沈绍睿以地主身份请客,大举划拳。

7月19日
羊肉过桥之后,全队直扑燕子洞,为徒手攀岩叫好之余,在洞中纵情高歌,文艺下乡。
3点回到蒙自,余兴不减,放声卡拉。

7月20日 星期日 阴、雨
早8点,各自出门逛街,采购生活及调查所需之物。
午回到王启梁家,整风会议。
3点30分,上车向老寨进发,谈笑风生。成语接龙外加惩罚措施,效果颇佳。
5点,老寨,乡长、副乡长一干人等设席接风,酒比饭还多。
女生住乡政府招待室,男生住距乡政府15分钟脚程的“道班”对面一私人旅社。
董皓、崔效铭为房东碾磨至1点。

7月21日 星期一 雨、晴
早,乡长介绍乡情,甚是详细。
午后对调查方案作部分修改,详细分配调查任务。
下午写海报,众人一起前往乡敬老院张贴,路难走,初感艰苦。
海报刚贴完,就有一村民前来咨询。(见附1,国防线案)
饭后,围聚锄大地,被禁。

7月22日 星期二 雨、阴
兵分三路,大有收效。
王启梁、殷勇、董皓、崔效铭随张副乡长前往古布龙村公所驻地倮厄(脚程约一个小时),探访民情,初步了解到山林一案(见附二)。
苏焱、李艳(83、64)、汤杰、何进春、吴蕾到农科站了解有关农业技术的推广问题,并随农科员绕大黑山脚(蒙自最高点)参观试验田。
贺茭、余浩、雷昆前往派出所、农户家等地了解情况,
晚,一妇女前来咨询(见附录三)。

7月23日 星期三 晴、雨、阴
二鼓不衰,战果卓著。
王启梁、何进春、李艳(83、64)、吴蕾去鸣鹫乡缘狮洞赶庙会,调查民间信仰状况。
贺茭、雷昆、殷勇、汤杰、崔效铭、董皓再下倮厄,收集到大量农户资料,崔效铭、董皓晚间留在寨中,至9点40分才拿到村规民约,并给拍下一头五只脚的牛,10点30分方回到村公所。
苏焱、余浩人到各政府部门、农户、手工作坊了解情况,收获颇多。
晚受蚊虫困扰,众人争当“狮(虱)子王”。

7月24日 星期四 (唯一的)晴天
四面出击,捷报频传。
王启梁、苏焱随乡党委书记乘车到白牛厂,了解到很多农村经济、矿山制度、村规民约。7点20分回到乡政府。
李艳64、殷勇、汤杰、何进春前往乡中学调查。
余浩去供销社、饲料部门收集资料。
贺茭、吴蕾、李艳83找到乡统计员,得到许多数据;下午又往乡干部处调查土地状况,并走访农户。
雷昆、崔效铭、董皓整理资料,研究报告的形成。
晚7点30分,崔效铭、汤杰、董皓到一姓王的老人家调查,意外获知他参加过辽沈战役。

7月25日 星期五 阴
早上李艳83、崔效铭、殷勇往税务、工商所调查情况。
李艳64、余浩、苏焱在老寨各处收集图片资料,并调查孔庙。
贺茭、吴蕾到企业办找有关同志了解差冲水电站的情况,中午走访土地管理员,下午又找到乡党委书记进一步了解差冲电站。
晚崔效铭、殷勇爬大黑山,见到关圣庙。
下午,王启梁、雷昆、董皓乘车往芷村镇派出法庭,到达时法庭已经下班,遂向镇司法所李同志了解情况,得到《芷村镇依法治镇规定》,晚乘车回蒙自县城复印材料。

7月26日 星期六 晴、雨
会师芷村,休整队伍。
在芷村水库游览。
下午5点30分回到老寨,众南郭大包饺子。
晚一妇女前来咨询,情况严重(见附录四),大家哀其不幸的同时,感叹法律知识的重要性,晚苏炎、王启梁等商量帮助办法到2点。

7月27日 星期日 晴、雨、晴
逢老寨街子,风声、雨声、人声、车声、牛马猪鸡声不绝于耳。由于人多,整条街成为深过踝的“水泥路”。
大家分批到街子、水井、孔庙、农户各处补拍照片。
女生借到水鞋,行军速度仗装备首次超过男生。苏炎、李艳64、余浩在农户家吃告别饭,7点30分才飘飘欲仙回到驻地。
王启梁、贺茭、董皓为乡政府起草《白牛厂茅山洞锑矿生产经营承包合同书》。
晚开会,总结调查阶段工作,讨论调查报告的形成,定下基本思路。

7月28日 星期一 晴、雨
收尾工作,整理资料,讨论报告。
下午汤杰、董皓为乡政府起草抵押合同。
贺茭、王启梁、雷昆到前来咨询的农户家对“国防线”一案作出最后的建议。
5点,向老寨乡党委、政府汇报调查情况及报告构想。共进晚餐。
晚9点30分,乘车返回蒙自,依依惜别。途中,为灿烂的星光所醉,为激情的火把所迷(这天是阴历六月二十四,彝族“火把节”的日子)。
到王启梁家后,马不停蹄分派初稿写作任务,12点30分众人方睡。

7月29日 晴
吃过最后一次过桥米线后,8点上车,班师回朝。
下午2点30分到达昆明。
复印晚资料后,各自回家。殷勇、雷昆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再登中巴回曲靖、富源。

注:在调查期间,每天晚饭后大家都将自己调查、收集到的材料按内容形成笔记,然后各人汇报自己的情况,再进行讨论。之后,对第二天的工作进行分组、分工,整个程序由王启梁主持。

 

 

 

  1997年暑假本人第一次参加社会调查,呵呵正好当了文书写日志,美好回忆,只字未改。

蒙自社会调查日志

7月17日
早9点30分,昆明客运站,十二人集合。10点,挤上一辆中巴客车,预售票不如现售票,差点坐不下,有人叫“双倍返还”,开始体验理论与实际的差距。
10点30分,汽车满载离昆,众志成城。
1点30分,车停于弥勒以南15公里处,狼吞虎咽后上车摇摆消食。
4点30分,到达开远,领略到亚热带气候。
5点30分,抵达蒙自,众人已略带倦容,又负重行走20分钟方到据点一──王启梁家。
6点,王家设胜宴宽待,初次领略蒙自米线,食神(苏炎)横空出世,胃惊四座。
晚9点,到达据点二──蒙自起龙旅社,洗澡险些成为主要矛盾。

7月18日
第一次以过桥米线作早点。
游览南湖,湖中摇桨不辍,又发明摇船游戏,兼作胆量测验。下船后兴致尤浓,数人涉水拍“过桥”雕塑留念。
品尝蒙自特色冷饮──冰稀饭,叫绝声不绝于耳。
下午,崔效铭、董皓各买一套地主服,招来一片嘘声。
晚上沈绍睿以地主身份请客,大举划拳。

7月19日
羊肉过桥之后,全队直扑燕子洞,为徒手攀岩叫好之余,在洞中纵情高歌,文艺下乡。
3点回到蒙自,余兴不减,放声卡拉。

7月20日 星期日 阴、雨
早8点,各自出门逛街,采购生活及调查所需之物。
午回到王启梁家,整风会议。
3点30分,上车向老寨进发,谈笑风生。成语接龙外加惩罚措施,效果颇佳。
5点,老寨,乡长、副乡长一干人等设席接风,酒比饭还多。
女生住乡政府招待室,男生住距乡政府15分钟脚程的“道班”对面一私人旅社。
董皓、崔效铭为房东碾磨至1点。

7月21日 星期一 雨、晴
早,乡长介绍乡情,甚是详细。
午后对调查方案作部分修改,详细分配调查任务。
下午写海报,众人一起前往乡敬老院张贴,路难走,初感艰苦。
海报刚贴完,就有一村民前来咨询。(见附1,国防线案)
饭后,围聚锄大地,被禁。

7月22日 星期二 雨、阴
兵分三路,大有收效。
王启梁、殷勇、董皓、崔效铭随张副乡长前往古布龙村公所驻地倮厄(脚程约一个小时),探访民情,初步了解到山林一案(见附二)。
苏焱、李艳(83、64)、汤杰、何进春、吴蕾到农科站了解有关农业技术的推广问题,并随农科员绕大黑山脚(蒙自最高点)参观试验田。
贺茭、余浩、雷昆前往派出所、农户家等地了解情况,
晚,一妇女前来咨询(见附录三)。

7月23日 星期三 晴、雨、阴
二鼓不衰,战果卓著。
王启梁、何进春、李艳(83、64)、吴蕾去鸣鹫乡缘狮洞赶庙会,调查民间信仰状况。
贺茭、雷昆、殷勇、汤杰、崔效铭、董皓再下倮厄,收集到大量农户资料,崔效铭、董皓晚间留在寨中,至9点40分才拿到村规民约,并给拍下一头五只脚的牛,10点30分方回到村公所。
苏焱、余浩人到各政府部门、农户、手工作坊了解情况,收获颇多。
晚受蚊虫困扰,众人争当“狮(虱)子王”。

7月24日 星期四 (唯一的)晴天
四面出击,捷报频传。
王启梁、苏焱随乡党委书记乘车到白牛厂,了解到很多农村经济、矿山制度、村规民约。7点20分回到乡政府。
李艳64、殷勇、汤杰、何进春前往乡中学调查。
余浩去供销社、饲料部门收集资料。
贺茭、吴蕾、李艳83找到乡统计员,得到许多数据;下午又往乡干部处调查土地状况,并走访农户。
雷昆、崔效铭、董皓整理资料,研究报告的形成。
晚7点30分,崔效铭、汤杰、董皓到一姓王的老人家调查,意外获知他参加过辽沈战役。

7月25日 星期五 阴
早上李艳83、崔效铭、殷勇往税务、工商所调查情况。
李艳64、余浩、苏焱在老寨各处收集图片资料,并调查孔庙。
贺茭、吴蕾到企业办找有关同志了解差冲水电站的情况,中午走访土地管理员,下午又找到乡党委书记进一步了解差冲电站。
晚崔效铭、殷勇爬大黑山,见到关圣庙。
下午,王启梁、雷昆、董皓乘车往芷村镇派出法庭,到达时法庭已经下班,遂向镇司法所李同志了解情况,得到《芷村镇依法治镇规定》,晚乘车回蒙自县城复印材料。

7月26日 星期六 晴、雨
会师芷村,休整队伍。
在芷村水库游览。
下午5点30分回到老寨,众南郭大包饺子。
晚一妇女前来咨询,情况严重(见附录四),大家哀其不幸的同时,感叹法律知识的重要性,晚苏炎、王启梁等商量帮助办法到2点。

7月27日 星期日 晴、雨、晴
逢老寨街子,风声、雨声、人声、车声、牛马猪鸡声不绝于耳。由于人多,整条街成为深过踝的“水泥路”。
大家分批到街子、水井、孔庙、农户各处补拍照片。
女生借到水鞋,行军速度仗装备首次超过男生。苏炎、李艳64、余浩在农户家吃告别饭,7点30分才飘飘欲仙回到驻地。
王启梁、贺茭、董皓为乡政府起草《白牛厂茅山洞锑矿生产经营承包合同书》。
晚开会,总结调查阶段工作,讨论调查报告的形成,定下基本思路。

7月28日 星期一 晴、雨
收尾工作,整理资料,讨论报告。
下午汤杰、董皓为乡政府起草抵押合同。
贺茭、王启梁、雷昆到前来咨询的农户家对“国防线”一案作出最后的建议。
5点,向老寨乡党委、政府汇报调查情况及报告构想。共进晚餐。
晚9点30分,乘车返回蒙自,依依惜别。途中,为灿烂的星光所醉,为激情的火把所迷(这天是阴历六月二十四,彝族“火把节”的日子)。
到王启梁家后,马不停蹄分派初稿写作任务,12点30分众人方睡。

7月29日 晴
吃过最后一次过桥米线后,8点上车,班师回朝。
下午2点30分到达昆明。
复印晚资料后,各自回家。殷勇、雷昆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再登中巴回曲靖、富源。

注:在调查期间,每天晚饭后大家都将自己调查、收集到的材料按内容形成笔记,然后各人汇报自己的情况,再进行讨论。之后,对第二天的工作进行分组、分工,整个程序由王启梁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