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分類: 寻闲

昆明俗语

撇条,,老爹,,来一组,,赴空沙,,抬滑杆,,搓凹糟,,用水,,来大姨妈,,烟箍吧,,咂烟,,川贼,,吃菜,,窝屎,,无B聊,,搞不成,,蠢货,,傻B,,,歪货,,麻沙麻沙的,,我怕是。。。,,闷得,,鸡巴,,放屁,,,黑漆吗咕咚,死磨死磨的,,赖B叉叉,,你皆,,贱B屎屎,,鬼火六,,你莫搭我二五绞的裹,,淌么么血,,,肿脖子,,说死,,庞占太大啦,,香棍脖子橄榄头烧箕肚,,瘦高瘦高会捞包包,矮,,土贼,,说你妈呢背锅,,跟冷半倒,,崴货,,妹妹三,,和屁,,说们不说我呢左边,,太突桀啦,,哎呀,白逼啦啦呢,,日cen,,日侬,,猪胎,,扯朵朵,,摆墨,,水晶豆豉,,二气,,,,钩B,,担心老子上你,,担心老子射你,,担心老子K你,,担心老子扁你,,磨挨我繁,,磨挨我繁,,马得吓惊得!,雀神怪鸟,,憨眯日眼!,坎怪,,打飞机,,打冒炸!,太奸肛了,,上咐你阶,,憨定,,说哪样?,小牛日呢,,你奶呢头,,整懒样,,扯球蛋,,潮赖,,皮旦,,戳气,抖草,,砍头,,,赖古ge,,格是gai,,坑仙,披得,,咯你奶头上一棵糖,,吃快餐,,喷钢,,干逼,恍荡,憨不碌出,咯是改,,你咱个怎么憨,,是懒样,,咋个呐,,江湖一片乱B麻麻,,你这个憨冲锤,,块了吗?,,,光溜溜呢头找刺棵棵钻,,乱麻麻呢,,斑鸠日鸽子,,过电,,山鸡,,锈头叮铛,,垫裁判,,b骨碌水豆尸,,你咯是要枪的!,喳哇,,烂人,,香樱,,太窝戳啦,,憨贼!你在日鼓日鼓呢,,你在镪的,,迈!玩不赢你啦!,背憨,,死Bi干将,,死头干浆,,搞么,,小痞棍,,尖刚,,嘈奈,,白(be)啬(se)子,,癞蛤蟆降怪物,,,不咋个!,,撇小,,撇条,甩大碗,,闪人,出克噻,,凶险,,我爹,,马谱,,,贝儿,黑捉么起来穿衣,,黑捉我拉,,,买买散散,,毛整嘎,,,武汉市长,,解手克,,老表,,山弥幽,,甩火腿,,做十一路克,,贯熊掌,,太奸干了,,憨咪日眼,,雀神怪了,,狂燥,,,,,,你给懂整,,,给你叠颜色么就染红染,,上头拾脸,,,你咋个ne个白(be)!,,
兜的豆客找锅炒,,披盔撂甲,,你太吃得成伙食了嘛!,抖鳞壳绽,,抖成一碗水,,蚂蚁放屁,,,,小东冒,,牛B牛在马胯上,,绿(lu)荫掼霞,,整球不成,,死眯羊眼呢,日怪,拉撑的,优的寡吵,,迷冲冲,,黑不留秋,,黄酿酿,,红FE,FE,,,日股经涨,,,贱皮子,,大碴四胯,,硬呢开裂,,,财密老转转,,心养毛抓,,哈猫日狗,,喷五喷六,,耐腮不住,,醒鼻子,,哩哩了了,褪凹糟,,撒骇,,硬争,,莽弟,,,二四的起,,,戳气,,,戳大地,,,撇翅膀,,煞的,,烧耳快,,傻波衣,,野叉叉的,,骚丁丁,,抛货,,B渣大点,,勺婆,,惯嘴,,溜瓜,,憨定,,庞着就来,,低死下家,,,,强馊钢,,兜裆一脚,,嘣咚,,躲猫猫,,展碗,,起早掉啦,,心肠,,滑TIA,TIA,,,油了了,,汁(ZHE),,些儿些儿货,,汤汤水水,,西豆粉,,
米浆巴巴,篆塘勒wan,lie,,隔锅香,脏巴邋虱,,热豁(火),你莫逗我啦,,看麻衣相,,乌嵫乌啦,,有火色,,憨么憨一日还吃三餐,憨么憨还有个后脑板,,闷燥,,小挨刀呢,,恶了扯闪,,憨躇躇的,,倒脖子,,死眯洋眼,,,土贼,,鹊神怪鸟,,给晓得!,太水了,,甩麻,,粪草,,太“匹刚啦”,,莫挨我烦,怪里古懂,死头干姜,,,丧头失脸,,抖草,,格是啦?,我被你管的啦!,马门票,,二五裹搅,,你格是被产钳夹着了该,,闷(平声)的你呢拱折,,油支抹乐,,买买散嗓,,劈掉喽,格整得成?,,憨咪日眼呢,,扳跤,,扳命,,gen,leng,,,我司夫啊,,,糟别儿,,乌鲁摆乃,,阿埋埋!!,牛B轰轰,,牛逼不打草稿!,死远喋儿!

4 Comments

没文化·史记·青年法学会

本文不适用本站创作共用约定,转载及网络传播请先征得作者同意。

……这里不是沙龙,因为这里从不讨论无关痛痒的问题;这里也不是课堂,因为这里的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里正聚集起一批大学生,他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要用纯洁的灵魂为法治中国添砖加瓦。他们力图用自己的行动宣传一个真理:伟大的目标要靠实干去实现……欢迎加入XX大学青年法学会,条件有三:
躬行践履,愿扫一屋。
淡泊名利,视功利为粪土;
热爱祖国,把天下事当作自己事;

Comments closed

史记·第三次老寨乡调查日志

1999年春节前,董皓和于强第三次去老寨乡做补充调查(第二次为崔效铭、余浩等于1998年暑期完成),以下为部分调查日志(除去商业秘密部分,作者:于强、董皓)。美好回忆,只字未改。

1999年2月3日
下午2点,董皓、于强分别从昆明和石屏出发,前往蒙自,王启梁前往车站送董皓。晚7点二人到达蒙自县城,正式开始老寨乡第三次社会调查。
首先对事先分别准备的问卷草稿进行了最后修改,合并为一份个人问卷,共35题,于晚10点付印。然后敲定调查提纲,具体确定了本次补充调查的主要目的和需要了解的情况,并针对不同的访谈对象确定了不同的访谈重点。

Comments closed

史记·第一次蒙自社会调查日志

 

 

 

  1997年暑假本人第一次参加社会调查,呵呵正好当了文书写日志,美好回忆,只字未改。

蒙自社会调查日志

7月17日
早9点30分,昆明客运站,十二人集合。10点,挤上一辆中巴客车,预售票不如现售票,差点坐不下,有人叫“双倍返还”,开始体验理论与实际的差距。
10点30分,汽车满载离昆,众志成城。
1点30分,车停于弥勒以南15公里处,狼吞虎咽后上车摇摆消食。
4点30分,到达开远,领略到亚热带气候。
5点30分,抵达蒙自,众人已略带倦容,又负重行走20分钟方到据点一──王启梁家。
6点,王家设胜宴宽待,初次领略蒙自米线,食神(苏炎)横空出世,胃惊四座。
晚9点,到达据点二──蒙自起龙旅社,洗澡险些成为主要矛盾。

7月18日
第一次以过桥米线作早点。
游览南湖,湖中摇桨不辍,又发明摇船游戏,兼作胆量测验。下船后兴致尤浓,数人涉水拍“过桥”雕塑留念。
品尝蒙自特色冷饮──冰稀饭,叫绝声不绝于耳。
下午,崔效铭、董皓各买一套地主服,招来一片嘘声。
晚上沈绍睿以地主身份请客,大举划拳。

7月19日
羊肉过桥之后,全队直扑燕子洞,为徒手攀岩叫好之余,在洞中纵情高歌,文艺下乡。
3点回到蒙自,余兴不减,放声卡拉。

7月20日 星期日 阴、雨
早8点,各自出门逛街,采购生活及调查所需之物。
午回到王启梁家,整风会议。
3点30分,上车向老寨进发,谈笑风生。成语接龙外加惩罚措施,效果颇佳。
5点,老寨,乡长、副乡长一干人等设席接风,酒比饭还多。
女生住乡政府招待室,男生住距乡政府15分钟脚程的“道班”对面一私人旅社。
董皓、崔效铭为房东碾磨至1点。

7月21日 星期一 雨、晴
早,乡长介绍乡情,甚是详细。
午后对调查方案作部分修改,详细分配调查任务。
下午写海报,众人一起前往乡敬老院张贴,路难走,初感艰苦。
海报刚贴完,就有一村民前来咨询。(见附1,国防线案)
饭后,围聚锄大地,被禁。

7月22日 星期二 雨、阴
兵分三路,大有收效。
王启梁、殷勇、董皓、崔效铭随张副乡长前往古布龙村公所驻地倮厄(脚程约一个小时),探访民情,初步了解到山林一案(见附二)。
苏焱、李艳(83、64)、汤杰、何进春、吴蕾到农科站了解有关农业技术的推广问题,并随农科员绕大黑山脚(蒙自最高点)参观试验田。
贺茭、余浩、雷昆前往派出所、农户家等地了解情况,
晚,一妇女前来咨询(见附录三)。

7月23日 星期三 晴、雨、阴
二鼓不衰,战果卓著。
王启梁、何进春、李艳(83、64)、吴蕾去鸣鹫乡缘狮洞赶庙会,调查民间信仰状况。
贺茭、雷昆、殷勇、汤杰、崔效铭、董皓再下倮厄,收集到大量农户资料,崔效铭、董皓晚间留在寨中,至9点40分才拿到村规民约,并给拍下一头五只脚的牛,10点30分方回到村公所。
苏焱、余浩人到各政府部门、农户、手工作坊了解情况,收获颇多。
晚受蚊虫困扰,众人争当“狮(虱)子王”。

7月24日 星期四 (唯一的)晴天
四面出击,捷报频传。
王启梁、苏焱随乡党委书记乘车到白牛厂,了解到很多农村经济、矿山制度、村规民约。7点20分回到乡政府。
李艳64、殷勇、汤杰、何进春前往乡中学调查。
余浩去供销社、饲料部门收集资料。
贺茭、吴蕾、李艳83找到乡统计员,得到许多数据;下午又往乡干部处调查土地状况,并走访农户。
雷昆、崔效铭、董皓整理资料,研究报告的形成。
晚7点30分,崔效铭、汤杰、董皓到一姓王的老人家调查,意外获知他参加过辽沈战役。

7月25日 星期五 阴
早上李艳83、崔效铭、殷勇往税务、工商所调查情况。
李艳64、余浩、苏焱在老寨各处收集图片资料,并调查孔庙。
贺茭、吴蕾到企业办找有关同志了解差冲水电站的情况,中午走访土地管理员,下午又找到乡党委书记进一步了解差冲电站。
晚崔效铭、殷勇爬大黑山,见到关圣庙。
下午,王启梁、雷昆、董皓乘车往芷村镇派出法庭,到达时法庭已经下班,遂向镇司法所李同志了解情况,得到《芷村镇依法治镇规定》,晚乘车回蒙自县城复印材料。

7月26日 星期六 晴、雨
会师芷村,休整队伍。
在芷村水库游览。
下午5点30分回到老寨,众南郭大包饺子。
晚一妇女前来咨询,情况严重(见附录四),大家哀其不幸的同时,感叹法律知识的重要性,晚苏炎、王启梁等商量帮助办法到2点。

7月27日 星期日 晴、雨、晴
逢老寨街子,风声、雨声、人声、车声、牛马猪鸡声不绝于耳。由于人多,整条街成为深过踝的“水泥路”。
大家分批到街子、水井、孔庙、农户各处补拍照片。
女生借到水鞋,行军速度仗装备首次超过男生。苏炎、李艳64、余浩在农户家吃告别饭,7点30分才飘飘欲仙回到驻地。
王启梁、贺茭、董皓为乡政府起草《白牛厂茅山洞锑矿生产经营承包合同书》。
晚开会,总结调查阶段工作,讨论调查报告的形成,定下基本思路。

7月28日 星期一 晴、雨
收尾工作,整理资料,讨论报告。
下午汤杰、董皓为乡政府起草抵押合同。
贺茭、王启梁、雷昆到前来咨询的农户家对“国防线”一案作出最后的建议。
5点,向老寨乡党委、政府汇报调查情况及报告构想。共进晚餐。
晚9点30分,乘车返回蒙自,依依惜别。途中,为灿烂的星光所醉,为激情的火把所迷(这天是阴历六月二十四,彝族“火把节”的日子)。
到王启梁家后,马不停蹄分派初稿写作任务,12点30分众人方睡。

7月29日 晴
吃过最后一次过桥米线后,8点上车,班师回朝。
下午2点30分到达昆明。
复印晚资料后,各自回家。殷勇、雷昆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再登中巴回曲靖、富源。

注:在调查期间,每天晚饭后大家都将自己调查、收集到的材料按内容形成笔记,然后各人汇报自己的情况,再进行讨论。之后,对第二天的工作进行分组、分工,整个程序由王启梁主持。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