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不木:一地口水•驴出没注意

一地口水·驴出没注意
――李子不木
 
……宝玉听说,便忘了秦氏在何处,竟随了仙姑,至一所在,有石牌横建,上书“太虚幻境”四个大字,两边一副对联,乃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呸,猪油蒙了心的货!这边厢哭着嚷着要白白占我国信论坛几个大好版面,那边厢却又没来由的尽是扯些孽海情天的儿女闲白,端的是得了失心疯麽也么哥?
――列位看官莫急。须知那些真真假假、有有无无的人和事在咱们这个行当里只怕是理也理不清、扯也扯不完,今日且由小李专拣出一两桩荒唐有趣的拿来与人演义一回,也好叫人知道你我这副营生却也不像看上去那般轻巧省心则个。
 
(一)二狗家的故事
二狗他爹来我们这里卖房子。交给我一本时下最新款式的结婚证,纸质粗糙、水印模糊,装订线松松垮垮,登记日期赫然写着一九七四年四月一日,并且,没有任何补办重发的书面记载。
说句实在话,对于这样的当事人是更叫我喜欢的(至少要比那些目高于顶的大爷们来得舒服多了,尽管绝大多数的爷也是装出来的而且还装得不太像),因为他酱油色的皮肤、佝偻的驼背,还有充满乡土气息的口音,以及哪怕是偶尔在眼光中流露出来的那一丝狡黠都满溢着的草根气质。
“你的这个结婚证是在哪里办的?”我有足够的底气节省掉所有的过场戏直截了当的直奔主题。
“认不得,是我家二狗昨天去火车站办的,好像再加上我的这个身份证一共要了五百块钱呢!”是真的无知者无畏,还是传说中手中无刀、心中亦无刀的真正高手?对方的回答刹那间反倒叫我不知所措。而且他居然还递了一棵烟给我,居然还问我“有哪点不对嘎?”
…… ……
…… ……
二狗他爹急了!“麽说是要结婚证就拿着结婚证来了,要身份证拿着身份证来了,户口本也拿来了,咋个还是不行嘎?麽你们到底要咋个整?!”
就连打算买他房子的江浙小男人都看不下去了,“老人家,结婚证是要到民政局去办的啦,身份证是要到公安局去办的啦,不是随随便便路边找个人就可以办的啦。”
“麽我们农村里头哪点兴要哪样结婚证?我家二狗现在都当着爹了,我跟他妈一张床上睡了这么几十年,整不成现在还不是两口子了嘎?”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过话的二狗他妈急忙笨拙的在他的大腿上杵了两下,呵呵呵的笑,显得害羞甚至扭捏。
…… ……
…… ……
“算了老人家,你的这个房子我是不敢买的啦!”买方霍然起身、掉头便走。行至门口,又立定转身,冲我双手抱拳,堂堂说了一句“多谢啦,兄弟!”
――婉约派的男子临了还给我整了一回燕赵的范儿。
剩下的二狗他爹在我那儿怔怔的、喃喃絮叨了一番。最后还认真的问我“麽我的结婚证、身份证你要还给我呢嘛,二狗说花了五百块钱呢。”
――老头的表情委屈得就像个孩子。
 
(二)遭遇twins
这样的事情甭管是谁遇上都只能叫人郁闷至死!
小青的姐姐叫小白,两人出生的时间仅仅相差了十二分钟,且是同卵。小白的丈夫是张生,张生和小白当时正在闹离婚。张生二年前背着小白在外头买下了一处房产(由此可见这哥们儿的贼心由来已久),现在张生急着要在离婚前把这处房产偷偷处理掉,于是张生找到了小青(估计这家子的关系真的不怎么清白),并且事先做好了足够的功课。
人家古玩行里管这种失误叫做“打眼”。在咱们这儿,这就叫做“错证”。谁不想自己的执业履历从头到尾都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谁不想自己承办的每一项业务都是铁铁铮铮、堂堂正正?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啊!
更加叫人头疼的是张生和小青二人完事之后便马上集体跑路,独留着小白一个隔三差五就满世界到处去喊冤叫屈。那婆娘的不甘却还不是以自己那个背时男人伙同小姨妹私卖房产的恶行为重点,只专门拣些伊与张郎当年如何同甘共苦,如何相濡于沫,未想今朝却会被离、被弃,如草芥、如敝履之类的悲苦事迹来说事儿。话里话外的倒好像是我公证人员拆了这双比翼鸟、砍了这条连理枝,亲手犯下了破坏别人和睦家庭,同时成就一对狗男女的不赦罪过。完全没有道理可言!
于是乎大伙儿背地里嘘唏感慨,只怕是今后在房产档案里应当预留产权人以及一干关系人等毛发若干,待今后房产转让之时非得先行做个基因比对才行,否则这魔与道的较量,差距恐怕真的不止一尺、一丈。
 
(三)陈老师
我现在都还在揣测当初陈老师独自一人寻至大桥底下与那个面容猥琐的假证贩子进行交易的时候是否心有忐忑?想想,恐怕连多少算是有些江湖经验的我也还是会有些许不安的。而一个十余年来守着三尺讲台,传道不止、诲人不倦的人民教师(且是人民女教师)怎会具备如此大的勇气与果敢?
或许那个时候她真的急需这笔钱,真的急需办下这笔贷款(本人在此再次大声疾呼,进一步提高人民教师工资待遇!),或许她真的已经和自己的前夫闹到水火不容以至于无法叫他来出面签署个同意贷款的书面意见。可是,苍天啊,连人民法院的裁决文书您都敢于作假,您的勇气也忒惊世骇俗了些吧!莫非您的学校是不兴开设一门叫做“法律基础”的公共课程的么?莫非您的学校是不兴进行普法宣传教育的么?
(案情不予赘述,大抵是讲陈老师为了贷款,私自将离婚民事调解书内财产分割一项进行了改头换面,并且还制作了一枚某法院印章,手法与雍正矫诏的传说相若。)
因犯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判处管制一年,受到开除公职的行政处分。大姐,您可是在经济院校任教的,这其中的成本与收益到底应该怎么计算?
在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大人们讲放羊的娃娃因为撒谎自己的羊被狼给吃掉了;当我们长成大人之后,给孩子们讲匹诺曹因为撒谎变成了一头驴。陈老师您有孩子了吗?
情何以堪?!
 
(四)X档案
(告知:以下内容与美国电视连续剧无关)
 
1.那天快要下班的时候,老A拿了一本离婚证来给我看。
“假证疑似度75%”,我摸索着纸张,不太敢肯定的说。
75%?这是百分百的假证!”老A冲我吐了一口烟,肯定且得意的说。
“怎么看出来的?”
“你上日历去查查,他离婚登记那天是一个礼拜天,有哪家民政局会在礼拜天上班?”
自此,我对老A另眼相看。
 
2Z同志现在已经不在我们单位了,关于他的若干掌故当中有一个是这样的:说是有一回Z现场逮着一个拿了假身份证企图想来蒙混过关的,于是Z对其晓之于理、动之于情,批评教育不下三个小时,直到对方眼泪哗哗的。然后,Z拿了一叠纸、一支笔要对方写检查。一稿,不过;二稿,不过;等到第三稿还是不过关,对方实在是受不了了,便站起身来大声问“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Z同志也不含糊,一拍桌子呵斥道:“你必须得给我写上:我,错,了!”
对方登时委顿。
 
3.有个同事当初跟着H做助理,有一天发现一个假证件,可是再怎么做工作对方就是打死也不招。此时H站起身来,very平静的说“好吧,我进去打个电话查一下,如果是真的我们就接着办理,如果是假的我就直接通知派出所过来处理”,然后便拿起桌上的假证转身进到里间办公室。
十五分钟后,H回来,助理说他才刚进去对方就说不办了,赶忙收了东西慌张跑了。
“你真的进去打电话查了?”助理问。
“没有,肚子疼,我去解了个手。”
 
4.某天,有人拿了一本房产证来,说是要向典当行抵押。我接过来翻了两下,然后问他“你做这本证花了多少钱?”
对方一阵惶恐,却又故作镇静的问我“你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不过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编号为昆明市(盘房管)字的产权证,所以想问问。”
那人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