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多元是价值多元的原因——男性还是不能成为女权主义者

我按:本文中的观点,我已经发生变化,参见“干脆做个女权主义者吧”(在本站中搜)。
读了乌鸦的评论,感觉十分兴奋。因为他提到了价值多元。
按照豆子的理解,多元的价值观不单单是现代社会的特征,而是人类亘古以来就存在的现象,只不过在某些时代,价值多元在政治层面没有合法性,而在某些时代(例如现在的中国),价值多元被当政者有限度的接受。
之所以持这样的观点,是因为根据豆子的浅薄认识,之所以存在不同的价值观,是因为社会中有不同的利益主体。食堂的例子也许表述得过于混乱,但举这个例子就是想说明利益多元导致价值多元这一主题。正是因为有不同甚至是相互冲突的利益,才有了不同的价值观。对此乌鸦其实已经作了说明,只不过他没有直接说出这句话而已。也正是从绝对的价值多元出发,才可能得出乌鸦的第二篇文章最后的第一个结论:“谁也没有资格研究女人,因为我们对于女人的了解都是片面的。片面的研究,最终会使女人自己失去了“真我”。”——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纵使子是鲤鱼,也不一定知道鲨鱼之乐——如果不是妄自揣测的话,乌鸦在第一篇文章中说来说去,其实也是因为他和豆子一样在这众多的价值观中感到迷惑。
其实到这里豆子就已经没有再说下去的能力了,因为如果要再探讨的话,必然涉及所谓“可知论”和“不可知论”的问题,而讨论这个是豆子力所不逮的。不过如果回到有关女性研究的问题上来,检讨“因为我不是女性,所以我无法成为女权主义者”的逻辑时,豆子发现自己仍然没有从乌鸦这里得到可以安心的反面答案。
从乌鸦的话中,豆子得到并同意这样的结论:男人可以并且有必要研究女人。可是,研究女人的人不一定就能成为女权主义者,就如同研究马克思学说的人不一定就是共产主义者,研究动物的人也许是大厨师一样——即使他/她是环保主义者,也是因为他/她觉得如果不环保,他/她的子孙会活不下去——在根本上,研究者是不能跳出自己的利益需求的。不同的女人也许有不同的利益取向,不过当她们作为一个整体相对于男性整体有权利/力诉求的时候,她们是可以找到自己共同的价值的,而男人呢?他们在整体上是“矛盾的对立面”,他们研究女人的终极目的说得再好也至多是为了“双赢”或“统一”,归根到底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因此,男性无法成为真正的女权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