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没文化·话本·李子木:小董这个人

小董这个人,他那双单眼皮儿的小眼睛满好玩的---生动活泼,贼溜溜的。
当年做学生干部的时候我就象一个红卫兵小将处心积虑想要把他拉拢过来。谁知道这孩子天真浪漫的不得了愣是要我晓之于理动之于情就差着去背毛主席语录或者唐诗三百首才勉强愿意上钩。那天他离开我宿舍的时候屁颠儿屁颠儿的晚上王启良告诉我“他很高兴”。
总的来说小董这个人还是不错的,只可惜有的时候是个崴货。
前两天过端午节。每逢佳节备思亲,遍插茱臾少一人。我第二天要出差,没法回家进孝道,于是先在“双双”剪了个头然后打个电话约干皮潦草的王启良一起吃饭,谁知道小董居然也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
我们三个在园西路上观察漂亮女生,小董哭着嚷着要吃粽子。于是告诉他,“今天不可以喝酒,小心原形毕露”,这家伙居然想了半个小时都不明白只会一个劲地问为什么态度倒是满诚恳的。
小董终于吃到了粽子心里面很高兴。问他一个幼儿园的问题为什么会有端午节,他倒是说出了屈原;又问他为什么会有粽子,他眨巴了半天单眼皮儿的小眼睛然后郑重其事类似于堪破天机似的回答道,“因为屈原爱吃粽子!”
小董就这么令人发指的无知着就好像傻逼美国人,他将原因归结为自己“动荡的少年时光”,于是乎我和启良决定等到他过生日一定要送他一套“上下五千年”而且还得是青少年读本的那种。
嘲笑完了之后我自己心里面也在发怵,因为小董那双贼溜溜的单眼皮儿的小眼睛在贼溜溜地打着转---你说没准这小子是在故意装傻然后心里面拿我们开涮呢?
准经济法硕士小董和烂经济法学士李子木正在严肃讨论正二八经的学术问题王启良在旁边不声不语呆坐着就象一段枯木头(这话原创可不是我的),地点是在大滇饭店二楼,时间是在菜上来以前,内容是那个无聊得很的问题---到底存不存在经济法。
李子木吐沫星子乱飞胡搅蛮缠死缠烂打,小董脸色发紫眼睛发红为了真理为了正义恨不得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后来开始吃饭喝酒大快朵姬。那天李子木喝得死去活来烂醉如泥恨不得上街去调戏良家妇女,小董醉得山呼海啸胡言乱语去他妈的经济法去他妈的公平正义。
第二天就要过年了,李子木把自己严严实实包裹得就象一条春蚕缩在家里喝着红酒守着电话心里面想念着海角天涯的那个小妮子,半夜三更十二点连猫都睡着了小董不请自来穿着李子木的西装提着吃剩下的冷菜然后说自己失恋了。那天晚上小董和李子木一共喝掉了三瓶红酒小董哭了说自己心里面难受其实李子木心里面也难受可是他没有哭你说要是两个老男人抱在一起哭那象个什么样子啊。
小董办自己的个人网站叫做“法学豆子”页面看上去就好像幼儿园小朋友的水彩画。后来不知道是不是实在撑不住就给李子木专门设立了一个专栏开始香臭不分地接纳李子木的文字垃圾说是下一步也要给王启良做个专栏大家闲着没事可以去看看。据说这一招效果还不错访问量直线上升小董心怀感激打算施以小恩小惠说是要给李子木买件礼物很有可能是一个蜡笔小新的绒毛公仔。
有一天晚上李子木推着一辆滑稽的单车小董甩着胳膊走路两个人走啊走一直从云大走到邮电大楼其间七弯八绕兜了很多圈子没有十万八千里也有二万五千里。一路上两人讨论地震谣言省长倒霉反腐倡廉机构改革当然也说到找个女孩谈个恋爱爱呀不爱呀一类的问题,最后小董仰天长叹悠悠然说到难道我们真的就那么害怕寂寞。
小董觉得很困惑你说我不傻也不笨而且也还算努力用功怎么就不能象王启良那个家伙一样对待考试驾轻就熟轻而易举呢,我说那管个屁用王启良一年半就把三年的课程全部修完了却又死活赖着不肯提前毕业接下来的时间怎么混呀再说你丫不也是一次就把律考拿下了我还得再来十次八次呢;小董说监考老师真他妈不够意识缺乏涵养不懂方法凭什么就要态度生硬地抽我的卷不就是超过了点时间嘛他原本可以善意地提醒提醒再提醒那我就不好意思了这样岂不两全其美,我说你丫到底讲不讲道理学没学过逻辑别忘了考场上面老师才是大爷你事先不和人家搞好关系现在又来抱怨居然还敢振振有词简直就是迂腐混蛋要是为了这个六级失手完全就是活该倒霉。
我推荐小董去读房龙先生的那本“宽容”并且还掏腰包买了一本送给他也不知道他读懂了没有。小董最近声称自己戒酒了我和王启良觉得他简直就是堕落他要是真的敢我们就不认他我和启良都商量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