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醒吧来看日出:信息时代的分水岭

  我的家乡昆明有一个绝佳的观日出地点:滇池畔的西山。小时候为了看日出,在西山里的寺庙住下,天寒地冻地睡在硬得像石头一样的铺头上。好不容易睡着了,又突然被父母逼迫起床,昏头昏脑地被拖到观景的地方,心里充满怨恨。但是,当那轮红日从远处山峦中最终纵身一跃的时候,我还是被震撼了——太阳真的是跳出来的。从此留下心理阴影,导致我后来学习量变产生质变的原理时非常顺利,马上就知道:尽管时钟滴答滴答,对任何一个时间点都没有歧视。但一些事件真的可以成为时代的分水岭。

  嗯,信息传播的分水岭近在眼前。

  所谓“草根记者”在一两年前还只是部分掌握了网络技能的Geek的小众娱乐。现在它已经成了人人皆可为之、皆在为之的自然形态。看到什么新鲜的东西立即掏出手机咔嚓咔嚓,然后回家粘在博客、BBS、Twitter、Flickr或者在传统管制思路下发音为“非死不可”的Facebook上,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常态。而这一切,还在不断发展中,并且在我看来,正酝酿着一轮新的日出。

  如果说,典型Web 2.0形式的网站(如豆瓣和Youtube)还是建立在网站为中心,然后由用户到网站上来制造内容的逻辑上,那么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到来——在这个时代,互联网将真正由以网站为中心变为以用户为中心,用户即网站,用户的信息瞬间发布、瞬间汇聚,即时更新。与此同时,这个时代的信息获取方式与传统的搜索引擎时代不同了,后者是由搜索引擎派出机器人搜寻既存的消息,而现在则有可能根据用户的需要自动推送信息给任何接受者。Twitter让每个人的页面都成为搜索引擎,并且是不需要打入搜索词的推送引擎。最有趣的是,通过开放的API,twitter上的信息可以瞬间共享到其它网站上(就象法豆首页上的一样)。网站已经不是中心了,人才是中心!或者更准确地说,就像新的P2P传送技术一样,已经没有中心了。

  我的家乡昆明有一个绝佳的观日出地点:滇池畔的西山。小时候为了看日出,在西山里的寺庙住下,天寒地冻地睡在硬得像石头一样的铺头上。好不容易睡着了,又突然被父母逼迫起床,昏头昏脑地被拖到观景的地方,心里充满怨恨。但是,当那轮红日从远处山峦中最终纵身一跃的时候,我还是被震撼了——太阳真的是跳出来的。从此留下心理阴影,导致我后来学习量变产生质变的原理时非常顺利,马上就知道:尽管时钟滴答滴答,对任何一个时间点都没有歧视。但一些事件真的可以成为时代的分水岭。

  嗯,信息传播的分水岭近在眼前。

  所谓“草根记者”在一两年前还只是部分掌握了网络技能的Geek的小众娱乐。现在它已经成了人人皆可为之、皆在为之的自然形态。看到什么新鲜的东西立即掏出手机咔嚓咔嚓,然后回家粘在博客、BBS、Twitter、Flickr或者在传统管制思路下发音为“非死不可”的Facebook上,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常态。而这一切,还在不断发展中,并且在我看来,正酝酿着一轮新的日出。

  如果说,典型Web 2.0形式的网站(如豆瓣和Youtube)还是建立在网站为中心,然后由用户到网站上来制造内容的逻辑上,那么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到来——在这个时代,互联网将真正由以网站为中心变为以用户为中心,用户即网站,用户的信息瞬间发布、瞬间汇聚,即时更新。与此同时,这个时代的信息获取方式与传统的搜索引擎时代不同了,后者是由搜索引擎派出机器人搜寻既存的消息,而现在则有可能根据用户的需要自动推送信息给任何接受者。Twitter让每个人的页面都成为搜索引擎,并且是不需要打入搜索词的推送引擎。最有趣的是,通过开放的API,twitter上的信息可以瞬间共享到其它网站上(就象法豆首页上的一样)。网站已经不是中心了,人才是中心!或者更准确地说,就像新的P2P传送技术一样,已经没有中心了。

  在我看来,目前的twitter也只是个过渡品。因为在真正的3.0时代,客户端为王,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互联网。到时候,要想控制这种信息流动的途径也许只有一个:断电。可是,可能断了所有人的电吗?有太阳就有电的。十年前我帮一个朋友的单位策划网站,受到该单位领导的亲切接待,席间他语重心长地鼓励大家:我们要占领互联网这个阵地。当时我们听得心潮澎湃,难得那么开明的领导啊,还知道有互联网,最关键还同意拨钱给我们做网页。可是现在呢,那个要占领的阵地已经去中心化了——这汪洋大海里,每滴水都是一个世界,除非你能占领每个人的手指和脑袋、除非你能占领空气,否则你所占领的至多只是一滩很容易就被小朋友跃过的死水。可不可以换个思路,不考虑用“占领”这种战斗性极强的词汇影响自己的心态,不考虑跟空气打架,而是考虑一下心平气和地加入和互动?

  起床很艰难,加上人类常常制造了各种人工建筑物遮挡风景,所以每天都发生的日出竟然成为一个专门需要筹划观摩的事件。但是,我们不看日出,不等于太阳就不会升起。

 

图片来源:晓孜书院:《2月28日昆明西山看日出》
http://aurv.blog.163.com/blog/static/582808522009210113857716/

互联网上的隐藏地带:暗网

除了前两天提到的Usenet所代表的新闻组服务外,互联网上还有许多隐藏地带。“暗网”就是其中一类。

 

暗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2009年3月8日版本)
注意:本页面复制自维基百科,根据维基百科的要求,在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之条款下提供。请转载者遵循该条款。

暗网(又称作深网,不可见网,隐藏网)是指互联网上的内容,不属于那些可以被标准搜索引擎索引的表面网络。

迈克尔.伯格曼将当今互联网上的搜索服务比喻为像在地球的海洋表面的拉起一个大网的搜索,巨量的表面信息固然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被查找得到,可是还有相当大量的信息由于隐藏在深处而被搜索引擎错失掉。绝大部分这些隐藏的信息[暗信息]是由于网页信息必须通过动态请求而产生,而标准的搜索引擎却无法对其进行查找。传统的搜索引擎‘看’不到也获取不了这些存在于暗网的内容,除非通过特定的搜查这些页面才会动态产生,于是相对的,暗网就隐藏了起来。据估计,暗网是大于几个数量级表面网站。[1]

[编辑] 命名

除了前两天提到的Usenet所代表的新闻组服务外,互联网上还有许多隐藏地带。“暗网”就是其中一类。

 

暗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2009年3月8日版本)
注意:本页面复制自维基百科,根据维基百科的要求,在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之条款下提供。请转载者遵循该条款。

暗网(又称作深网,不可见网,隐藏网)是指互联网上的内容,不属于那些可以被标准搜索引擎索引的表面网络。

迈克尔.伯格曼将当今互联网上的搜索服务比喻为像在地球的海洋表面的拉起一个大网的搜索,巨量的表面信息固然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被查找得到,可是还有相当大量的信息由于隐藏在深处而被搜索引擎错失掉。绝大部分这些隐藏的信息[暗信息]是由于网页信息必须通过动态请求而产生,而标准的搜索引擎却无法对其进行查找。传统的搜索引擎‘看’不到也获取不了这些存在于暗网的内容,除非通过特定的搜查这些页面才会动态产生,于是相对的,暗网就隐藏了起来。据估计,暗网是大于几个数量级表面网站。[1]

[编辑] 命名

迈克尔.伯格曼引用法兰克.加西亚在1996年一月的一篇文章指出,早在1994年的时候,吉尔.艾尔斯沃夫曾使用“不可见网络”这一术语去表示那些没有被任何搜索引擎索引注册的网站:[2]

“这些网站可能已经被合理地设计出来了,但是他们却没有被任何搜索引擎编列索引,以至于事实上没有人能找到他们。我可以这样对这些不可见的网站说,你们是隐藏了的。”

另外一些早期使用不可见网络这一术语的,是一家名为“个人图书馆软件”公司的布鲁斯.芒特(产品开发总监)和马修.B.科尔(首席执行官和创建人),当他们公司在1996十二月年推出发行的一款软件时,他们对@1暗网工具的有过这么的一番描述。[3]

不可见网络这一术语其实并不准确,它描述的只是那些在暗网中,可被搜索的数据库不被标准搜索引擎索引和查询的内容,而对于知道如何进入访问这些内容的人来说,它们又是相当可见的。

第一次使用暗网这一特定术语,是2001年伯格曼的研究当中。[1]

[编辑] 暗网资源

  • 动态内容
  • 未被链接内容
  • 私有网站
  • Contextual Web
  • 被限制存取内容
  • 脚本化内容
  • 非HTML/文本内容

[编辑] 引用

  1. ^ 1.0 1.1 Bergman, Michael K.(2001年August月).The Deep Web: Surfacing Hidden Value.The Journal of Electronic Publishing,7(1). . According to that paper, the study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on July 26, 2000, with data then updated to 2001.
  2. ^ Garcia, Frank (January 1996). "Business and Marketing on the Internet". Masthead 9 (1). (Citation from Flynn-Burhoe, Maureen (19 December 2006). "The Ultimate Guide to the Invisible Web". oceanflynn @ Digg.) (Electronic copy archived by the Internet Archive.)
  3. ^ Personal Library Software (Dec 1996). "PLS introduces AT1, the first ‘second generation’ Internet search service". (Archived by the Internet Archive.)

堪培拉法院利用Facebook送达判决

  昨天的日志与Facebook上的信息流有关,今天又讲Facebook。不过这不是话题广告,只是碰巧连续两篇日志都跟它有关。

  根据《每日电讯》的报道,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高等法院近日首次,很可能也是全球首次,同意律师使用互联网上的社会性网络服务网站Facebook向两名缺席法庭的当事人送达判决,要求当事人偿还154026澳元债务及8123澳元利息。

  向法庭申请以这个方式送达文书的律师是在通过常规渠道无法联系当事人后,在Facebook上通过搜索邮件地址找到了当事人的页面。在这个页面上有当事人的出生年月日、邮件地址及他们的朋友链接。这些条件满足了当地法庭的送达文书要求(a sufficient method of communicating with the defendants)。在这条新闻为媒体所报道后,两人分别对自己的Facebook页面采取了关闭公众访问和删除的动作(ps,没经验啊,两位仁兄仁姐)

  根据相关报道,过去,法院曾采取电子邮件和手机短信的方式送达过法律文书,通过社会性网络网站(SNS)送达法庭文书则是第一次。

  昨天的日志与Facebook上的信息流有关,今天又讲Facebook。不过这不是话题广告,只是碰巧连续两篇日志都跟它有关。

  根据《每日电讯》的报道,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高等法院近日首次,很可能也是全球首次,同意律师使用互联网上的社会性网络服务网站Facebook向两名缺席法庭的当事人送达判决,要求当事人偿还154026澳元债务及8123澳元利息。

  向法庭申请以这个方式送达文书的律师是在通过常规渠道无法联系当事人后,在Facebook上通过搜索邮件地址找到了当事人的页面。在这个页面上有当事人的出生年月日、邮件地址及他们的朋友链接。这些条件满足了当地法庭的送达文书要求(a sufficient method of communicating with the defendants)。在这条新闻为媒体所报道后,两人分别对自己的Facebook页面采取了关闭公众访问和删除的动作(ps,没经验啊,两位仁兄仁姐)

  根据相关报道,过去,法院曾采取电子邮件和手机短信的方式送达过法律文书,通过社会性网络网站(SNS)送达法庭文书则是第一次。

  2007年6月的一篇日志中(想看的点这里),我曾说:“十年后,我猜想,最著名的不动产律师查找所有法律资料,与法庭的所有文书往来都可以通过他的手机完成,甚至一些本来必须到庭才能进行的程序,也将逐渐由网络代替——当事人到庭的目的,将越来越只是为了彰显法治的庄严。”

  嗯,新年就要到了,祝大家扎西得勒。

 

微软MSN强制升级独乐,《反垄断法》深锁闺房空叹

  如果你跟我一样使用着一台年迈的电脑,并且跟我一样依赖老MSN(包括Windows Messenger和Live Messenger 8.0及以下版本)进行即时通讯,那么你倒霉了。这几天,你登录MSN的时候会被下边的对话框挡住:

  如果选“否”的话,你就无法登录MSN。如果选是的话,你的MSN Messenger将被升级到Live Messenger 8.1版。这个版本对于内存的要求很大,你的MSN可能不断掉线,甚至直接在吃完你电脑的内存后,等着你把指头按在“Ctrl+Alt+Del”上。看着你的老电脑哼哧哼哧地爬行,一股悲愤之情可能会油然生起,于是,有IT农民写了反讽的“感谢信”,还有冲动点的直接开骂微软“无耻”,而且因为这次微软的行动是全球性的,所以外国IT农民也打出了“What the Hell Is Microsoft Doing with My Computer?”的横幅。

  当你安装Windows Messenger的时候,会遇到一个用户条款,[注释,见文后]如果非要去看这份合同,那么里面陈述了这样几个要点:第一,MSN是个服务,作为软件的Messenger是为了这个服务提供的,如果你不接受服务,或者微软终止了对你的服务,你就不能用这个软件了;第二,你本来就是在明知“有缺陷”的前提下使用这个软件和MSN服务的,所以微软不担保你不出事。用更通俗的话说:这是送你的服务,用的过程中出了什么差错,那也不关贫僧的事,但如果老衲要终止对你的服务,你也没什么好唧唧歪歪的。如果根据这个用户条款的话,微软强制升级你的MSN不但没错,而且还相当地体贴。

  如果你跟我一样使用着一台年迈的电脑,并且跟我一样依赖老MSN(包括Windows Messenger和Live Messenger 8.0及以下版本)进行即时通讯,那么你倒霉了。这几天,你登录MSN的时候会被下边的对话框挡住:

  如果选“否”的话,你就无法登录MSN。如果选是的话,你的MSN Messenger将被升级到Live Messenger 8.1版。这个版本对于内存的要求很大,你的MSN可能不断掉线,甚至直接在吃完你电脑的内存后,等着你把指头按在“Ctrl+Alt+Del”上。看着你的老电脑哼哧哼哧地爬行,一股悲愤之情可能会油然生起,于是,有IT农民写了反讽的“感谢信”,还有冲动点的直接开骂微软“无耻”,而且因为这次微软的行动是全球性的,所以外国IT农民也打出了“What the Hell Is Microsoft Doing with My Computer?”的横幅。

  当你安装Windows Messenger的时候,会遇到一个用户条款,[注释,见文后]如果非要去看这份合同,那么里面陈述了这样几个要点:第一,MSN是个服务,作为软件的Messenger是为了这个服务提供的,如果你不接受服务,或者微软终止了对你的服务,你就不能用这个软件了;第二,你本来就是在明知“有缺陷”的前提下使用这个软件和MSN服务的,所以微软不担保你不出事。用更通俗的话说:这是送你的服务,用的过程中出了什么差错,那也不关贫僧的事,但如果老衲要终止对你的服务,你也没什么好唧唧歪歪的。如果根据这个用户条款的话,微软强制升级你的MSN不但没错,而且还相当地体贴。

  是呀,这个自称“微软”,其实“巨硬”的东西,已经“体贴”用户好多年了——当年我买现在这台电脑的时候是用来打游戏的,可是现在我哪怕只是写论文也很慢——因为微软总是在不断更新,不断提供大部分人在它再次更新前碰都不会碰的“新功能”或者弥补本来是它自己造成的“新漏洞”。软件不断变大的过程里,high的是微软,痛的是我们的钱包——别以为你用盗版就没事,内存条和CPU也是要钱的。如果当年用64K的内存可以做的事,现在必须用640M才能勉强做,那么传说中的摩尔定理除了制造电子产品垃圾污染环境外,还有什么意义呢?

  哪怕只说强制升级MSN的事,微软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两年前它就这么干过一次。和这次的理由一样,是因为某种安全上的问题,用通俗的话说,就是:“兄弟我是为了你呀,如果不升级,你的电脑就可能被外人完全控制,后果不堪设想,巴啦巴啦……”。可是,为什么你就非要来控制我的电脑,强迫我做我不愿意(或者我的老电脑根本做不到)的事呢?你以为我不拿你当外人?

  可是,根据上述你和微软的合同,这个简单的道理居然会变得站不住脚了。问题出在哪里?你肯定比我清楚:垄断。你可以不联系朋友,可是游学在外的你难道忍心不联系你妈吗?你有胆让客户找不到你,可是你老婆不也在用吗?出差在外三天不上MSN,你以为一句“我不想被微软强奸”可以让你老婆不生气吗?别跟我扯“转而用QQ吧”之类的话,它照样强制你升级,而且以如今QQ在中国的势头,它横起来的时候你的电脑只可能更倒霉。也别拿什么“有锁必破”或者“用破解版呀”之类的话来教育人,我们深深地嵌在这个世界中,我妈肯定不会用,也没能力找得到破解版的MSN。面对垄断,唯一有效的,就是法律上的禁止。

  那么,我们的立法是不是提供了这样的反垄断机制呢?很可惜,没有。本来,折磨了中国学者十几年的《反垄断法》终于出台了,虽然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之处,但总算对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商品和服务提供者有所约束,可是这部反垄断法要等到明年夏天才生效,更不用说这个法律生效之后,还需要耗费很大的精力和时间去争辩微软究竟是不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以及这种所谓免费服务和软件的强制“安全”升级是不是属于反垄断法所禁止的行为了。而且,即使这些都没有问题,要让通篇没有“法院”二字、单靠行政机关执行的《反垄断法》,在我老迈的电脑被摩尔定律掉以前让微软做一件举手之劳的事(给个简单的漏洞补丁),也是一个基本不用指望的梦了。

  一句话:“微软MSN强制升级独乐,《反垄断法》深锁闺房空叹”。

MSN乎,QQ乎?

  经常听到有人说MSN如何如何好,QQ如何如何烂,也有人反过来说QQ如何如何好,MSN如何如何烂云云。在许多用QQ的人看来,MSN功能太简单,而在许多用MSN的人看来,QQ纯粹就是小孩子的玩意,这些都难免偏颇。在我看来,MSN和QQ尽管都属于即时通讯工具,并且也一直在不断地互相学习,但它们之间的差异已经日趋明显——用点时髦的词,细分市场不同。

  MSN和QQ最根本的区别,在于帐号。QQ的帐号是一串数字,大家都必须先注册为QQ的用户才能使用QQ,这也决定了其网站的粘性要天然大于MSN。但是正因为是一串数字,QQ更合适的是“找生人”聊天,其主要长处在于扩大用户的交际圈子。相反,MSN采用邮件地址作为帐号,这意味着大家多多少少有那么一些在先的关系,否则很难直接把自己的邮件地址给一个陌生人的。这就使MSN的好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和稳定,但同时也限制了那些希望通过即时通讯工具扩大交际圈的人。不过转过头来说,正是因为QQ的匿名性,通过QQ扩大的交际圈其实是非常不稳定的。用户对所谓“好友”列表中长长的名单,往往根本不记得,甚至不关心其中的人是谁。

  除了本身特点造成的差异外,QQ和MSN的主要区别还在于其用户群,前者的用户群虽然很大,但年龄相对偏小,且与国外相隔绝,后者则吸引了众多的白领,且属于全球性的沟通工具。简单地说,MSN是给通过上网上班的人用的,QQ是给通过上班上网的人用的。所谓通过上网上班,就是网络已经和电脑一体,成为工作的助手,其典型特征为: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查公司的内部邮件,并且确定自己通过公司发送的邮件能在十分钟内得到回复。所谓通过上班上网,就是公司还未将网络真正用于运营中,上班的时候上网往往是用来休息和聊天。当然,这种绝对的区分不可能精确,大意如此。

  经常听到有人说MSN如何如何好,QQ如何如何烂,也有人反过来说QQ如何如何好,MSN如何如何烂云云。在许多用QQ的人看来,MSN功能太简单,而在许多用MSN的人看来,QQ纯粹就是小孩子的玩意,这些都难免偏颇。在我看来,MSN和QQ尽管都属于即时通讯工具,并且也一直在不断地互相学习,但它们之间的差异已经日趋明显——用点时髦的词,细分市场不同。

  MSN和QQ最根本的区别,在于帐号。QQ的帐号是一串数字,大家都必须先注册为QQ的用户才能使用QQ,这也决定了其网站的粘性要天然大于MSN。但是正因为是一串数字,QQ更合适的是“找生人”聊天,其主要长处在于扩大用户的交际圈子。相反,MSN采用邮件地址作为帐号,这意味着大家多多少少有那么一些在先的关系,否则很难直接把自己的邮件地址给一个陌生人的。这就使MSN的好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和稳定,但同时也限制了那些希望通过即时通讯工具扩大交际圈的人。不过转过头来说,正是因为QQ的匿名性,通过QQ扩大的交际圈其实是非常不稳定的。用户对所谓“好友”列表中长长的名单,往往根本不记得,甚至不关心其中的人是谁。

  除了本身特点造成的差异外,QQ和MSN的主要区别还在于其用户群,前者的用户群虽然很大,但年龄相对偏小,且与国外相隔绝,后者则吸引了众多的白领,且属于全球性的沟通工具。简单地说,MSN是给通过上网上班的人用的,QQ是给通过上班上网的人用的。所谓通过上网上班,就是网络已经和电脑一体,成为工作的助手,其典型特征为: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查公司的内部邮件,并且确定自己通过公司发送的邮件能在十分钟内得到回复。所谓通过上班上网,就是公司还未将网络真正用于运营中,上班的时候上网往往是用来休息和聊天。当然,这种绝对的区分不可能精确,大意如此。

话本·猜想十年后的互联网和法律

  这篇帖子缘起于昨天和师兄李子木的聊天。当年横行于“榕树下”、结庐在“红袖添香”的他近两年忙于生计,疏离了网络,上网做的事情就是看新浪新闻和逛天涯BBS,对所谓豆瓣、WebN.0、RSS、YouTube等其实已经不新的东西都是只闻其名。基于超过十年的感情,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堕落”下去——趁吃饭的当口,写几句闷骚的话。

  十年前,CNNIC刚刚诞生。
  十年前,中国只有不到30万台计算机连入互联网,60万网民中绝大部分是男性和理科生,国际出口带宽仅仅25M!
  十年前,野山闲水的“中国法官”是整个中文网络世界唯一的个人法律网站!

  有多少人还记得1996年的“赢海威”?有多少人还记得1997年作为电脑“高端配置”的33.6K的“猫”?有多少人还记得1998年的“533.net”免费个人主页?有多少人还记得1999年的“my.yeah.net”域名转接服务?有多少人,还能想起那个“信息港”满天飞的2000年?

  所以,估计十年后的互联网长什么样是很很困难的。我下述猜想的准确性,非常有可能等于零,所以仅供参考,欢迎批评:

  我猜想,上面这张Web 2.0徽标集中的90%都将淡出人们的记忆。
  我猜想,人们不会再记得一种叫“网线”的东西,“博客”、“分众”、“网站”甚至“Web”等单词也将成为古董,个人的任何信息需求都可以非常准确和高速地通过手持设备获得满足;
  我猜想,诗歌和论文之外的通俗文字已经完全可以被自动翻译,语言不再成为信息沟通的主要障碍;
  我猜想,端着本印刷出来的书看,即使不是极其奢侈,也将是相当小资的事情;
  我猜想,最著名的不动产律师查找所有法律资料,与法庭的所有文书往来都可以通过他的手机完成,甚至一些本来必须到庭才能进行的程序,也将逐渐由网络代替——当事人到庭的目的,将越来越只是为了彰显法治的庄严;
  我猜想,门票、车票、邮票将和粮票一样,成为八十年代生的人们缅怀过去的最好寄托,在城市里用纸币付款将成为孩子们耍酷的途径之一;
  我甚至猜想,种植和更新人体芯片的铺子将和现在的美甲店一样稀松平常。

  与技术发展相对应的,是制度的被迫跟进——尽管我学法律的,但比起技术进步来,却觉得这方面更难预测——这个东西和整个社会体制和社会文化息息相关——在新技术的浪潮中,掌控新技术的必然是已经位于社会优势地位的人群,他们当然会按照自己的利益,用手中的代码来改造法律。所以,以下猜想仅供娱乐,欢迎模仿:

  我猜想,著作权保护仍将是一个重大的话题,但有关信息获取权和隐私权的纠纷将越来越多;(考虑到行政和垄断的结合未必能根治,本条可信度为0)
  我猜想,商标制度(如果还叫商标的话)将不得不为个人全息形象提供合适的法律安排;(考虑到技术普及的成本,本条可信度为-5)
  我猜想,“网络法”这个概念已经完全不存在,因为无“法”不涉及网络(考虑到立法的效率,本条可信度为-10);
  我猜想,商品房销售合同范本中将包括专利和版权许可条款;很多动产的转移都将成为版权许可合同的附随义务或者从合同条款;第一起因操作系统病毒导致不动产所有人权利受损的案件将于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本来可能性比较大的,考虑到不一定是海淀区法院管辖,所以可信度为-20);
  我猜想,“远程强奸”等问题将继续使强奸罪保持其法科男生宿舍热点话题TOP10的地位;(考虑到思想解放和同学们的早熟,可信度为-50);
  我猜想,司法考试中有关知识产权和无形财产的占分比重将大大超过合同法和物权法(考虑到彼时出题者的学术背景对比,本条可信度为-100);
  我猜想,广播和出版准入制度即使仍然存在也将被束之高阁(考虑到嘻嘻TV新大楼的成本效益问题,本条可信度为-1,000);
  我猜想,成人色情信息将在严格分级的前提下获得传播的正当性(考虑到国情,本条可信度为-10,000);
  我猜想,在顺利建成和谐社会后,“集体关机”和“集体开机”都可能成为相当严重的“不稳定因素”,同时在刑法附加刑中增加“剥夺开机权”将被写进学者的论文(sorry sorry,纯属娱乐,可信度-100,000);
  我猜想,站岗值勤的交通警察将成为历史教材里的图片(考虑到首都大量开电梯的阿姨,本条可信度为-1,000,000);
  ……

  五年前,我在硕士论文里相当闷骚地煽情说,“互联网的发展速度总是比人们想象的还要快,我们能做的,就是不断前行,宁可在认知真理的道路上成为新的追日者,也不因为感叹自己力量的弱小而彷徨却步。”现在对“真理”的看法变复杂了些,但企盼法律与科技共同进步的心,却似乎更迫切了。

  这篇帖子缘起于昨天和师兄李子木的聊天。当年横行于“榕树下”、结庐在“红袖添香”的他近两年忙于生计,疏离了网络,上网做的事情就是看新浪新闻和逛天涯BBS,对所谓豆瓣、WebN.0、RSS、YouTube等其实已经不新的东西都是只闻其名。基于超过十年的感情,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堕落”下去——趁吃饭的当口,写几句闷骚的话。

  十年前,CNNIC刚刚诞生。
  十年前,中国只有不到30万台计算机连入互联网,60万网民中绝大部分是男性和理科生,国际出口带宽仅仅25M!
  十年前,野山闲水的“中国法官”是整个中文网络世界唯一的个人法律网站!

  有多少人还记得1996年的“赢海威”?有多少人还记得1997年作为电脑“高端配置”的33.6K的“猫”?有多少人还记得1998年的“533.net”免费个人主页?有多少人还记得1999年的“my.yeah.net”域名转接服务?有多少人,还能想起那个“信息港”满天飞的2000年?

  所以,估计十年后的互联网长什么样是很很困难的。我下述猜想的准确性,非常有可能等于零,所以仅供参考,欢迎批评:

  我猜想,上面这张Web 2.0徽标集中的90%都将淡出人们的记忆。
  我猜想,人们不会再记得一种叫“网线”的东西,“博客”、“分众”、“网站”甚至“Web”等单词也将成为古董,个人的任何信息需求都可以非常准确和高速地通过手持设备获得满足;
  我猜想,诗歌和论文之外的通俗文字已经完全可以被自动翻译,语言不再成为信息沟通的主要障碍;
  我猜想,端着本印刷出来的书看,即使不是极其奢侈,也将是相当小资的事情;
  我猜想,最著名的不动产律师查找所有法律资料,与法庭的所有文书往来都可以通过他的手机完成,甚至一些本来必须到庭才能进行的程序,也将逐渐由网络代替——当事人到庭的目的,将越来越只是为了彰显法治的庄严;
  我猜想,门票、车票、邮票将和粮票一样,成为八十年代生的人们缅怀过去的最好寄托,在城市里用纸币付款将成为孩子们耍酷的途径之一;
  我甚至猜想,种植和更新人体芯片的铺子将和现在的美甲店一样稀松平常。

  与技术发展相对应的,是制度的被迫跟进——尽管我学法律的,但比起技术进步来,却觉得这方面更难预测——这个东西和整个社会体制和社会文化息息相关——在新技术的浪潮中,掌控新技术的必然是已经位于社会优势地位的人群,他们当然会按照自己的利益,用手中的代码来改造法律。所以,以下猜想仅供娱乐,欢迎模仿:

  我猜想,著作权保护仍将是一个重大的话题,但有关信息获取权和隐私权的纠纷将越来越多;(考虑到行政和垄断的结合未必能根治,本条可信度为0)
  我猜想,商标制度(如果还叫商标的话)将不得不为个人全息形象提供合适的法律安排;(考虑到技术普及的成本,本条可信度为-5)
  我猜想,“网络法”这个概念已经完全不存在,因为无“法”不涉及网络(考虑到立法的效率,本条可信度为-10);
  我猜想,商品房销售合同范本中将包括专利和版权许可条款;很多动产的转移都将成为版权许可合同的附随义务或者从合同条款;第一起因操作系统病毒导致不动产所有人权利受损的案件将于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本来可能性比较大的,考虑到不一定是海淀区法院管辖,所以可信度为-20);
  我猜想,“远程强奸”等问题将继续使强奸罪保持其法科男生宿舍热点话题TOP10的地位;(考虑到思想解放和同学们的早熟,可信度为-50);
  我猜想,司法考试中有关知识产权和无形财产的占分比重将大大超过合同法和物权法(考虑到彼时出题者的学术背景对比,本条可信度为-100);
  我猜想,广播和出版准入制度即使仍然存在也将被束之高阁(考虑到嘻嘻TV新大楼的成本效益问题,本条可信度为-1,000);
  我猜想,成人色情信息将在严格分级的前提下获得传播的正当性(考虑到国情,本条可信度为-10,000);
  我猜想,在顺利建成和谐社会后,“集体关机”和“集体开机”都可能成为相当严重的“不稳定因素”,同时在刑法附加刑中增加“剥夺开机权”将被写进学者的论文(sorry sorry,纯属娱乐,可信度-100,000);
  我猜想,站岗值勤的交通警察将成为历史教材里的图片(考虑到首都大量开电梯的阿姨,本条可信度为-1,000,000);
  ……

  五年前,我在硕士论文里相当闷骚地煽情说,“互联网的发展速度总是比人们想象的还要快,我们能做的,就是不断前行,宁可在认知真理的道路上成为新的追日者,也不因为感叹自己力量的弱小而彷徨却步。”现在对“真理”的看法变复杂了些,但企盼法律与科技共同进步的心,却似乎更迫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