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Kunming? 昆明是哪样东东?

昆明城市形象片 张晓春作品
In Kunming, water is not just water – water can be love.
In Kunming, fire is not just fire – fire can be happiness.

国内访问:Youku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E2NjE3NTMy.html

Youtube:

昆明城市形象片 张晓春作品
In Kunming, water is not just water – water can be love.
In Kunming, fire is not just fire – fire can be happiness.

国内访问:Youku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E2NjE3NTMy.html

Youtube:

看完了宣传版的,再看看和菜头的:

比特海日志28月8日,昆明天空下

http://www.hecaitou.net/?p=3225 (鉴于已经被封锁了国内看不见,全文转在下面)

北京36度的高温,走在路上挥汗如雨,我的昆明现在却依然凉风习习。早上五点钟的上海已经被阳光吞没,我的昆明彼时却还在黑甜梦中,满床清凉。在北京眺望西南,想着4000里之外,海拔1897米之上,群山环抱之中,有一片巨大的水泽,在那片水的边上有一座小城,那就是我的昆明。

有一天甚至会厌倦了情人的眼神,孩子的拥抱,但是我想像不出什么理由厌倦昆明的天空。我在车上、在楼顶、在山巅、在自己的书房、在聚会散场后,见到了无数次昆明的天空,但是从未感觉过厌倦。那是一个透明的蓝色水晶碗,倒扣在群山之上。白云奔行而过,星尘复又撒落,可以让人这么看着看着,做一辈子永不重复的白日梦,就像是它永不重复的蓝色。

只有在昆明才会觉得天空有灵,可以和它对话。平心静气地凝视着蓝色的深处,你要一头狮子,那么你就会得到一头白云狮子。你要夜色如同丝绸,那么你就能感觉到它清凉无声地从你的皮肤上滑落,流泻到满地黑暗中细碎的花香里去。甚至是在小朋友的时候,你就可以恳求他说:不要下雨了吧,让我出去玩一会儿。它也真的就此提起雨脚,走到另外的半城里去,留下一道彩虹作为你们之间秘密的约定。在昆明,一个好人是不会被雨淋湿的。

在这样的天空下,日子稠得几乎化不开。不需要你纵横驰骋,只需要你漫游徜徉。喝不淡的茶,看不落的花;饮不尽的酒,吹不完的风;醒不了的梦,散不了的局。在这城里,值得度过无数生,仿佛它就是时间和世界的尽头,可以遗忘一切,一切又从头开始。

所以,今天,我不想去说那些悲伤的话,我不想去说那些愤怒的话。昆明是永恒,而没有人能够破坏永恒的一角,就像没有人能从夺走我眼眸中的黑色,没有人能擦去我皮肤上的黄色,没有人能把一道闪电永远挂在天上一样。我的家乡不受威胁,我的家乡不受损伤。可以炸掉公车,但是没有人能炸掉蓝天,炸沉夜色。我甚至根本不想提这件事情,我只想说:

如果从南部飞来,你能看到滇池如同双手张开,捧着小小的昆明。

 

再看看豆豆哥哥的

一年半未回昆明,拖着行李走到机场候机厅外,一个男人走来用昆明市西山区普通话(俗称马普)问:克哪点儿,给坐车?
我完全没有放慢脚步,滑过他身旁时自然而然地沉下嗓子,用正宗昆明话回答:不消啦谢谢,我打车。
再转身看见出租车候车处长长的人龙,又自然而然地转过身往停车场外走去,因为我知道外边100米处有个航空酒店,门口会有从旁边一条路过来的出租车,不需要等。

出租车司机的对讲机噪音隆隆,电流声几乎盖过了里头传来的话,但我根本不用凝神就听得一清二楚──对讲机那边一位师傅正在跟同事报路况:”东二环南向北,想停车么就赶紧过来“。意思是那里已经堵得死死的像停车场了。

下午和一位不是昆明人,但在昆明工作的朋友吃饭,打车,朋友跟司机说:去沿河路明德中学。典型老昆明的司机不客气地问:“哪样中学?”我赶紧补充:“十三中,十三中,顺城街旁边。”司机哦了一声,接着说:“是呢嘛,哪样明德中学,早就改成十三中了。”──他不知道最近这所回族中学又改回了过去的老名字,而我这位朋友自然是不知道这个学校曾经叫过几十年十三中的。至于顺城街,则也是在最近两年被彻底拆除重建了。

顺城街整个地拆了,改了名叫王府井。我靠,王府井,这名字放在北京是文化,放在昆明就像是在彝族老太的蓝色裹脚布外套了个镂空的高跟皮靴。

晚上和李子木在香港人看来一定脏得无以复加的烧烤摊上吃拌了辣子的狗肉米线,李子木突然说:你狗日的要是生个娃娃连昆明话都不会讲,给丢人不得(丢不丢人啊)!

这座城,这座2400年建城史的城,积淀下来的东西绝对是可以融入细胞的。我没有地域歧视的意思,只不过是想说:城市的血脉,是年头熬出来的。对一些年资浅的城来说,偶然有古迹,那就会被政府和旅游局拿来大书特书,而对年资比较深的城来说,哪怕古迹被拆迁队拆了,但处处有的故事却是拆不走的。而对年资更深的城来说,你哪怕是全拆了,挖开地基盖楼的时候,仍然很轻易地挖到古迹。旁边也往往就会出现一位卖白菜的老头跟你讲这块茅厕板在1000年前的故事。

就像西安人的西安、南京人的南京、广州人的广州、成都人的成都一样。踏在老城土地上的不一定是她的主人,但如果你是她的子女,那无论你在外边天天用的是英文是德文是粤语是普通话,但只要你踏上这她的土地,你就从脚跟处自然而然地知道,她是你妈。至于城头变幻的大王旗,城尾挥舞的挖掘机,过眼云烟而已。

嗯,要是遇到个昆明人骂你生孩子没屁眼,你就可以骂她生孩子不会讲昆明话。

 

想看有关昆明的更多帖子,点这里这里

 

 

没文化·口味和方言

汉语的最大好处就是望文生义,例如“字正腔圆”,你就是真的不懂,也可以从北京话的平仄里嗅觉出“掷地有声”的感觉。换了上海小孩儿,如果他的老师普通话不过硬,那我估计对这两个成语就只有死记硬背的命了。

  这是个引子,想说的主要是方言和吃的关系。没文化,看的书不多,但我敢预言、我敢打赌,无论古今中外,绝对有人在某个类似SheCan一样不起眼的坛子或罐子里,说过我准备说的这句话:方言绝对和这个地方的口味有关系。不过,我不敢断言的是,有没有人想过:究竟是方言造就了吃,还是吃造就了方言。当然这个问题本身极有可能被人和那个哄三岁娃娃的,有关鸡和蛋的故事相提并论。所以这里就先要扯远一点,说说鸡的事情。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一个“蛋”有一天偶然见到一只“始祖鸡”(或者鸡的祖先——管它是什么鸟,暂时就取个名字叫始祖鸡),他觉得这娘们长得很漂亮,所以就主动凑过去说话,最后三勾两引,把她给弄上了床,然后就生下了个东西叫“鸡蛋”。当然与此同时还有其它东西也在勾引其它始祖鸡,——比如“猪胎”,但可惜猪胎们运气不好——也许是因为天气不好犯了关节炎,也许是因为酒喝的多没成事,反正最后都没能没成功地让他们各自的太太们产崽。——换成“学术”的语言,就是现在的“鸡”的祖先,在基因的偶然变异过程中,遇上了下蛋这种繁殖方式,而且由于各种偶然因素的综合作用,这种方式所繁殖的后代在自然界中存活下来,而这种存活下来的东西被我们叫做“鸡”。所以,答案很明显,当然是先有“蛋”,才有“鸡”。

汉语的最大好处就是望文生义,例如“字正腔圆”,你就是真的不懂,也可以从北京话的平仄里嗅觉出“掷地有声”的感觉。换了上海小孩儿,如果他的老师普通话不过硬,那我估计对这两个成语就只有死记硬背的命了。
  这是个引子,想说的主要是方言和吃的关系。没文化,看的书不多,但我敢预言、我敢打赌,无论古今中外,绝对有人在某个类似SheCan一样不起眼的坛子或罐子里,说过我准备说的这句话:方言绝对和这个地方的口味有关系。不过,我不敢断言的是,有没有人想过:究竟是方言造就了吃,还是吃造就了方言。当然这个问题本身极有可能被人和那个哄三岁娃娃的,有关鸡和蛋的故事相提并论。所以这里就先要扯远一点,说说鸡的事情。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一个“蛋”有一天偶然见到一只“始祖鸡”(或者鸡的祖先——管它是什么鸟,暂时就取个名字叫始祖鸡),他觉得这娘们长得很漂亮,所以就主动凑过去说话,最后三勾两引,把她给弄上了床,然后就生下了个东西叫“鸡蛋”。当然与此同时还有其它东西也在勾引其它始祖鸡,——比如“猪胎”,但可惜猪胎们运气不好——也许是因为天气不好犯了关节炎,也许是因为酒喝的多没成事,反正最后都没能没成功地让他们各自的太太们产崽。——换成“学术”的语言,就是现在的“鸡”的祖先,在基因的偶然变异过程中,遇上了下蛋这种繁殖方式,而且由于各种偶然因素的综合作用,这种方式所繁殖的后代在自然界中存活下来,而这种存活下来的东西被我们叫做“鸡”。所以,答案很明显,当然是先有“蛋”,才有“鸡”。
  再回到方言上。人吃各种不同的东西的时候讲话的方式是不同的。比如,吃辣味的东西时,一般讲得不多但气喘得大;吃甜味的东西时,舌头转得就比较快;吃苦味和腥气重的东西时,则舌头平直不会乱动,鼻子也要捏起来。再比如,大块朵颐的时候嘴巴的运动量大、张合一定要有力;青菜萝卜的时候则要频率快、慢咽但不细嚼。而这一切,注定将影响同样属于嘴巴运动的语言上,所以说,是食物产生了方言,而不是方言产生了食物。这本身也符合老马的唯物主义政治经济学。
  就我有限文化经验,全中国的食品口味里,相对清淡的要属江苏、浙江、福建沿海一带,基本是不放什么佐料就整,与此同时这些地方吃的鱼多,腥气重。几方面结合起来,造成这些地方的方言都是直着舌头说话,同时因为口淡,可以腾出时间来嚼舌头,因而发音的频率也就很高。与江浙不同,两广海南一带虽然也吃海鲜,但同时他们甜的东西比较多,这就造成他们与江浙一带方言既有联系也有区别——甜的东西最容易让人不断伸舌头添和吸,所以广东话老让人感到是舌头和嘴唇都不断在往前顶。与沿海和东南不同,北方人以前都是在马上过日子的,吃东西得快,而且因为消耗的体力大,又长不出像样的蔬菜,所以就尽吃肉。在这些因素下,北方人发音就较为简短有力,清楚洪亮。与中原地带不同,西南地区住在山上和山间的人们虽然肉不多,但因为山上盛产各种味道辛辣的植物,所以说话就不大习惯会用胸腔发音,因为那就等于把吃的辣椒往胃里直接咽。
  当然,即使是地理上很接近的人,吃的东西也不一样,比如重庆人吃麻舌头的东西多,所以舌头就比较硬,声音比较耿直,而成都人吃辣舌头的东西多点,所以舌头就比较软一点,声音比较柔性;再比如云南人的小吃汤汤水水多,里面味道丰富,所以舌头也就顾不上蹦来蹦去,声音就显得平缓,这一点是云南话与四川、贵州话最大的区别。

昆明俗语

撇条,,老爹,,来一组,,赴空沙,,抬滑杆,,搓凹糟,,用水,,来大姨妈,,烟箍吧,,咂烟,,川贼,,吃菜,,窝屎,,无B聊,,搞不成,,蠢货,,傻B,,,歪货,,麻沙麻沙的,,我怕是。。。,,闷得,,鸡巴,,放屁,,,黑漆吗咕咚,死磨死磨的,,赖B叉叉,,你皆,,贱B屎屎,,鬼火六,,你莫搭我二五绞的裹,,淌么么血,,,肿脖子,,说死,,庞占太大啦,,香棍脖子橄榄头烧箕肚,,瘦高瘦高会捞包包,矮,,土贼,,说你妈呢背锅,,跟冷半倒,,崴货,,妹妹三,,和屁,,说们不说我呢左边,,太突桀啦,,哎呀,白逼啦啦呢,,日cen,,日侬,,猪胎,,扯朵朵,,摆墨,,水晶豆豉,,二气,,,,钩B,,担心老子上你,,担心老子射你,,担心老子K你,,担心老子扁你,,磨挨我繁,,磨挨我繁,,马得吓惊得!,雀神怪鸟,,憨眯日眼!,坎怪,,打飞机,,打冒炸!,太奸肛了,,上咐你阶,,憨定,,说哪样?,小牛日呢,,你奶呢头,,整懒样,,扯球蛋,,潮赖,,皮旦,,戳气,抖草,,砍头,,,赖古ge,,格是gai,,坑仙,披得,,咯你奶头上一棵糖,,吃快餐,,喷钢,,干逼,恍荡,憨不碌出,咯是改,,你咱个怎么憨,,是懒样,,咋个呐,,江湖一片乱B麻麻,,你这个憨冲锤,,块了吗?,,,光溜溜呢头找刺棵棵钻,,乱麻麻呢,,斑鸠日鸽子,,过电,,山鸡,,锈头叮铛,,垫裁判,,b骨碌水豆尸,,你咯是要枪的!,喳哇,,烂人,,香樱,,太窝戳啦,,憨贼!你在日鼓日鼓呢,,你在镪的,,迈!玩不赢你啦!,背憨,,死Bi干将,,死头干浆,,搞么,,小痞棍,,尖刚,,嘈奈,,白(be)啬(se)子,,癞蛤蟆降怪物,,,不咋个!,,撇小,,撇条,甩大碗,,闪人,出克噻,,凶险,,我爹,,马谱,,,贝儿,黑捉么起来穿衣,,黑捉我拉,,,买买散散,,毛整嘎,,,武汉市长,,解手克,,老表,,山弥幽,,甩火腿,,做十一路克,,贯熊掌,,太奸干了,,憨咪日眼,,雀神怪了,,狂燥,,,,,,你给懂整,,,给你叠颜色么就染红染,,上头拾脸,,,你咋个ne个白(be)!,,
兜的豆客找锅炒,,披盔撂甲,,你太吃得成伙食了嘛!,抖鳞壳绽,,抖成一碗水,,蚂蚁放屁,,,,小东冒,,牛B牛在马胯上,,绿(lu)荫掼霞,,整球不成,,死眯羊眼呢,日怪,拉撑的,优的寡吵,,迷冲冲,,黑不留秋,,黄酿酿,,红FE,FE,,,日股经涨,,,贱皮子,,大碴四胯,,硬呢开裂,,,财密老转转,,心养毛抓,,哈猫日狗,,喷五喷六,,耐腮不住,,醒鼻子,,哩哩了了,褪凹糟,,撒骇,,硬争,,莽弟,,,二四的起,,,戳气,,,戳大地,,,撇翅膀,,煞的,,烧耳快,,傻波衣,,野叉叉的,,骚丁丁,,抛货,,B渣大点,,勺婆,,惯嘴,,溜瓜,,憨定,,庞着就来,,低死下家,,,,强馊钢,,兜裆一脚,,嘣咚,,躲猫猫,,展碗,,起早掉啦,,心肠,,滑TIA,TIA,,,油了了,,汁(ZHE),,些儿些儿货,,汤汤水水,,西豆粉,,
米浆巴巴,篆塘勒wan,lie,,隔锅香,脏巴邋虱,,热豁(火),你莫逗我啦,,看麻衣相,,乌嵫乌啦,,有火色,,憨么憨一日还吃三餐,憨么憨还有个后脑板,,闷燥,,小挨刀呢,,恶了扯闪,,憨躇躇的,,倒脖子,,死眯洋眼,,,土贼,,鹊神怪鸟,,给晓得!,太水了,,甩麻,,粪草,,太“匹刚啦”,,莫挨我烦,怪里古懂,死头干姜,,,丧头失脸,,抖草,,格是啦?,我被你管的啦!,马门票,,二五裹搅,,你格是被产钳夹着了该,,闷(平声)的你呢拱折,,油支抹乐,,买买散嗓,,劈掉喽,格整得成?,,憨咪日眼呢,,扳跤,,扳命,,gen,leng,,,我司夫啊,,,糟别儿,,乌鲁摆乃,,阿埋埋!!,牛B轰轰,,牛逼不打草稿!,死远喋儿!

撇条,,老爹,,来一组,,赴空沙,,抬滑杆,,搓凹糟,,用水,,来大姨妈,,烟箍吧,,咂烟,,川贼,,吃菜,,窝屎,,无B聊,,搞不成,,蠢货,,傻B,,,歪货,,麻沙麻沙的,,我怕是。。。,,闷得,,鸡巴,,放屁,,,黑漆吗咕咚,死磨死磨的,,赖B叉叉,,你皆,,贱B屎屎,,鬼火六,,你莫搭我二五绞的裹,,淌么么血,,,肿脖子,,说死,,庞占太大啦,,香棍脖子橄榄头烧箕肚,,瘦高瘦高会捞包包,矮,,土贼,,说你妈呢背锅,,跟冷半倒,,崴货,,妹妹三,,和屁,,说们不说我呢左边,,太突桀啦,,哎呀,白逼啦啦呢,,日cen,,日侬,,猪胎,,扯朵朵,,摆墨,,水晶豆豉,,二气,,,,钩B,,担心老子上你,,担心老子射你,,担心老子K你,,担心老子扁你,,磨挨我繁,,磨挨我繁,,马得吓惊得!,雀神怪鸟,,憨眯日眼!,坎怪,,打飞机,,打冒炸!,太奸肛了,,上咐你阶,,憨定,,说哪样?,小牛日呢,,你奶呢头,,整懒样,,扯球蛋,,潮赖,,皮旦,,戳气,抖草,,砍头,,,赖古ge,,格是gai,,坑仙,披得,,咯你奶头上一棵糖,,吃快餐,,喷钢,,干逼,恍荡,憨不碌出,咯是改,,你咱个怎么憨,,是懒样,,咋个呐,,江湖一片乱B麻麻,,你这个憨冲锤,,块了吗?,,,光溜溜呢头找刺棵棵钻,,乱麻麻呢,,斑鸠日鸽子,,过电,,山鸡,,锈头叮铛,,垫裁判,,b骨碌水豆尸,,你咯是要枪的!,喳哇,,烂人,,香樱,,太窝戳啦,,憨贼!你在日鼓日鼓呢,,你在镪的,,迈!玩不赢你啦!,背憨,,死Bi干将,,死头干浆,,搞么,,小痞棍,,尖刚,,嘈奈,,白(be)啬(se)子,,癞蛤蟆降怪物,,,不咋个!,,撇小,,撇条,甩大碗,,闪人,出克噻,,凶险,,我爹,,马谱,,,贝儿,黑捉么起来穿衣,,黑捉我拉,,,买买散散,,毛整嘎,,,武汉市长,,解手克,,老表,,山弥幽,,甩火腿,,做十一路克,,贯熊掌,,太奸干了,,憨咪日眼,,雀神怪了,,狂燥,,,,,,你给懂整,,,给你叠颜色么就染红染,,上头拾脸,,,你咋个ne个白(be)!,,
兜的豆客找锅炒,,披盔撂甲,,你太吃得成伙食了嘛!,抖鳞壳绽,,抖成一碗水,,蚂蚁放屁,,,,小东冒,,牛B牛在马胯上,,绿(lu)荫掼霞,,整球不成,,死眯羊眼呢,日怪,拉撑的,优的寡吵,,迷冲冲,,黑不留秋,,黄酿酿,,红FE,FE,,,日股经涨,,,贱皮子,,大碴四胯,,硬呢开裂,,,财密老转转,,心养毛抓,,哈猫日狗,,喷五喷六,,耐腮不住,,醒鼻子,,哩哩了了,褪凹糟,,撒骇,,硬争,,莽弟,,,二四的起,,,戳气,,,戳大地,,,撇翅膀,,煞的,,烧耳快,,傻波衣,,野叉叉的,,骚丁丁,,抛货,,B渣大点,,勺婆,,惯嘴,,溜瓜,,憨定,,庞着就来,,低死下家,,,,强馊钢,,兜裆一脚,,嘣咚,,躲猫猫,,展碗,,起早掉啦,,心肠,,滑TIA,TIA,,,油了了,,汁(ZHE),,些儿些儿货,,汤汤水水,,西豆粉,,
米浆巴巴,篆塘勒wan,lie,,隔锅香,脏巴邋虱,,热豁(火),你莫逗我啦,,看麻衣相,,乌嵫乌啦,,有火色,,憨么憨一日还吃三餐,憨么憨还有个后脑板,,闷燥,,小挨刀呢,,恶了扯闪,,憨躇躇的,,倒脖子,,死眯洋眼,,,土贼,,鹊神怪鸟,,给晓得!,太水了,,甩麻,,粪草,,太“匹刚啦”,,莫挨我烦,怪里古懂,死头干姜,,,丧头失脸,,抖草,,格是啦?,我被你管的啦!,马门票,,二五裹搅,,你格是被产钳夹着了该,,闷(平声)的你呢拱折,,油支抹乐,,买买散嗓,,劈掉喽,格整得成?,,憨咪日眼呢,,扳跤,,扳命,,gen,leng,,,我司夫啊,,,糟别儿,,乌鲁摆乃,,阿埋埋!!,牛B轰轰,,牛逼不打草稿!,死远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