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九岁啦!

  我的名字叫法豆,生于1999年8月26日。我是董皓薯熟的第二个网络宝宝(第一个叫……忘了,连董皓薯熟都忘了)。我以前的名字叫“法学豆子”,我有个妹妹叫SheCan,还有个讲英文的弟弟,此外还有N个克隆体(简称多利豆),总之罗嗦半天我是想说:

我九岁啦!

  下面是我以前穿过的一部分衣裳和别过的校徽,大家凑合看看哈哈比较土(BTW,这两年啥土豆、飞豆、豆瓣的咋就那么多捏,世风日下啊也不送哥哥点生日礼物)。

combine

如果你想了解中文个人法律网站的发展过程,可以看看我去年过生日的时候董皓薯熟的帖子《法网十年——中文个人法律网站之回顾与反思》,他毕竟老啦比我还罗嗦,原谅下啊拜拜我吃蛋糕去啦。

 

  我的名字叫法豆,生于1999年8月26日。我是董皓薯熟的第二个网络宝宝(第一个叫……忘了,连董皓薯熟都忘了)。我以前的名字叫“法学豆子”,我有个妹妹叫SheCan,还有个讲英文的弟弟,此外还有N个克隆体(简称多利豆),总之罗嗦半天我是想说:

我九岁啦!

  下面是我以前穿过的一部分衣裳和别过的校徽,大家凑合看看哈哈比较土(BTW,这两年啥土豆、飞豆、豆瓣的咋就那么多捏,世风日下啊也不送哥哥点生日礼物)。

combine

如果你想了解中文个人法律网站的发展过程,可以看看我去年过生日的时候董皓薯熟的帖子《法网十年——中文个人法律网站之回顾与反思》,他毕竟老啦比我还罗嗦,原谅下啊拜拜我吃蛋糕去啦。

 

喜欢法豆?右键点此复制链接地址粘贴到RSS阅读器,也可在下面填入邮件地址订阅:

法豆为您提供法律翻译和法律顾问服务,点此了解详情

老赖同志过生日

  我认识老赖不是一天两天了。且不说她为人善良正直尤其是对我关怀倍至,单凭她长达二十多年与我保持同吃同住的关系而且不收饭钱,怎能不在她生日的时候举杯邀明月?

  多年来,老赖总是坚持自己乃正宗知识分子家庭出身。据说自其祖父以将不是毕业于PKU就是英文不输于中文的高才生,弄得我这样一个没什么文化的东西在她面前从来抬不起头。虽说没有视金钱为粪土,但她的确没把挣钱当成人生第一要务。可惜造化弄人,万恶的文化大革命和臭老九的家庭出身让她在祖国边陲和少数民族兄弟姐妹共同度过了五六年的“实习”生涯,虽说后来勉强返家,但为生计只能胡乱选择了个测量大地的专业。幸好之后改行在印刷厂里工作,算是多少和书本有了点关系,再后来好歹跑到个文人聚集的地方,可惜职位却恰好最不算文人——总而言之奋斗了小半辈子以一个摸头不着闹的“经济师”头衔光荣下岗。

  鉴于老赖长期对文艺孜孜以求,退休以后写的日记没有十万八千字也有八万四千字,于是她老公将一本三流学术杂志的文字编辑大权交付她——不过老赖从不受嗟来之食,再三声称只是暂时帮帮忙后方接受offer。此后每期三四百块的酬金花掉她至少五六十个小时,看着她伏案逐字改正那些理科生的语法和错别字,连我都觉得市场经济就算没有万恶也有九千恶。

  做事认真是老赖的风格,就算是学习游泳也是如此。当初第一次见她进游泳池的时候,满足于蛙泳的我一度相信即使我到了五十岁她也还是只能在里面“走”。没想到现如今人家能以教科书式的自由泳姿来回游个不停就像这事情根本不用花力气一样——长江“前”浪推“后”浪,弄得我也不得不奋起直追到这两天才基本算能“自由”地刨几十米。

  我认识老赖不是一天两天了。且不说她为人善良正直尤其是对我关怀倍至,单凭她长达二十多年与我保持同吃同住的关系而且不收饭钱,怎能不在她生日的时候举杯邀明月?

  多年来,老赖总是坚持自己乃正宗知识分子家庭出身。据说自其祖父以将不是毕业于PKU就是英文不输于中文的高才生,弄得我这样一个没什么文化的东西在她面前从来抬不起头。虽说没有视金钱为粪土,但她的确没把挣钱当成人生第一要务。可惜造化弄人,万恶的文化大革命和臭老九的家庭出身让她在祖国边陲和少数民族兄弟姐妹共同度过了五六年的“实习”生涯,虽说后来勉强返家,但为生计只能胡乱选择了个测量大地的专业。幸好之后改行在印刷厂里工作,算是多少和书本有了点关系,再后来好歹跑到个文人聚集的地方,可惜职位却恰好最不算文人——总而言之奋斗了小半辈子以一个摸头不着闹的“经济师”头衔光荣下岗。

  鉴于老赖长期对文艺孜孜以求,退休以后写的日记没有十万八千字也有八万四千字,于是她老公将一本三流学术杂志的文字编辑大权交付她——不过老赖从不受嗟来之食,再三声称只是暂时帮帮忙后方接受offer。此后每期三四百块的酬金花掉她至少五六十个小时,看着她伏案逐字改正那些理科生的语法和错别字,连我都觉得市场经济就算没有万恶也有九千恶。

  做事认真是老赖的风格,就算是学习游泳也是如此。当初第一次见她进游泳池的时候,满足于蛙泳的我一度相信即使我到了五十岁她也还是只能在里面“走”。没想到现如今人家能以教科书式的自由泳姿来回游个不停就像这事情根本不用花力气一样——长江“前”浪推“后”浪,弄得我也不得不奋起直追到这两天才基本算能“自由”地刨几十米。

  不过老赖也并非没有缺点,最显著的一个是理想主义外带多愁善感。你说她好歹也是大姑娘了应该知道生活本就充满了遗憾,可惜她却总是追求完美就像个小娃娃,但凡有什么人情境可怜,有什么事未遂人愿或者她在相夫教子中受了点委屈,都会淅沥哗啦的流眼泪,弄得她老公和我都觉得自己好像十恶不赦一样。值得欣喜的是近两年在我的教导下眼泪的质量显著提高,已经能完全排除嘻嘻TV一类低端煽情的干扰,幽默感大有超越春晚笑星的态势。

  七月一日是老赖的生日,据说她们家的文化人哪怕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都不改庆生励志的习惯,所以我也附庸一把,在她出生和她生我的一周间隔里取个中数,希望这床前的明月光,带走她头上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