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贝格尔二号、高考和小鸟鸟

贝格尔(Beagle)二号是一艘船,一艘可以飞到火星的船,由欧洲航天局制造。贝格尔一号也是一艘船,隶属于N年前的英国皇家海军,上面有一个叫达尔文的人……贝格尔二号将在不久以后着陆火星,就是传说中那个生产男人的星球。它的任务是在火星表面的岩石和土壤中寻找生命的痕迹。
  以上是没文化的我从79路车座位上拣到的一张报纸上学到的。不过这些都不希奇,因为早就有各种“火星探路者”等等航天器像蚊子一样在火星周围绕来绕去偶尔还上去叮一口了。
  希奇的是贝格尔二号的任务主管,科学家Mark Sims说的话:“我希望贝格尔二号能够吸引一些孩子,让他们考虑将来从事与科学技术相关的工作。”在某些人看来,这话也许是敷衍媒体的外交辞令,但我宁愿将它理解为今天学到的最宝贵的知识。
  最近我发现有一个单词他娘的实在是管用,它能清楚地解释许多用其他辞汇很难解释的现象。这个单词就是“文化”。今天我也宁愿用这个单词来解释马克的话——真的,一个中国专家即使是要搪塞媒体,也无论如何不可能想到这个理由的,为什么?文-化-差-异!
  想起我的表弟以及无数其他人的表弟表妹们今天正在考场里戴着口罩(或者不戴?)写命题作文,而我却能在这里肆无忌惮地涂鸦,我就觉得我实在是太幸福了。可是,即使是现在暂时自由的我,其实也早已被那可怕的中考、高考、研考、期末考——总而言之就是记忆力大比拼——杀得披盔撂甲而且,而且最重要的是,杀得俯首称臣了。试想,这种考试文化下的人,把99.9%的脑细胞都用在背秦始皇的生卒年月上了,哪里还有心思想“回到未来”一类考试八杆子打不着的事儿?哪里还可能想得到未来的孩子们?
  根据没文化的我的观点,中国文化(至少是教育文化)有一个重大的缺陷:只培养奴才不培养人才,因为只有奴才才需要死记硬背不折不扣。这不等于说中国没有人才,中国的人才都不是中国的教育体制培养出来的。即使是这些人才中的许多人,因为在那个培养奴才的缸里头染的时间太长,也不免有了许多奴才脾气——聪明点的学会了像各种伟大的太监一样在尔谀我诈里凌波微步,笨点的也起码知道看脸色行事,听风向说话。奴才是不可能想未来的孩子们的,因为未来的孩子还是奴才,他们只会想怎么在主子面前保存自己,以防一句话不注意就被吊起来阉割掉那个其实早已经被文化阉割了的小鸟鸟。
  怪不得东方人的那话儿总体上比西方的小。
  另,想起最近被炒得火热的孙志刚事件里的那些个警察,以及本人杜撰的领未婚证明时碰到的各种人,甚至包括我们自己,不都是染上了些奴才习气吗——只有奴才才会不断强奸他“手里”的权力和“手下”的小奴才,同时不断被他们的主子强奸。
  ……TNND的,电视扬声器里又传出“奴才给主子请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