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AIDS VS. SARS

我一直觉得:在给疾病排名的时候,应以其对社会的影响作为标准。那些足以改变社会和文化的疾病,档次应该摆得高一些,那些只会干巴巴地弄死几个倒霉蛋的,不应该算高档的病。
  按照这个标准,癌症、梅毒一类实际并没有导致社会大变动的病,就只能算得上小case——君不见,无论癌症杀死了多少人,每天照样有大堆男人女人蹲在烧烤店边大块朵颐地啃着被一万个专家证明容易致癌的油炸食品,照样有无数老的小的慢条斯理或者狠命地吸着被一百万个专家证明极其容易致癌的烟草——慢着,不要跟我钻牛脚尖,即使梅毒的确毒死了几个黑头发的皇帝和黄头发的国王,但它们最后连自己死于梅毒都不太敢承认,所以这个病也就不是影响社会进展的大病了。算起来,感冒都比癌症和梅毒对社会的影响大些,至少他曾经间接导致过PPA事件,差点搞倒数家大型制药公司。
  在疾病锦标赛上,AIDS是有夺金实力的,它的境界在于借刀杀人——HIV不杀人,只是让人丧失抵抗能力——既成全了那些默默无闻终年不见天日的小病毒,又悄悄确立了自己的伟大地位。当然,AIDS也有弱点:她的传播手段——母婴传播意味着一半的正常人不会成为婴儿的传染源,血液传播意味着只要你不接触不明血液就不会中招,至于无保护性交,虽然每天都有许多人在做,但正是因为它是人类普遍认为快乐的事情之一,所以也就不会因“爱”废“交”。所以,虽然AIDS的确成了一个社会问题,也的确受到重视,但至少它没有引起过社会各个层次同时的恐慌。
  SARS在传染渠道方面显然是要胜过AIDS,她通过空气传播,任何人,无论你是否生孩子,是否卖过血,是否有还有性交的能力,都可能成为被传染者和传染源,简直达到了无招胜有招的地步。基于这一优势,SARS已经在比赛中占据了明显的优势——有点像以前的香港僵尸片,一中标就变成僵尸去咬别人,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所有僵尸关在房子里一把火烧个精光。人人自危,忘记了广交会、忘记了高考、忘记了某校的八十大寿……
  不过,现在要下定论还早了点,如果SARS病毒被确定并被成功地杀灭,那么她将像麻疹、天花甚至带状疱疹和那些偶像派一样,红极一时但迅速销声匿迹。
  AIDS Vs. SARS,谁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