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私密日志]私密日志

该日志是私密日志,只有管理员或发布者可以查看!
分类:资料库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2

杭州市网络交易管理暂行办法2015

 《杭州市网络交易管理暂行办法》已经2015年2月27日市人民政府第36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15年5月1日起施行。

 
市 长
 
2015年3月10日
 

查看更多...

Tags: 杭州 网络交易 电子商务 B2B C2C B2C 地方法规 立法

分类:资料库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

  中国银监会、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

关于应用安全可控信息技术加强银行业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建设的指导意见
 
银监发[2014]39号
 
各银监局、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计划单列市)发展改革委、科技厅(委、局)、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各政策性银行、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储蓄银行、各省级农村信用联社,银监会直接监管的信托公司、企业集团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
 
为进一步贯彻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升银行业网络安全保障能力和信息化建设水平,推动银行业深化改革、发展转型,促进战略新兴产业发展,现就应用安全可控信息技术加强银行业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建设提出以下指导意见。
 

查看更多...

Tags: 信息安全 银行信息 银行 银监会 法规 立法

分类:资料库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1

 王金龙与汉庭星空(上海)酒店管理有限公司隐私权纠纷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2014)浦民一(民)初字第501号
 
 
原告王金龙诉称,2012年12月5日,原告(曾用名左金龙)因出差广州办理公司事务,于当日入住天河区汉庭快捷酒店。在订房过程中原告依据酒店的要求提供了个人身份证以及手机号码等个人信息,并于当日通过银行卡预付房费人民币600元,汉庭酒店工作人员向原告出具通用发票,发票收款方为“汉庭星空(上海)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广州天河分公司”,并加盖有该公司发票专用章。2013年10月5日,国内第三方安全漏洞监测平台乌云(WooY某某.org)在其官网上以“如家等大量酒店客户开房记录被第三方存储并因漏洞导致泄漏”为题,公开披露了慧某网络公司开发的酒店无线认证门户系统存在高危漏洞,易导致客户敏感信息泄露的事实和证据。同年10月10日,慧某网络公司在其官网发布公告,承认其无线门户系统存在安全加密等级较低问题,有信息泄露的安全隐患。随后不久,互联网上又爆出文件名为“2,000wcsv”的包含2,000万条酒店客户开房记录的数据包以及以该数据包为基础的开房信息查询网站。原告及其同事出于对自身信息安全的关注,通过在网上搜索,下载了上述数据包,并通过搜寻已经在网上公开的解压密码对其进行解压,得到了10个csv数据包文件。通过写字板打开第一个名为“1-200W”的文件,显示了大量记载有姓名、身份证号、出生日期、住址、手机号、开房日期等涉及公民个人身份及隐私的电子信息。随后,原告输入自己的身份证号查找,发现自己在汉庭酒店的包括上述信息在内的入住信息也在其中。随后,原告又通过搜索“找开房网”,并在http://www.zhaokaifang.com的网站查询,亦显示有包括原告姓名、身份证号、性别、生日、住址、手机号码以及开房时间等的个人隐私信息,且与上述数据包中的信息一致。因此,原告的个人隐私已遭公开泄露并且还在持续扩散中。原告的隐私权业已受到严重侵害,原告也因此遭受不明来历的推销广告、短信等骚扰,并严重影响了生活品质。依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的有关规定,能识别公民个人身份及涉及公民个人隐私的电子信息受国家保护,网络服务提供者等应采取相应措施确保公民个人信息安全。而汉庭酒店以及慧某网络公司显然未履行上述《决定》规定的义务,致使原告隐私权受到严重侵害。因原告入住被告汉庭酒店,与之形成旅店住宿服务合同关系,酒店收集和掌握了原告的个人身份信息及入住信息,其对原告的信息安全负有安全保障义务。现汉庭酒店未能尽到上述安全保障义务,致使原告个人身份信息及入住酒店的隐私信息被第三人在网上公开泄露和传播。而慧某网络公司官网显示,汉庭酒店系其酒店技术系统服务的客户,故原告的信息实时保存在慧某网络公司的服务器上。综上,汉庭酒店和慧某网络公司收集、使用原告个人信息以及入住酒店的隐私信息,但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致使原告隐私权受到严重侵害,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为此,原告依据上述《决定》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等法律规定,提起诉讼,要求为此,原告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1、判决汉庭酒店及慧某网络公司停止侵害,立即删除其自身服务器内涉及原告入住酒店的信息;2、要求慧某网络公司立即删除其合作单位服务器内涉及原告入住酒店的信息;3、判决汉庭酒店及慧某网络公司消除影响,移除在国内知名互联网搜索引擎服务商(百度、360、谷歌、搜狗、搜搜)以关键字“2,000W开房数据”的所有下载链接;4、判决汉庭酒店及慧某网络公司消除影响,移除在国内知名互联网搜索引擎服务商(百度、360、谷歌、搜狗、搜搜)对“找开房网”“zhaokaifang”网站站点的链接;5、要求汉庭酒店对其会员管理系统、客户入住系统,慧某网络公司对其无线接入管理系统,均进行等级保护测评,并按我国国家标准《信息技术-安全技术-信息安全管理体系要求》(GB/T22080-2008/ISO/IEC27001:2005)进行ISO27001标准化管理;6、判决慧某网络公司立即停止侵害,立即停止收集、保存或者使用原告的入住信息;7、判决汉庭酒店及慧某网络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5万元(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4.7万元,误工损失5万元、公证费损失3,000元,律师费损失5万元);8、判令汉庭酒店及慧某网络公司在国内重要门户网站(新浪、搜狐、网易、腾讯)以及自身官网向原告赔礼道歉;9、判令本案诉讼费由汉庭酒店及慧某网络公司承担。
 
被告汉庭酒店辩称,第一,其与慧某网络公司在无线门户认证系统领域并不存在合作关系,故不存在原告所称的其酒店住宿信息因慧某网络公司无线门户认证系统漏洞而被泄露的事实。相反,汉庭酒店至今并未发生信息泄露事故,更没有故意对外泄露原告信息的侵权行为。第二,从原告所提供证据看,公开原告信息的是百度云、找开房网等网络,并非汉庭酒店,而且网上所公开的原告信息与汉庭酒店系统中留存的原告信息在内容和格式上均有显著差异和矛盾之处。互联网上公开的原告手机号XXXXXXXXXXX,汉庭酒店从未有过登记,该信息中的“开房时间”也没有明确载明是在汉庭酒店的入住时间,且与原告实际入住或离开汉庭酒店的具体时间并不一致,原告仅凭臆想和推测来认定系与汉庭酒店有关,并无依据。第三,互联网上公开的电子文件信息,在未经查证前不能直接认定为酒店住宿信息。即使是酒店住宿信息,掌握该信息的主体除汉庭酒店之外,还包括原告本人及公安机关等,因此在无证据证明该信息泄露主体系汉庭酒店时,不能推定系汉庭酒店泄露。第四,汉庭酒店从技术和管理上对酒店管理系统以及个人会员CRM系统均已尽到合理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并不存在过错。第五,汉庭酒店登记原告入住信息,并予以保管存储系履行法定职责,且并未给百度、360、谷歌、搜狗、搜搜等网络提供过入住信息的链接服务。第六,原告并无证据证明其受到精神损害以及误工等方面的损失。原告所称网络上流传的其手机号码并非汉庭酒店登记的号码,故即使原告手机号码收到骚扰,也足以排除系汉庭酒店导致。综上,不同意原告的所有诉讼请求。
 
慧某网络公司在诉讼中述称,其与汉庭酒店在无线门户认证系统中并不存在合作关系,并不存在获取汉庭酒店客户入住信息的可能。且其公司无线门户认证系统中所采集的客户信息内容仅包括客户的姓名、入住及离开时间,并不包括身份证号、手机号、生日等个人信息,且格式与网上所泄露的信息也完全不一致。而且乌某某亦发表声明网上的2,000万数据与其发布的漏洞无关,与慧某网络公司亦无关。
 
2013年10月5日,乌某某(WooY某某.org)在其网页上(网址www.wooy某某.org/bugs/wooy某某-2010-034935)发布了漏洞标题为“如家等大量酒店开房记录被第三方存储并因漏洞导致泄漏”的漏洞信息。该信息的“漏洞概要”中指出,该漏洞编号为wooy某某-2013-34935,相关厂商为慧某网络公司,公开时间为2013-10-0523:22,漏洞类型为敏感信息泄露,危害等级为高,漏洞状态为已交由第三方厂商(cncert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处理等;该信息的“漏洞详情”中指出,如家等酒店全部或部分使用了慧某网络公司开发的酒店wifi管理、认证管理系统;该公司在服务器上实时存储了酒店客户的记录,包括客户名、身份证号、开房日期,房间号等敏感、隐私信息,其合作酒店包括如家酒店连锁、汉庭酒店;该信息的“漏洞回应”中厂商回应的确认时间为2013-08-2600:08,且厂商回复,系统漏洞于2013年10月8日已经修复,并说明汉庭(华住)酒店与慧某驿站在无线门户业务领域上没有合作关系等。2013年10月10日,慧某网络公司在其网站(www.cnwisdom.com)中发布“释疑酒店住客信息泄露事件——慧某驿站无线门户系统安全升级通告”,指出其无线门户系统存在信息安全加密等级较低问题,有信息泄露的安全隐患,慧某驿站的技术团队针对现有无线门户认证系统已完成全面升级等,另慧某驿站在无线门户业务领域与汉庭酒店(华住集团)等客户没有合作关系等。2013年10月21日,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在其国家信息安全漏洞共享平台网站(www.cnvd.org.cn)中发布《关于浙江慧某驿站网络有限公司无线认证数据通道服务器漏洞风险的处置情况公告》(安全公告编号:CNTA-2013-0031)。该《公告》指出:“近期,互联网上披露了涉及浙江慧某驿站网络有限公司(简称慧某公司)无线认证数据通道服务器漏洞风险的情况(信息披露详情参见:http://www.wooy某某.org/bugs/wooy某某-2010-034935),CNCERT主办的国家信息安全漏洞共享平台(CNVD)协调慧某公司对漏洞风险进行了处置。10月10日,CNVD与慧某公司建立了联系渠道,协商事件处置事宜。10月11日,慧某公司向CNVD反馈了针对漏洞风险的修复措施。10月12日CNVD通过邮件确认慧某公司采取了以下3条主要修复措施:(1)目前在CNVD测试网络内直接访问目标服务器地址会跳转至其他导航页面;(2)数据加密文件采用DES算法加密;(3)默认服务端与客户端传输协议为HTTPS,研判抓包无法获得明文数据。此外,CNVD要求慧某公司进一步做好白名单更新管理,加强安全认证机制。……”同日,慧某网络公司亦在其网站(www.cnwisdom.com)中发布“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关于浙江慧某驿站网络有限公司无线认证数据漏洞风险的修复机制的确认公告”的页面内容,并发出致慧某驿站酒店客户及相关媒体的信函,指出经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CNCERT/CNVD)的权威鉴定,其公司无线认证数据通道服务器漏洞已修复,安全隐患已解除,并附上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上述公告的网址链接。
 
另查明,2014年2月12日,乌某某(WooY某某.org)在其网页上发布“乌云声明”,指出“乌某某在2013年10月5日发布的‘如家等酒店客户开房记录被第三方存储并因漏洞导致泄漏’漏洞报告详细说明中所提及的‘汉庭’等相关内容,系提交者Yep个人臆测,乌某某经调查核实后,已于2013年10月9日在官网该报告标题以及正文中去除了‘汉庭’相关内容。特此发布声明再次予以澄清。”2014年2月19日,乌某某(WooY某某.org)在其网页上又发布“关于乌云平台发布的WooY某某-2013-34935漏洞的声明公告”,内容为:“乌某某于2013年10月5日向公众公开的编号为WooY某某-2013-34935的漏洞(标题为:如家等大量酒店客户开房记录被第三方存储并因漏洞导致泄漏),该漏洞由注册白帽子Yep依照乌云漏洞提交规则发布,漏洞披露后交由CNCERT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协调浙江慧某驿站公司对漏洞风险及时进行了处置(CNCERT/CNVD安全公告编号:CNTA-2013-0031)。按注册白帽子Yep在该漏洞披露发布时提交的数据信息,该漏洞披露所涉及的少量数据(单个文件PMS_6127.DAT)为漏洞披露者Yep收集用于演示和证明目的,实质并未发生泄漏。互联网上所传的‘某酒店2,000W用户信息’的数据,经调查该数据早于2013年5-6月份期间就被人获取并在地下和网络上传播,涉事者并没有通过乌云提交进行处理。该数据从泄露时间、披露通道、数据格式、数据量均与乌云在漏洞WooY某某-2013-34935披露的涉及数据非同一批数据,该数据与乌云平台披露的上述漏洞涉及的数据无关。特此发布声明再次予以澄清。”
 
还查明,汉庭酒店广州天河岗顶店以及深圳南山大道店等门店使用的无限上网设备,系汉庭酒店委托汉庭科技(苏州)有限公司代为向上海格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采购。汉庭科技(苏州)有限公司于2009年2月8日开发完成汉庭酒店管理系统软件(简称:Web-PMS)V1.0,并于2009年5月19日取得该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于2011年1月20日开发完成个人CRM系统V1.0计算机软件,并于2012年3月15日取得该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上述两套计算机软件系统均自研发完成之日起,由汉庭科技(苏州)有限公司授权汉庭酒店使用。2013年12月16日,北京神州某某科技有限公司为汉庭酒店网络安全服务出具项目报告,结论为“经过详细的安全服务和日志分析,汉庭的PMS酒店管理系统,CRM会员管理系统,官网以及手机APP均未发现由于攻击导致数据泄漏的痕迹。”2014年4月18日,经上海市信息安全测评认证中心测评,汉庭酒店的汉庭酒店管理系统及个人CRM系统安全保护等级均为3级,测评结论均为基本符合。2014年4月23日,汉庭酒店上述3级汉庭酒店管理系统(PMS)及3级个人CRM系统经公安机关备案,取得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保护备案证明
 
审理中,1、原告于2014年6月13日以其个人信息保存在汉庭酒店,与慧某网络公司无关为由,撤回了对慧某网络公司的起诉。2、原告基于被告汉庭酒店的酒店管理系统(PMS)及个人CRM系统已经进行安全等级测评,并取得公安机关的备案,故不再要求汉庭酒店就上述两系统进行等级测评,但仍要求汉庭酒店对上述两系统按照ISO27001国家标准进行标准化管理。对此,被告汉庭酒店表示,上述国家标准属于推荐性标准,并非国家强制性标准,企业可自愿采用,因此对被告并无强制约束力,而且该项请求并不属法院民事诉讼的受案范围,法院不应处理。3、原告表示,互联网上泄露的其个人信息中的手机号码XXXXXXXXXXX、住址南昌市,就是其在2007年前后办理被告汉庭酒店会员卡时登记的信息,当时原告办理会员卡时,汉庭酒店就原告填报的信息向原告发过确认的电子邮件,且原告也曾使用过户籍地为南昌市的第一代身份证入住汉庭酒店,现被告酒店管理系统及个人会员管理系统中的信息存在更改的可能,故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被告对原告上述陈述不予认可,表示原告系2010年4月注册成为会员的,其注册信息即为汉庭酒店个人会员管理系统中的信息,并不存在更改的情形。原告对其上述陈述未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
 
本院认为,本案原、被告争议的焦点在于:一、互联网上流传的“2,000万开房信息”中涉及的原告信息是否是原告在被告处的入住信息?二、被告是否泄漏了原告的入住信息,是否构成对原告隐私权的侵害?
 
针对上述争议焦点一,本院认为,将互联网上流传的“2,000万开房信息”中信息与被告酒店管理系统及个人会员管理系统中留存的信息进行比对可以发现,两者所涉及的原告信息在“姓名、身份证号、性别、生日”几方面具有一致性,而其他信息,包括住址、手机号码以及开房(入住)时间却不一致。互联网上流传的信息中原告的住址为南昌市,手机号码为XXXXXXXXXXX,开房时间为2012年12月6日02时18分45秒,而被告上述系统以及临时住宿登记单中留存的原告住址为江西省九江市浔阳区浔阳东路XXX号,籍贯为江西抚州市临川区,手机号码为XXXXXXXXXXX,入住时间分别为2012年12月3日12时16分08秒、2012年12月5日14时22分15秒以及2012年12月6日09时56分19秒。虽然原告称其注册成为被告会员时,登记的住址即为南昌市的地址,手机号码亦为XXXXXXXXXXX的手机号码,但一则原告对此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二则被告对此亦不予认可,故本院对原告上述意见,实难采纳。此外,关于被告酒店管理系统中留存的原告入住被告的三次具体时间,虽然原告称上述信息因属被告控制,存在更改的可能,故对其真实性不予确认。但本院注意到,被告上述系统中留存的原告2012年12月3日入住广州天河岗顶店以及2012年12月5日入住深圳南山大道店的时间,与原告入住该两店时分别签字确认的临时住宿登记单上载明的到店时间相比,除后者未标明“秒数”外,两者在“日期”、“时数”和“分数”上均能一一对应。同时,原告在临时住宿登记单中签字确认后,被告再在其酒店管理系统中录入或记载其入住信息亦符合酒店入住登记的一般程序,因此被告酒店管理系统中留存的原告上述两次的入住时间虽然均比原告签字确认的临时住宿登记单中记载的到店(入住)时间分别多了8秒和15秒,但均符合常理,故本院对被告酒店管理系统中留存的上述两次入住时间的记载真实性予以确认。对于被告酒店管理系统中留存的入住时间2012年12月6日09时56分19秒的记录,本院认为,因原告该日仍然在被告深圳南山大道店住宿,但因更换房间,故在该店办理了原房XXX号房间的退房手续和新房XXX号房间的入住手续,且原告于该日09时57分支付了新房XXX号房间的房费。从该房费的实际支付时间来看,其与被告酒店管理系统中登记的该次入住时间亦仅有数十秒的间隔,亦符合酒店办理登记入住的正常手续,故该次登记的入住时间亦符合常理,本院对其记载真实性亦可予采信。原告虽称上述信息属被告控制,存在更改的可能,但其并无被告实际更改上述信息的相关证据,故本院对原告的猜测性抗辩,不予采纳。基于此,由于网络上流传的“2,000万开房信息”在信息性质上具有非常明确的指征性,即入住酒店信息,且原告亦主张该信息泄露了其手机号码导致被骚扰,但从上述分析不难看出,互联网上流传的该信息与被告酒店管理系统和个人会员管理系统中留存的原告信息相比,两者所显示的开房(入住)时间和原告的手机号码、住址等关键信息却并不相同。虽然两者所显示的原告姓名、性别、身份证号、生日的信息内容一致,但上述信息作为原告的基本信息,其使用频率和范围较广,并不为被告所单独掌握,其扩散渠道也并不具有单一性和唯一性,故亦难以仅凭上述部分信息的一致而判断互联网上流传的原告信息即为被告系统中留存的原告信息。综上,本院难以确认,互联网上流传的“2,000万开房信息”中的原告信息就是被告酒店管理系统和个人会员管理系统中留存的原告信息。
 
对于第二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由于原告最初系基于慧某网络公司的无线门户系统存在漏洞,且被告系慧某网络公司无线门户系统的合作客户,故其入住被告的信息被泄露。而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被告与慧某网络公司均一致否认双方在无线门户系统方面存在合作关系,且最初发布系统漏洞的乌某某亦在官网上对此予以了澄清,原告在审理中亦以其入住被告的信息与慧某网络公司无关为由撤回了对慧某网络公司的起诉。因此,在难以确认网上流传的“2,000万开房信息”中所涉及的原告信息与被告系统中留存的入住信息等具有关联性的情况下,再加之原告现也并无其他证据证明被告泄露了其入住酒店的信息,因此对于原告主张被告泄露其入住酒店信息的事实,本院不予采信。基于被告并不存在泄露原告入住酒店等信息的事实,故亦不存在原告所主张的因被告泄露其入住酒店等信息而侵犯其隐私权的事实。由此,原告要求被告承担侵权责任的主张,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由于被告并不存在侵犯原告隐私权的事实,且被告基于相关法律法规或行业规定保存原告入住酒店的信息,并无不妥,故原告向被告提出的上述诉讼请求13478,均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自愿撤回要求被告对其酒店管理系统以及个人会员管理系统进行等级保护测评的请求,本院予以准许。关于原告要求被告对其酒店管理系统以及个人会员管理系统进行ISO27001标准化管理的请求,因该标准属于国家推荐性标准,并不属强制性标准,企业可自行确定是否适用,且该请求并不属于法院的受案范围,故本院对此不予处理。原告自愿撤回对慧某网络公司的起诉,并无违反法律的规定,本院予以准许。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原告王金龙要求被告汉庭星空(上海)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停止侵害,立即删除自身服务器内原告王金龙入住酒店信息的请求;
二、驳回原告王金龙要求被告汉庭星空(上海)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消除影响,移除在国内知名互联网搜索引擎服务商(百度、360、谷歌、搜狗、搜搜)以关键字“2,000W开房数据”的所有下载链接的请求;
三、驳回原告王金龙要求被告汉庭星空(上海)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消除影响,移除在国内知名互联网搜索引擎服务商(百度、360、谷歌、搜狗、搜搜)对“找开房网”“zhaokaifang”网站站点的链接的请求;
四、驳回原告王金龙要求被告汉庭星空(上海)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赔偿其经济损失15万元的请求;
五、驳回原告王金龙要求被告汉庭星空(上海)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在国内重要门户网站(新浪、搜狐、网易、腾讯)以及自身官网向其赔礼道歉的请求。

案件受理费1,300元,由原告王金龙负担。

Tags: 隐私权案例 名誉权案例 隐私权 名誉权 上海案例 案例

分类:资料库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