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豆哥上大学的时候,“数字化”还是高科技。大家的期末论文都是手写稿,半透明信笺加上神秘莫测的书法,从来都让老师很头疼。如果,其中有一份居然是打印出来滴,那绝对是艳压群芳90分起跳——当年豆哥成绩好,都是因为打印稿。

 

好景不长,只不过两三年江湖就大便样了。基本上所有期末作业都变成打印滴:律书当标题,楷书作摘要,正文用宋体,每一篇都像是在一流期刊发表的。

 

不止是形式,内容也牛啊。

 

信笺时代,你哪怕引用个台湾学者,老师就可以把你揪过来一顿乱喷:“你引的这本书在西南三省就我家有,还是我小姨子绕道泰国找关系带进来的!说,哪儿抄的?!”数字时代就不同了,各种德意日法的资料挤得哇哩哇啦就像地铁一号线,你要敢提美国案例,那至少得是巡回法院以下的。

 

在这种情况下,认真负责的老师也只能说:抄就抄吧,抄对就行。

 

——“抄对就行?你不知道汇编作品也要先征得被汇编人的同意吗?”

——“切~~书呆子!”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媒体上。以前写个豆腐块要是被人转载了,你的名字大体还会乖乖留转载的报刊上。同样是这些媒体,上了网就变样。在“信息爆炸”这个单词很流行的2003年前后,豆哥仔细观察一下,发现信息根本没有爆炸。

 

抄的,全是抄的。

 

当时豆哥还很纯洁啊,所以就纳闷了——既然是网站,那么和传统媒体相比最有优势的地方就是链接啊,为什么不提供链接非要整个儿粘过来呢?

 

——“切~~书呆子!”

 

然后就有人教育豆哥了,说土贼你懂个屁,数字时代要有代码思维——用户创造内容,谁写不重要,谁读才重要,所以传播为王作者已死,云云。

 

还真差点给唬住了~~好像真是那么回事儿啊。

 

 

后来,豆哥去了所谓代码思维的原产地,才发现人家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在米国,哪怕是最左派的版权理论家,也没说商业机构可以自动拥有转载权甚至可以不给署名。人家只不过是觉得私人下载一首歌就定额赔偿15万美刀太夸张了点。人家说传播为王,也只是要给服务者提供者细致的避风港,不是要给直接剪贴复制的内容提供者开绿灯。至于“用户创作内容”,哄鬼呢?有几个喜闻乐见的内容是用户创造的?有几个用户能坚持免费创造喜闻乐见的内容?

 

当然,米国滴月亮不是圆的。不管是骂豆哥土贼的兄弟还是土贼豆哥自己,都不应该拉米帝国主义作虎皮。

 

 

其实回头看看咱们的近代史,也许更容易理解为什么所谓“媒体自由转载权”在黄土地上不断流行。

 

话题太大,就不写论文了,简单点说,中文互联网和毛主席语录一样,诞生在一个把版权等同于稿费权的土地上。之所以那么多人抄并且还抄得有恃无恐,是因为从立法到执法、从思维到行动,都把收到稿费而不是禁止转载当成了制度的重点。

 

嗯嗯,版权法的目的是让创作者挣钱从而激励创作。但是,赚钱的机会从哪里来?不是规定稿酬权,而是规定禁止权。

 

在禁止权获得伸张的地方,你可以仅仅因为豆哥长得丑就禁止豆哥使用你的作品——敢用就交15万,并且还要承担律师费!与此同时,爱美的你又可以把自己的大作免费许可给豆嫂,哪怕仅仅因为豆嫂长得美。豆哥你不服来咬我啊,这就是禁止权和许可权!

 

当然,豆嫂想不想用你的作品是另一回事——作品的价值由市场决定,越是优秀的作品越抢手,越多豆嫂争着要,你能从豆嫂拿到钱,就是因为豆哥不敢违反禁止权。

 

渐渐地,能创作出优秀作品的大神的嫂子就多了。至于那些把创作的激情错当成创作能力的普通人,就是写得再多,市场也不会买账。

 

就这么简单。

 

 

可惜,禁止权的逻辑,在中国版权法中总是贯彻得不地道。相反,无论是当年最高院网络转载可不经许可的神解释(现已废除),还是所谓的稿酬转递机制,乃至最近著作权法修正中的讨论,都在强化稿酬获取权,弱化禁止权。

 

为什么在中国,稿费获取权被整得比版权禁止权更重要呢?这个太深入,豆哥胡乱说说:从制度渊源上看,这与把创作者当成劳动者、或者“脑力劳动者”的历史有点关系。

 

“脑力劳动者”以前不叫劳动者,叫知识分子,细分下来叫作曲家画家摄影家乃至历史学家文学家。你以为加上“脑力”两个字是为了显得跟搬砖头的不同吗?恰恰相反,这么称呼他们是为了给知识分子一个进入阶级队伍的机会。

 

当年阶级斗争形式严峻,各种家如果不被宣传成劳动者,成天家里待着汗都不流动动指头就挣钱搞得跟加藤哥一样,广大劳动人民会看不下去的啊。所以,给他们个机会,从创作者变成脑力劳动者,该上班上班,该拿稿费拿稿费,拿完了你该干嘛干嘛。至于你的作品,抱歉,不是你的,是广大人民的文化,该转就转,你还别不服气。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法律规定创作者有权要求署名和收取转载费,已经要感谢改革开放了。

 

——但是,没有强大的禁止权撑腰,神经病才会主动交钱给你。你想去主张稿酬可以啊,律师费谁付?调查费谁付?

 

现在,你知道为啥他们总是敢公开抄你了吧。

 

(摄影:Merlijn Hoek 创作共用:by-nc-nd)

-----------------------------------------

二一二时间

:豆哥的所有观点都是为了逗乐

:包括上面这句

想看更多血泪史?试试对法豆公众号回复“血泪史”。

-----------------------------------

请加微信号 fadoufadou 出品人 豆制品

Tags: 血泪史 抄袭 稿酬权 稿酬法

分类:专业日志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

[私密日志]私密日志

该日志是私密日志,只有管理员或发布者可以查看!
分类:寻闲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34

【按一按】本文写于2010年,沉寂许久后突然窜红,到处被转载。阅读量没有十万八千也有十万八千……哥不反对转载,高抬贵鼠留个名就好。再有,你别乱改啊。比如,有人贴上其它国家的会议图片做对比,这就在大是大非上犯了根本性错误嘛。豆哥要大声地提醒你:童鞋,你危险了!...险了!...了!...

 

好,进入正题(别急,视频链接在后边,读完再看更带感)

 

美国总统每年初都要到国会山向议员发表国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和其它国家一样,领袖演讲是会获得掌声的。作为长得帅嘴巴甜的同学,奥总当然能获得更多的掌声。以2010年为例,在七十分钟的演说中,他共获得八十次掌声,大部分还包括听众的起立致敬。

 

不过,本文的重点不是奥总,而是一群在演说过程中永远不鼓掌、不起立的人,无图无真相:

 

我们放大一点看:

 

穿着制服的很好认:军人。他们是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军人不干政,除了有关军队和国防之外的事务,不鼓掌。

 

然后是总统讲席下最正中位置,坐着一群老头老太太。他们是谁?

 

他们是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按惯例,大法官们是不会就演说中的任何内容鼓掌的。因为他们代表国家权力的另一端:司法公正

 

2010年的国情咨文中,奥总对最高法院的一个判决提出批评。该案中,最高法院九位法官以5:4作出判决,宣布一部法律违宪(这部法律禁止企业直接资助选举)。奥总说:

 

“我完全尊重三权分立。不过我相信,上星期最高法院的判决将打开利益输送的闸门,让包括外国公司在内的利益集团毫无限制地在我们的选举中兴风作浪!”

 

说完这段话后,全场几乎所有人起立欢呼鼓掌。九位大法官看上去一派老弱病残,但在掌声和人群的暴风骤雨中,我自岿然不动。只有Alito大法官的嘴角轻轻的抽动,低声说:“No, this is not ture”。颇有些“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

 

更有意思的是,Alito大法官的嘴角抽动随后成了众多评论家的文章主题。上面的那句“This is not ture true”就是媒体读唇后得到的答案 ——事实上,和奥巴马批评最高法院一样,Alito的喃喃自语也多少有些违背传统——判决之外,法官无言——足够平常看起来大大咧咧的美国人当热点新闻咀嚼一阵子了。

 

这,大概就是真正宪法精神上的司法独立吧——没有宪政的民主基本上会变成骚动,没有司法独立的宪政基本上会变成专制。鼓掌与不鼓掌的细节,以及奥巴马讲席旁的那群老人,或许是这场演讲秀中最值得我们领略的风景。

 

附一:那次演讲的视频链接(当然有字幕)

tudou.com/plcover/vGNq21G0q58/

 

附二:关于鼓掌那些事

 

掌声和起立致敬是国情咨文演讲的传统风景。通常有三类情况会获得掌声:

 

一是总统所提到的政策与某些议员的主张一致,他们就会起立鼓掌。民主党的奥总自然更能得到民主党的青睐。在谈到医疗改革、环保、允许同性恋参军等主张的时候,他轻松地获得了民主党人的掌声。

 

二是宣传某种可获得听众高度认可的价值观——例如下面一段话就博得了满堂彩:

 

“正如过去60年来一样,美国将继续采取措施(帮助他国)。这是因为我们的命运是和其他国家联系在一起的,同样也是因为这样做是正确的。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在这里集会时,一万多名美国人正在帮助海地人民恢复和重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和渴望上学的阿富汗女孩站在一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支持伊朗妇女上街游行的权利。美国,永远站在自由和人类尊严一边。”

 

三是能够凝聚国家精神、体现个人魅力的语言——例如在为自己的扩张性财政政策辩护的时候,奥巴马以中国和欧洲为例子敲打阻碍立法通过华盛顿政客:

 

“没有任何理由只有欧洲、中国拥有全球速度最快的高速铁路或者能生产清洁能源产品的新工厂……我无法接受美国成为二等国家!”

 

这样的豪言壮语自然也非常能打动骄傲的美国人。

------------------------

二一二时间

曾有人很生气地跳出来说,你看看7分40秒前后,谁说法官没鼓掌啦?!
壹:嗯?的确是啊,豆哥好尴尬哎。
贰:禅师出现了:切~~刚入场时总统什么都还没说,如果这时候就板脸,不是司法独立,是装逼。

------------------------

订阅法豆?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或者
在微信通讯录添加朋友:fadoufadou
订阅后回复“首页”可看到更多趣文

Tags: 大法官 法官 宪政 美国 法治

分类:寻闲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

卫星带你去家园私密日志

该日志是私密日志,只有管理员或发布者可以查看!
分类:寻闲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86

 

在这个全宇宙异地恋共同的节日里,豆哥携豆嫂祝大家“见君节”生活工作两不误哈!

杀手也有小学同学,豆哥当然也异过地恋。那时候通讯基本靠电话——俗话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在一分钟两块的压力下,你不快也不行啊。所以豆哥练就了快男三板斧:“宝贝吃了吗……没吃去吃吧……嗯嗯挂了啊…………”

在那段painful past里,一个很幸福的瞬间是第一次透过ICQ(不懂了吧,伊是QQ的外国穷亲戚)听到女盆友的声音——由于网速慢,耳机里传来的是深沉婉转带喉颤的男低音——“哥乌哦哦哦,我……额额额……肚呜呜……子饿饿饿。”

萝莉幻灭为大叔也就算了,最关键是没流量啊。那时候号称极速的网吧也就是10兆带宽,不要说豆哥那52K的小猫了。在“多图杀猫”的年代,传张照片就可以废掉你半钟头的撸功。至于小妮子的音容笑貌,大抵只能靠意念了。于是彼时豆哥常常语重心长痛兼彻心扉地建议那些企图启动异地恋模式的兄弟——现实点,下片儿吧——让小猫工作一晚上,运气好不断线的话,也能有个十几分钟的雅蔑蝶。

现如今的地球就不同了。我家楼下电信公司的光纤入户广告里,人家都不是用K用M算网速,用的是G。无线网速都可以让你听高质量的肖邦,更不用说装个摄像头就可以照顾地球那边养的狗。


女盆友们现在可开心了,摄像头里你的一举一动尽入眼帘,加装个喇叭的话,还能在你起劲打游戏的时候在背后发个海豚音吓死你。还Phone Sex?哥们你咋嫩老土?你多方连个线,下半身红色裤衩上半身灰色西装就可以远程见家长——也就是一个APP的事儿!

有速度才有激情,有时候的确是这样的。

不过,爱情这事还真不比下片儿,完全靠速度拼流量也不行。异地恋的牛逼之处在于:君在长江头我在长江尾,两人共饮一江水,哪管豆哥在中间洗裤腿。大批适龄青年能把异地恋修成正果靠的还真就是意念。这种意念打动你之处在于它必需是用心专一而非独孤求快。


比如大家都可以通过网络给远方的宝贝送个花,但是真正把网络送花和快递洋葱区分开的也不多。再比如所谓在线法律服务,真正在线的也就是电子邮件传递法律意见。至于给的建议好不好那还是得分人——豆哥跟金秀贤的区别,至今跟网速没什么直接关系。

有人远程恋爱终成眷属,也有人陌陌约泡家毁人离。速度和流量带来的究竟是什么,在上网之前还真得想一想。恋爱如此、产业创新如此、所谓互联网法治建设亦如此。

向法豆公众号(fadoufadou)回复“喝奶茶”或者“香港法治”,给你看一篇喝着奶茶说法治——香港法律文化漫笔


微信号fadoufadou 出品人:豆制品

Tags: 法豆血泪史 话本 血泪史 互联网

分类:寻闲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

如何喂养法豆

 

 

果喜欢宠物,那么你可能知道“法豆”是“法国斗牛犬”的昵称。但在中文互联网上,“法豆”同时是一个法律博客网站的名字(www.BLawgDog.com)。它始建于1999年,刚过了15岁的生日(15年了,真是神经病才能做到啊)。在那个网站上,你可以读到一个叫豆豆的神经病和他的朋友们15年来发表的各种东东,包括臭长臭长的论文、装模作样的评述、七荤八素的小说、大堆大堆的资料,以及有点神经的互联网趋势分析。


不过,手机上的新法豆和那个古董级的网站不同。在这里,法豆是一条与法律人生活有关的数字小宠物。它给你带来绝不端(zhuang)着(bi)的法律评论,平平常常的法律人故事以及用得着的小贴士。


这里不区分专业,只重组人群——比如擅长动之以理的律师要如何与喜欢晓之以情的法官交流;这里不解决问题,只提出问题——有什么专业问题,豆豆可以帮你喊一嗓子,但不负责解答;这里不分析伟大的案例,只八卦有趣的消息——比如哪几位大法官更喜欢逗人笑。


总之,大家平常写状子审案子都那么辛苦,豆豆就不再费大家的脑子了。


毕竟是宠物,所以你要宠它喂它。喂养豆豆的办法很简单:吐槽讲故事——把最近在法律生活中遇到的搞笑事件、奇葩人物,糗事轶事,或者把法律工作中总结的小贴士发给豆豆。发得越多,豆豆的唧歪会越有趣。


注意,小~贴~士即可(不要发博士论文哈)。比如,“某某中级人民法院出门左拐有个好吃的湘菜馆”或者“我在某个网站上查到最新最全的司法鉴定机构名单”之类的。如果你恰好手上有一篇回忆你的母校法学院或者你在某个律所实习的经历的小故事,也可以发给豆豆。然后,豆豆会用吃奶的力气帮你消毒、梳理、再排期分享给大家。

 


二时间


壹:这张小狗是我亲自拍的

贰:我没说它是法国斗牛犬,你咬我吧

 


微信号fadoufadou 出品人:豆制品

Tags: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法豆

分类:寻闲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

律师又不是说相声的

 现如今当个律师不容易,既要低头干活又要抬头宣传自己。比如,你要是木有个微博或者微信,那你都不好意思和邻居打招呼。这让豆哥想起十几年前,你要不在名片上印个QQ号,你都不敢说自己懂所谓的“新经济”。


不管在长度还是深度方面,QQ当然不能跟如今的社交媒体(简称SNS)相提并论。SNS的特点就是外表斯文,内里OPEN——在同学录上贴个照片,你觉得只有那么一小堆特定的朋友会看到照片和内容,但实际上你发的东西越有意思,就越容易被转发到各种你想都想不到,甚至想都根本不愿想的地方 。

更重要的是,律师不是说相声的。一方面不能随便乱说话,另一方面有时候又要说一些职业责任上必需说的话——前者会被专业的同行鄙视,后者又会被不专业的外行误解。再加上律师事务所可能会基于职业规范要求,有种种的利益冲突。这样整来整去,律师使用SNS这件事,还真可能被整得蛮复杂的了。


事情一复杂,那就不是法豆的长项啦。不过呢,如果你确实有兴趣,可以回复“我要社交”,你会收到一份英国律师协会提供的《律师使用网络社交媒体指南》。不一定都适用于中国律师,但参考参考还是可以的。


二一二时

壹:究竟管自己叫豆豆还是豆子,法豆纠结了很久。

贰:最后我决定叫豆哥,不同意的举手

 

微信号fadoufadou  出品人:豆制品 

Tags: 法豆微信 微信公众号 社交媒体

分类:寻闲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