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中大学生报] 案:高等法院判学生胜诉

  我曾经在不同帖子里提到过《中大学生报》“情色版”事件(点这里这里这里这里)。10月21日,香港高等法院作出了司法复核的判决。这里转载几个相关新闻。

  香港高等法院10月21日裁定:《明報》及中大學生報前總編輯,就去年情色版事件提出的司法覆核獲判勝訴,兼可獲得堂費。

  法官指,淫審處在評定一些文章及照片時,應個別每一件去處理,而不應一次過審批一大批物品。此外淫審處在評級時,理據也不清晰,所以裁定明報及中大學生勝訴。

  淫審處是在去年裁定兩期中大學生報的情色版為第二類不雅,《明報》其後轉載了部分內容,亦被評為不雅物品,明報及中大學生於是提出上訴。

  我曾经在不同帖子里提到过《中大学生报》“情色版”事件(点这里这里这里这里)。10月21日,香港高等法院作出了司法复核的判决。这里转载几个相关新闻。

  香港高等法院10月21日裁定:《明報》及中大學生報前總編輯,就去年情色版事件提出的司法覆核獲判勝訴,兼可獲得堂費。

  法官指,淫審處在評定一些文章及照片時,應個別每一件去處理,而不應一次過審批一大批物品。此外淫審處在評級時,理據也不清晰,所以裁定明報及中大學生勝訴。

  淫審處是在去年裁定兩期中大學生報的情色版為第二類不雅,《明報》其後轉載了部分內容,亦被評為不雅物品,明報及中大學生於是提出上訴。

——————————————-

明 報 : 有 助 新 聞 自 由

http://www.appleactionews.com/site/art_main.cfm?&iss_id=20081021&sec_id=6996647&art_id=11749448

  《明報》總編輯張健波指,「星期日生活」於2007年5月13日所刊登的專題報道,並非直接轉載《中大學生報》「情色版」,而是跟進該議題,透過不同作者的文章,討論事件引發的道德及制度問題,期望將議題深化。

  《明報》又謂,判決不但對淫審處往後的工作,有重要指示作用,對於政府正在進行的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檢討,更能提供具體的案例指引。

——————————————-

學生報前總編要求中大道歉

http://news.sina.com.hk/cgi-bin/nw/show.cgi/101/1/1/912340/1.html

2008-10-21

  高等法院裁定《明報》及《中大學生報》就情色版的評級,提出的司法覆核,獲判勝訴,推翻二級不雅的評級。淫褻及不雅物品審裁處,去年裁定兩期《中大學生報》內容二級不雅,而《明報》轉載學生報內容,亦被評為二級不雅。

  原訟庭法官林文瀚認為,涉及的刊物大部分都是文字,但審裁處判斷評級時,只是簡單指出圖片有問題,並未有指明佔大部分內容的文字,在那一部分有不雅成份。而情色版內亦刊載其他文章及廣告,原訟庭認為,審裁官一併評審,是違反《淫穢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所以裁定審裁處將有關情色版,以及《明報》的轉載列為二級不雅的評級都要推翻,而且毋須再覆核評級。

  《中大學生報》的代表與今屆的編輯都歡迎法庭的裁決,他們認為現時淫穢及不雅物品評審制度,評級後毋須要交代原因的方式,欠缺透明度,並且要求中大公開道歉。《中大學生報》前總編輯曾昭偉表示,歡迎法庭的裁決,批評淫審處評級程序粗疏及欠缺透明度,又指中大在事發後急於懲處學生,發出多封警告信,做法不當,要求校方公開道歉。而《中大學生報》的編輯部表示,仍然會繼續刊登情色版,亦會以一貫方針選取題材。

  另外,《明報》亦歡迎法庭的裁決。發言人表示,該報無意挑戰本港的司法制度,今次提出司法覆核是迫於無奈,因為實際上在今次事件中,他們認為《中大學生報》本身沒有大問題,如處理上出現問題,大家可以作出討論,而並非作出打壓。

"淫"或"不淫",由司法裁决来断

豆按:偶尔看到正义网2008年2月刊发的一篇采访稿。相关内容经修改后同时在《检察日报》2008年2月15日发出。作为文献用途,把它粘贴回来。其实,这篇介绍性的东西多些,更有意思、观点更集中的应该是另一篇:司法裁断与行政执法的困顿与解决

《"淫"或"不淫",由司法裁决来断》

"艳照门"事件中,多名香港网民因此被捕,罪名是"发布淫秽物品"。香港警务处刑事及保安处处长李家超时表示,无论是发布此类照片,还是在互联网上转载照片均属违法。法豆在香港研习网络法,为正义网读者介绍香港这方面的法律。

问:在香港,"发布淫秽物品"罪具体是怎么规定的?"淫秽物品"是怎么界定、分级的?犯罪的主体是指网站还是网民?

豆按:偶尔看到正义网2008年2月刊发的一篇采访稿。相关内容经修改后同时在《检察日报》2008年2月15日发出。作为文献用途,把它粘贴回来。其实,这篇介绍性的东西多些,更有意思、观点更集中的应该是另一篇:司法裁断与行政执法的困顿与解决

《"淫"或"不淫",由司法裁决来断》

"艳照门"事件中,多名香港网民因此被捕,罪名是"发布淫秽物品"。香港警务处刑事及保安处处长李家超时表示,无论是发布此类照片,还是在互联网上转载照片均属违法。法豆在香港研习网络法,为正义网读者介绍香港这方面的法律。

问:在香港,"发布淫秽物品"罪具体是怎么规定的?"淫秽物品"是怎么界定、分级的?犯罪的主体是指网站还是网民?

答:据我所知,香港的法律中,没有"淫秽"的概念,而只有"淫亵"和"不雅"的概念,而且"淫亵"和"不雅"也是不同的。根据香港法例第390章,即《淫亵及不雅物品管制条例》,信息内容被分为三级:第一级指"既非淫亵也非不雅"的物品,可任意传播;第二级指"不雅"的物品,如果属于这类物品,则禁止向18岁以下的青少年发布、也不得公开展示,否则可被判处罚款四十万港币及监禁十二个月。第三级(这里的"三级"和通常所说的"三级片"不是一个概念,香港的电影分级标准规定在《电影检查条例》中,"三级片"实际上与这里的第二级"不雅物品"更有类似之处)指"淫亵"的物品,如果属于这类物品,则彻底禁止公开传播–任何人(a)发布淫亵物品;(b)管有淫亵物品以供发布;或(c)输入淫亵物品以供发布,则不论他是否知道该物品是淫亵物品,均属犯罪,可处罚款港币一百万元及监禁三年。而且,上述罚则都是对首次犯罪而言的,如果是累犯,则可能导致更严重的刑罚。 香港法律中有单位犯罪的规定,但关于淫亵及不雅物品的罪行只涉及自然人。换句话说,如果网站的经营者是法人,且这个法人的管理者发放或者指令下属发放,也只处罚管理者。至于"网站",我们必须明白,网站和照片一样,只是一个客体,如果一个网站中有淫亵内容,这个网站本身可能成为"淫亵物品"。当然,由于网站是交互性的动态存在,所以网站的举办者有可能不能控制其中的所有内容,这一点上,无论是香港还是其它一些国家的立法,都规定有"安全港"的免责制度。在我们讨论的这个事件中,也不涉及这方面的问题。

问:香港这样立法的出发点是什么?有什么样的总的原则?

答:香港立法的出发点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但综观《淫亵及不雅物品管制条例》可以发现,这部法律的重点并不在于从实体上规定哪种物品属于"淫亵"或"不雅",换句话说,它里头并没有具体规定诸如露到什么程度、包含什么动作的图片是二级或三级的,而只是在一个题为"审裁处指引"的条文中,规定了作为司法机构的"淫亵及不雅物品审裁处"在确定物品类别时,应考虑:社会人士普遍接受的道德礼教标准;物品或事物整体上的显著效果;发布的对象;公开展示的处所和可能的对象;传播物品的真正目的等方面的因素。与此同时,这部条例花了大量篇幅规定了"淫亵及不雅物品审裁处"的建立规则和审裁程序,包括审裁委员的选任、审判权的内容、审裁委员及其他人的豁免权、物品呈交审裁处的方式、发出评定类别的通知、没收的程序、销毁相关物品的方式等。换句话说,这个法律的重心在于对程序正义的追求,强调通过司法裁决来判断"淫"与"不淫",进而予以分别的法律处理。

问:联系类似的案件,介绍一下香港法律文化的背景。在艳照门事件中,香港民众有什么样的心态?

答: 如上所述,香港法律强调通过程序公正实现实质正义。一个物品究竟是否包括"淫亵"或者"不雅"内容,需要由经过特殊程序建立的司法机构,根据独立的司法程序予以认定,而不是由当事人来认定,也不是执法机关、甚至不是普通民众。假如一张照片的确属于"淫亵"物品,那么也是由法院来对行为人是否犯罪作出决定。警察的权力其实是比较小的。 关于香港民众的心态问题,我回答不了,可能见仁见智吧。

问:香港司法机关在对待明星与普通人的"艳照"有没有什么区别。

答:这一点我掌握的资料不足,答不上来。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比较忙,对有关此事的舆论了解得非常有限。当然我个人认为,不管照片中的人是谁,执法机关和司法机关都应当秉持相同的标准。选择性执法必然对民众的法治信念产生伤害。 所谓"选择性执法",是指执法部门并非在所有时候,或对所有违法行为进行处罚,而只是选择性地,在部分时候、对部分违法行为进行处罚的现象。 选择性执法并非都是执法机关的错。有时候,客观上由于执法成本太大、执法力量不足、法律本身所订标准过高、不切合实际等原因,会导致执法机关无力去纠正所有非法行为,而不得不采用选择性执法的手段。典型的例子就是交通违章–客观地讲,无论警察有多少,无论技术手段多先进,交通违章都无法完全杜绝。即使是在香港这个交通管理水平堪称亚洲乃至世界一流的城市,行人甚至机动车违章的现象,也还是大量存在。警察只能尽己所能,对自己发现了的交通违章行为进行处罚,这是无奈的,也是必然的。 除了客观性的选择性执法之外,还有主观性的选择性执法。在客观上无法对所有违法行为进行处罚的条件下,行政机关主观上的选择性执法就成为了可能。比较过分的,是执法者与部分人有矛盾,或者与某个当事人之间有利益关系,从而专门选择或者不选择他们来执法。这种情形在许多地方非常普遍,我个人认为是非常不好的,因为它直接损害了整个社会对法治的信心。即使是客观原因造成的选择性执法,被处罚的人也总是会有"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抱怨–为什么别人违法你们不管,我违法你们就管。所以,无论原因是否正当,选择性执法本身的弊端都不可忽视。尽量减少选择性执法发生的几率,尤其是约束那些纯粹主观的选择性执法的发生,是法制进步过程中必须予以解决的问题。

问:比较一下大陆的法律,可不可以说,香港在这方面更为宽松一些?

答: 我不认为香港在这方面的法律更为宽松,如果非要说宽松,也是因为法律规则更严谨、立法技术更高超而形成的"宽松"。我国内地的法律制度,是对所有含有"淫秽"内容的信息一概禁绝,但却没有考虑到何为"淫"、何为"不淫",在任何社会都很难一概而论。香港法律通过分级制度、完善的程序规则,对与性相关的信息内容进行管制,尽管在实体上没有明确地说明诸如露到哪一步才算淫亵,但却从程序方面最大限度地保证了法律的公正性。对于网络上传播的淫秽信息而言,一概禁绝不但非常困难,而且还可能造成大量的选择性执法,因此相关的法律制度,必须由专业人员进行精细设计,绝不可大而化之地简单规定。 我国一些规章中,规定浏览到淫秽内容的信息也属于违法,这种规则表面上似乎有助于维护社会道德风气,但事实上是非常难以执行的过高标准的法律,必然导致选择性执法的出现。

问:公开发布和私下传递是否都属于传播?两者之间怎么界定?香港立法和司法有没有什么可以借鉴的?

答:公开发布和私下传递当然都属于传播。在香港法律中,使用的是"公开展示"和"发布"两个概念。前者是指:在以下地方展示或可从以下地方看见(a)任何公众街道、公众码头或公园;(b)公众人士(凭缴费或其他方式)可进入或获准进入的任何地方,但公众人士须缴付完全用于参观或包括用于参观所展示不雅事物的费用方可获准进入的地方除外。后者是指(a)将物品派发、传阅、出售、出租、交给或出借予公众人士或部分公众人士;(b)就以下物品来说─(i)内容属于或含有供观看数据的物品;或(ii)性质是录音或是录有一幅或多幅图像的影片、录像带、纪录碟或其他纪录的物品,将该等物品向公众人士或部分公众人士或为公众人士或部分公众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朋友个人之间私下传播,显然不属于这些情形。但是,不属于这些情形,只意味着不违反《淫亵及不雅物品管制条例》,并不意味着一定是合法的–个人的行为仍然需要符合有关隐私权、名誉权等方面的规则。 如果说有值得借鉴的地方的话,主要是法律技术方面。香港法律对任何一个概念都有非常明确统一的定义,司法机关、执法机构和公众都可以较为容易地判断行为是否违法。一般而言,法律标准越是适合社会现实(不但不能过低,而且也不能过高)、越是精细,选择性执法的几率越低。这个方面,非常值得内地的相关信息安全立法借鉴。

司法裁断与行政执法的困顿与解决

  前两天在《检察日报》上,把香港有关淫亵与不雅物品的制度大致说明了一下(点这里看)另一个更详细的版本)。大体意思是:与内地相比,香港的制度相对成熟,以司法为核心,通过程序正义达到实质公正的思路值得借鉴。这些都是就制度解释制度。

  之所以就制度解释制度,是因为篇幅有限。那么短的篇幅里很难说清,弄得不好,还可能让人会错意,以为是在说香港法律不好——几年来,我渐渐相信有良法与恶法之分(至少在相对意义上),比如香港的淫亵与不雅管制法律,就比内地的成熟良好。

  但是,即使是这种相对良好的法制,在遇到极端情形时,也还是会遭遇困顿。香港法律对淫亵与不雅品的管制在大的原则上没问题,但在具体的地方,仍值得反思。

  根据香港的法律,一件东西是否属于淫亵或者不雅,需要经过司法裁断作出最终定性。同时,根据法律的规定,如果发布者自己不确定自己发布的信息是否淫秽,应该事先主动把要发布的东西送到审裁处(这是个tribunal,是司法机构)评价。而如果你没有提交审裁就发布了,此后如果司法裁断为淫亵,那么你照样要承担相关刑事责任。如果审裁后,被评定为二级或三级,不是说就完全禁止传播,而是对传播的范围和方式有了限制(注意,传播和公开传播有区别)。这种制度设计,对发布信息的人来讲,是合理的——无论你的价值观与大众多么地不同,你至少应该了解大众的一般价值观,因为“发布”的对象是公众,所以如果一般价值观都认为这个照片很黄很暴力,你还是发布出去,那就不是一句很傻很天真能免责的了。

  前两天在《检察日报》上,把香港有关淫亵与不雅物品的制度大致说明了一下(点这里看)另一个更详细的版本)。大体意思是:与内地相比,香港的制度相对成熟,以司法为核心,通过程序正义达到实质公正的思路值得借鉴。这些都是就制度解释制度。

  之所以就制度解释制度,是因为篇幅有限。那么短的篇幅里很难说清,弄得不好,还可能让人会错意,以为是在说香港法律不好——几年来,我渐渐相信有良法与恶法之分(至少在相对意义上),比如香港的淫亵与不雅管制法律,就比内地的成熟良好。

  但是,即使是这种相对良好的法制,在遇到极端情形时,也还是会遭遇困顿。香港法律对淫亵与不雅品的管制在大的原则上没问题,但在具体的地方,仍值得反思。

  根据香港的法律,一件东西是否属于淫亵或者不雅,需要经过司法裁断作出最终定性。同时,根据法律的规定,如果发布者自己不确定自己发布的信息是否淫秽,应该事先主动把要发布的东西送到审裁处(这是个tribunal,是司法机构)评价。而如果你没有提交审裁就发布了,此后如果司法裁断为淫亵,那么你照样要承担相关刑事责任。如果审裁后,被评定为二级或三级,不是说就完全禁止传播,而是对传播的范围和方式有了限制(注意,传播和公开传播有区别)。这种制度设计,对发布信息的人来讲,是合理的——无论你的价值观与大众多么地不同,你至少应该了解大众的一般价值观,因为“发布”的对象是公众,所以如果一般价值观都认为这个照片很黄很暴力,你还是发布出去,那就不是一句很傻很天真能免责的了。

  但是,这种对发布者而言合理的制度安排,如果对执法者行为的设计中也拿来照搬就不那么合理了。一方面,如果执法者在司法机关判定淫秽前,依据自己的判断,去确定物品的法律属性,并且根据这种认定去进行抓捕和检控,那么这无异于代替司法机关对物品的淫秽与否作出裁决,从而完全违背整个制度的原则。另一方面,如果必须等待司法机构对物品的法律属性确定后才采取行动,那么很可能由于程序上的时间消耗,而导致事态的恶化。

   于是,实践中的矛盾就产生了。诸如明星艳照一类事件中,警察陷于尴尬的境地——如果不立即杜绝而等待司法决断,可能会被骂为行政犬儒主义,如果出手抓人,又可能(并且的确已经)被指责为选择性执法。

  那么,解决的方法是什么呢?两条思路。一是让警察获得对淫秽与否的行政裁决权,然后用事后的司法裁判来纠错;二是继续贯彻现有制度的原则,对制度进行调整。

  事实上,第一种方法在香港法律中是有的,那就是所谓的“暂定评级”的制度。只不过,暂定评级的主体仍然是司法机构。其思路是司法行政化,在接到举报后较短的时间内,不开庭就对物品作出一个暂定的评级。我猜这个思路的设计初衷就是为了减少司法程序迟滞所带来的弊端。但是,这种暂定评级本身的合法性是值得质疑的。表面上,行政裁决可以由之后的司法裁判来纠错,但有些事是无法纠错的——例如对人身自由的限制。

  细看这次八卦事件中被检控后又被撤消控罪的钟亦天案,有一个关键事实:被告在被警察抓了之后,自己承认自己上载的是淫亵照片。而警方的惯例是,如果被告自己都认为自己发布淫亵品,那么在检控前就不再把相关照片送到审裁处评级。可惜,那张照片被《明报》送去评级后,恰好被暂定为“不雅”而非“淫亵”,导致控方不得不撤消检控。

  于是,审裁处的审裁标准问题,在这次事件中被推到了前台。警察方面开始抱怨现有法律欠缺清晰。甚至有担任审裁员的人都对这种看法予以支持。这种想法可以理解,却非常危险——何为“淫”、何为“不淫”,在任何社会都很难一概而论,只能通过程序上的公正(审裁员的选任、裁决过程的透明和可质疑等等方面)去追求实质上的正义。香港法例中强调程序公正的原则本是十分优良的,现在真正遇到的问题不是这个原则产生的,而恰恰是执法机构没有以这个原则作为出发点去行事。已经有学者指出:“警方如不服淫審處暫時評級可提出反對,可申請展開全面聆訊。”现在在审裁处作出暂定评级后,就仓促撤消指控,其实和当时不将照片送检一样,是又一次的不合理行为。我个人觉得,这些行为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执法者一直没有认识到,在淫亵物品管制上的立法思路,本就是通过程序正义去谋求实质公正的。也只有认识到这一点,才能在检讨立法的过程中保持合理的思路——不是去强化行政权力和实体标准以图一时的方便,而是强化程序的严密性去减少错案的发生。

  总而言之,只有继续贯彻现有的思路,才能使法律问题非政治化,才能使法制进步。需要检讨的,恰恰不是审裁处司法裁决的原则,而是具体执法过程中违背这个原则的做法和思路。

香港与内地信息内容管制方式的比较和反思

香港与内地信息内容管制方式的比较和反思——由《中大学生报》“情色版”事件说起
 
  文 / 法豆
 
  一、事件:《中大学生报》的“情色版”
  《中大学生报》(下称学生报)是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旗下的一份报纸。五月初以来,这份创刊三十八年来一直保持激进风格的学生报纸,因其“情色版”所刊内容大胆而在全香港范围内引起争议,成为近期香港舆论的焦点之一。
  “情色版”是学生报2006年底增加的栏目,该版以与“性”有关的问题为主题,内容包括性知识问答、情色小说,与性有关的电影、书籍的介绍及性心理调查问卷等。一些持较保守观念的人认为“情色版”内容过火,而且其中涉及变态、乱伦等极不雅的内容,在大学里分发更不合适。五月初,香港政府负责出版物内容管制的“影视及娱乐事务管理处”(下称影视处)接到多宗针对学生报的投诉,管理处随即根据相关法律,将《中大学生报》提交“淫亵物品审裁处”(下称审裁处)评定级别。中文大学校方则一边登报声明学校不负责学生报的编辑事务,将严正处理此事,一边向学生报出版委员们发出警告信。五月十五日,审裁处发出公告,将《中大学生报》今年二月号及三月号两份刊物,以及一月号和二月号的网上版本暂定为“第二级”(不雅)物品,同时被评为“第二级”的,还有著名的成人杂志《藏春阁》。
  按照学生报编委会的说法,之所以设立“情色版”,是为了传播性知识、探讨不同的性观念和性取向,在大学里营造和开拓讨论性与欲望等问题的空间,并不是渲染色情。他们将自己比喻为《皇帝的新衣》中的诚实小孩,认为自己并非诲淫,而是让有关性问题的论述更多元化,将这些东西和市面上的“咸书”评为同一级别,非常不合理。他们举办论坛、在网络上发表声明,甚至到相关机构抗议。在被暂定为不雅物品后,学生报已提出复核的申请,相关聆讯(即听证会)将于七月公开进行。以学生报为导火索,香港社会对信息内容管制的争论也逐渐升温,先是香港明报因引用和分析学生报而遭到投诉,也被审裁处暂定为不雅,然后是影视处收到数千宗针对《圣经》的投诉,指其涉及不雅内容,但并未将其提交审裁处。此外,香港许多报刊也都先后遭到投诉。社会舆论从争论对性问题的态度和与性相关的言论尺度问题,延伸至出版、言论自由、传媒的社会责任、学术自主、教育制度、政府机关的行为尺度等多个主题。
 
  二、规则:香港以司法裁决为核心的信息内容管制模式
  香港的信息内容管制法律主要包括几个方面,一是报刊及通讯社的注册、报刊发行人牌照的发出及相关事宜,主要规定在香港法例第268章《本地报刊注册条例》及相关规例中。二是与电影的上映、某些类别的影片的发布限制,电影的分级标准和分级程序等有关的事宜,主要进行规定在香港法例第392章《电影检查条例》中。三是对包含淫秽、暴力或其它不当内容的物品的认定,分级和管制规则,主要规定在香港法例第390章《淫亵及不雅物品管制条例》及相关规例和规则,中大学生报事件,涉及的主要是这个方面。
  《淫亵及不雅物品管制条例》将内容分为三级,对包括第一级内容(既非淫亵也非不雅)的物品,可任意传播;对属于第二级(不雅)的物品,则禁止向18岁以下的青少年传播、也不得公开展示;对属于第三级(淫亵)的物品,则禁止传播(这里的“三级”和通常所说的“三级片”不是一个概念,香港的电影分级标准规定在《电影检查条例》中,“三级片”实际上与这里的第二级“不雅物品”更有类似之处)。至于何为“淫亵”、何为“不雅”,则并没有进行具体确定,只是在一个题为“审裁处指引”的条文中,规定审裁处在确定类别时,应考虑(a)社会人士普遍接受的道德礼教标准、(b)物品或事物整体上的显著效果、(c)发布的对象、(d)公开展示的处所和可能的对象、(e)传播物品的真正目的等方面的因素。
  相反,条例花了大量篇幅规定了作为司法机构的“淫亵及不雅物品审裁处”的建立规则和审裁程序,包括审裁委员的选任、审判权的内容、审裁委员及其他人的豁免权、相关犯罪行为、物品呈交审裁处的方式、暂定类别的程序、当事人对暂定类别不服后公开聆讯的规定、发出评定类别的通知、发布公告的方式、资料库的建立、上诉的程序、搜查令的颁发程序、海关和警察的权限、没收的程序、销毁相关物品的方式等。
根据条例的规定,《中大学生报》一旦在公开聆讯后被确证为不雅物品,那么未经批准的派发行为即属犯罪,学生报主编及相关人员将面临最高四十万港币的罚金和十二个月的监禁。
 
  三、比较:内地以行政为主导的信息管制模式
  中国内地众多有关出版、印刷、信息传播的法律法规中都对含有淫秽内容物品的制作和传播行为作出了禁止性规定,《刑法》中也规定了严厉的惩罚措施。总的来看,内地对淫秽信息的控制比香港更为严格。这种区别,首先当然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法制体系中的一些核心价值观的差异有关。不过这不妨碍我们在规则层面,对具体问题进行比较。观察两种不同法制环境下的不同立法和执法思路及其利弊。
  综观内地的淫秽信息管制规范,最大的特色是行政主导。淫秽物品的检查、认定、没收、处罚(除了刑事部分外)与出版准入、网络信息传播管理等制度紧密结合,由各相关行政机关予以控制。在认定方面,1988年国家新闻出版署的《关于认定淫秽及色情出版物的暂行规定》(下称暂行规定)对“淫秽和色情出版物”进行了定义,并列出了七项具体的判断标准。在暂行规定中,也提及有关认定的机构的问题,即由新闻出版署组织有关部门的专家组成淫秽及色情出版物鉴定委员会,承担淫秽出版物、色情出版物的鉴定工作。但这种规定其实并未赋予认定机构法律上的裁决权利,并且不具备司法裁决中的两造对抗特点。如果当事人认为新闻出版署的认定不正确,也只能在不停止行政处罚的条件下,通过行政诉讼或行政复议的方式来获得申辩的机会。
 
  四、反思:信息内容管制的模式选择
  在法律语境下,正义有两种表现形式:一是实质正义、二是形式正义,而形式正义又可分为程序公正和形式公正两个方面。比较香港与内地的信息内容管制法律,可以发现香港的制度强调程序公正,通过司法裁决来判断“淫”与“不淫”,进而予以分别的法律处理。内地的体制则力图通过对实质性构成要件的界定直接指导行政执法,缺乏对程序的规范。那么究竟哪一种模式更好呢?
  其实,何为“淫”、何为“不淫”,在任何社会都很难一概而论,特别是对于类似“情色版”一类处于模糊地带的内容,不同价值观和文化背景的人可能会作出截然不同的判断,“实质正义”因而也就成为一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东西。界定“淫秽”并非如想象般容易——再具体的标准,也很难完整的包容各种情形。对于如此困难和需要个案判断的话题,如果采用实质性规范的思路,由行政机关直接进行判断和处罚,只会造成两个后果:一是因为标准不可避免的模糊,而使所谓“软黄色”信息四处泛滥;二是为行政机关选择性执法提供便利,进而使人们回避本来有益的话题,甚至谈“性”色变。中大学生报的个案之所以愈演愈烈,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中文大学校方在司法裁决前,就急忙对学生作出负面评价,而影视处有选择地送检相关信息,也引起人们对形式公正的疑虑。
  必须认识到,“性”从来就是和爱情、健康、家庭、社会密切联系的人生重要组成部分,人们不可能不思考、不谈论它。在对此类信息的管制上,追求实质正义的最佳途径恰恰是对形式正义的强调。只有提供充分、明确和可纠错的程序,同时保证任何一种价值观都可以在相同程序下获得表达,才能融合各方观点、维护社会稳定,也才能建立人们对法治的信念。基于这一理念,笔者认为,应该将保障个案公正公平的司法认定程序(或者类似行政听证一类的“准司法”)作为信息内容管制的核心。与此同时,建立分级管理制度,将可能导致青少年误解但对成人无害的信息予以明确标识,并限制其流通方式和范围,从而提高执法的效率和准确性。在这一新的体系下,思想的自由和正当信息的传播才能最大限度地获得尊重,而行政机关的注意力也才能集中到对已经被认定为淫秽的信息的查处上,而不必再身兼认定与执法的双重角色。
 
(本文经整理完善后,发表于《检察日报·绿海副刊》,点这里看)
香港与内地信息内容管制方式的比较和反思——由《中大学生报》“情色版”事件说起
 
  文 / 法豆
 
  一、事件:《中大学生报》的“情色版”
  《中大学生报》(下称学生报)是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旗下的一份报纸。五月初以来,这份创刊三十八年来一直保持激进风格的学生报纸,因其“情色版”所刊内容大胆而在全香港范围内引起争议,成为近期香港舆论的焦点之一。
  “情色版”是学生报2006年底增加的栏目,该版以与“性”有关的问题为主题,内容包括性知识问答、情色小说,与性有关的电影、书籍的介绍及性心理调查问卷等。一些持较保守观念的人认为“情色版”内容过火,而且其中涉及变态、乱伦等极不雅的内容,在大学里分发更不合适。五月初,香港政府负责出版物内容管制的“影视及娱乐事务管理处”(下称影视处)接到多宗针对学生报的投诉,管理处随即根据相关法律,将《中大学生报》提交“淫亵物品审裁处”(下称审裁处)评定级别。中文大学校方则一边登报声明学校不负责学生报的编辑事务,将严正处理此事,一边向学生报出版委员们发出警告信。五月十五日,审裁处发出公告,将《中大学生报》今年二月号及三月号两份刊物,以及一月号和二月号的网上版本暂定为“第二级”(不雅)物品,同时被评为“第二级”的,还有著名的成人杂志《藏春阁》。
  按照学生报编委会的说法,之所以设立“情色版”,是为了传播性知识、探讨不同的性观念和性取向,在大学里营造和开拓讨论性与欲望等问题的空间,并不是渲染色情。他们将自己比喻为《皇帝的新衣》中的诚实小孩,认为自己并非诲淫,而是让有关性问题的论述更多元化,将这些东西和市面上的“咸书”评为同一级别,非常不合理。他们举办论坛、在网络上发表声明,甚至到相关机构抗议。在被暂定为不雅物品后,学生报已提出复核的申请,相关聆讯(即听证会)将于七月公开进行。以学生报为导火索,香港社会对信息内容管制的争论也逐渐升温,先是香港明报因引用和分析学生报而遭到投诉,也被审裁处暂定为不雅,然后是影视处收到数千宗针对《圣经》的投诉,指其涉及不雅内容,但并未将其提交审裁处。此外,香港许多报刊也都先后遭到投诉。社会舆论从争论对性问题的态度和与性相关的言论尺度问题,延伸至出版、言论自由、传媒的社会责任、学术自主、教育制度、政府机关的行为尺度等多个主题。
 
  二、规则:香港以司法裁决为核心的信息内容管制模式
  香港的信息内容管制法律主要包括几个方面,一是报刊及通讯社的注册、报刊发行人牌照的发出及相关事宜,主要规定在香港法例第268章《本地报刊注册条例》及相关规例中。二是与电影的上映、某些类别的影片的发布限制,电影的分级标准和分级程序等有关的事宜,主要进行规定在香港法例第392章《电影检查条例》中。三是对包含淫秽、暴力或其它不当内容的物品的认定,分级和管制规则,主要规定在香港法例第390章《淫亵及不雅物品管制条例》及相关规例和规则,中大学生报事件,涉及的主要是这个方面。
  《淫亵及不雅物品管制条例》将内容分为三级,对包括第一级内容(既非淫亵也非不雅)的物品,可任意传播;对属于第二级(不雅)的物品,则禁止向18岁以下的青少年传播、也不得公开展示;对属于第三级(淫亵)的物品,则禁止传播(这里的“三级”和通常所说的“三级片”不是一个概念,香港的电影分级标准规定在《电影检查条例》中,“三级片”实际上与这里的第二级“不雅物品”更有类似之处)。至于何为“淫亵”、何为“不雅”,则并没有进行具体确定,只是在一个题为“审裁处指引”的条文中,规定审裁处在确定类别时,应考虑(a)社会人士普遍接受的道德礼教标准、(b)物品或事物整体上的显著效果、(c)发布的对象、(d)公开展示的处所和可能的对象、(e)传播物品的真正目的等方面的因素。
  相反,条例花了大量篇幅规定了作为司法机构的“淫亵及不雅物品审裁处”的建立规则和审裁程序,包括审裁委员的选任、审判权的内容、审裁委员及其他人的豁免权、相关犯罪行为、物品呈交审裁处的方式、暂定类别的程序、当事人对暂定类别不服后公开聆讯的规定、发出评定类别的通知、发布公告的方式、资料库的建立、上诉的程序、搜查令的颁发程序、海关和警察的权限、没收的程序、销毁相关物品的方式等。
根据条例的规定,《中大学生报》一旦在公开聆讯后被确证为不雅物品,那么未经批准的派发行为即属犯罪,学生报主编及相关人员将面临最高四十万港币的罚金和十二个月的监禁。
 
  三、比较:内地以行政为主导的信息管制模式
  中国内地众多有关出版、印刷、信息传播的法律法规中都对含有淫秽内容物品的制作和传播行为作出了禁止性规定,《刑法》中也规定了严厉的惩罚措施。总的来看,内地对淫秽信息的控制比香港更为严格。这种区别,首先当然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法制体系中的一些核心价值观的差异有关。不过这不妨碍我们在规则层面,对具体问题进行比较。观察两种不同法制环境下的不同立法和执法思路及其利弊。
  综观内地的淫秽信息管制规范,最大的特色是行政主导。淫秽物品的检查、认定、没收、处罚(除了刑事部分外)与出版准入、网络信息传播管理等制度紧密结合,由各相关行政机关予以控制。在认定方面,1988年国家新闻出版署的《关于认定淫秽及色情出版物的暂行规定》(下称暂行规定)对“淫秽和色情出版物”进行了定义,并列出了七项具体的判断标准。在暂行规定中,也提及有关认定的机构的问题,即由新闻出版署组织有关部门的专家组成淫秽及色情出版物鉴定委员会,承担淫秽出版物、色情出版物的鉴定工作。但这种规定其实并未赋予认定机构法律上的裁决权利,并且不具备司法裁决中的两造对抗特点。如果当事人认为新闻出版署的认定不正确,也只能在不停止行政处罚的条件下,通过行政诉讼或行政复议的方式来获得申辩的机会。
 
  四、反思:信息内容管制的模式选择
  在法律语境下,正义有两种表现形式:一是实质正义、二是形式正义,而形式正义又可分为程序公正和形式公正两个方面。比较香港与内地的信息内容管制法律,可以发现香港的制度强调程序公正,通过司法裁决来判断“淫”与“不淫”,进而予以分别的法律处理。内地的体制则力图通过对实质性构成要件的界定直接指导行政执法,缺乏对程序的规范。那么究竟哪一种模式更好呢?
  其实,何为“淫”、何为“不淫”,在任何社会都很难一概而论,特别是对于类似“情色版”一类处于模糊地带的内容,不同价值观和文化背景的人可能会作出截然不同的判断,“实质正义”因而也就成为一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东西。界定“淫秽”并非如想象般容易——再具体的标准,也很难完整的包容各种情形。对于如此困难和需要个案判断的话题,如果采用实质性规范的思路,由行政机关直接进行判断和处罚,只会造成两个后果:一是因为标准不可避免的模糊,而使所谓“软黄色”信息四处泛滥;二是为行政机关选择性执法提供便利,进而使人们回避本来有益的话题,甚至谈“性”色变。中大学生报的个案之所以愈演愈烈,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中文大学校方在司法裁决前,就急忙对学生作出负面评价,而影视处有选择地送检相关信息,也引起人们对形式公正的疑虑。
  必须认识到,“性”从来就是和爱情、健康、家庭、社会密切联系的人生重要组成部分,人们不可能不思考、不谈论它。在对此类信息的管制上,追求实质正义的最佳途径恰恰是对形式正义的强调。只有提供充分、明确和可纠错的程序,同时保证任何一种价值观都可以在相同程序下获得表达,才能融合各方观点、维护社会稳定,也才能建立人们对法治的信念。基于这一理念,笔者认为,应该将保障个案公正公平的司法认定程序(或者类似行政听证一类的“准司法”)作为信息内容管制的核心。与此同时,建立分级管理制度,将可能导致青少年误解但对成人无害的信息予以明确标识,并限制其流通方式和范围,从而提高执法的效率和准确性。在这一新的体系下,思想的自由和正当信息的传播才能最大限度地获得尊重,而行政机关的注意力也才能集中到对已经被认定为淫秽的信息的查处上,而不必再身兼认定与执法的双重角色。
 
(本文经整理完善后,发表于《检察日报·绿海副刊》,点这里看)

《中大学生报》事件进展

  《中大学生报》的网站无法访问了,不知道是官方关闭的还是被拒绝服务式攻击导致的。学生报最近遭到狂轰滥炸,说其中的文章涉及淫秽,然后香港有关行政当局根据程序进行调查,将学生报其中几期定为和《藏春阁》等色情杂志同一级别的“二级”刊物,引发学生强烈反弹,接着又有人假冒校长签名声讨学生报,最搞的是,有208人向行政当局举报《圣经》不雅,指其中涉及强奸、吃粪便、吃人肉等内容,事情闹得越来越大,《大公报》等报纸自己惹的事,现在造成社会分化,收不了场,又跳出来谈稳定,相当地弱智,还不如嘻嘻TV,建议领导对其季度考核为“不合格”,免发奖金。

  在中大内地学生学者的“人间仙境BBS”(BTW,这个BBS竟然实名制)上,有一个帖子非常典型地体现出一些中国人发自内心的管控言论的欲望。这个帖子的发起人显然是针对论坛中活跃的一个叫Millren的性别研究者而去的,但这个性别研究者很冷静地在参与讨论。全帖之中,

  《中大学生报》的网站无法访问了,不知道是官方关闭的还是被拒绝服务式攻击导致的。学生报最近遭到狂轰滥炸,说其中的文章涉及淫秽,然后香港有关行政当局根据程序进行调查,将学生报其中几期定为和《藏春阁》等色情杂志同一级别的“二级”刊物,引发学生强烈反弹,接着又有人假冒校长签名声讨学生报,最搞的是,有208人向行政当局举报《圣经》不雅,指其中涉及强奸、吃粪便、吃人肉等内容,事情闹得越来越大,《大公报》等报纸自己惹的事,现在造成社会分化,收不了场,又跳出来谈稳定,相当地弱智,还不如嘻嘻TV,建议领导对其季度考核为“不合格”,免发奖金。

  在中大内地学生学者的“人间仙境BBS”(BTW,这个BBS竟然实名制)上,有一个帖子非常典型地体现出一些中国人发自内心的管控言论的欲望。这个帖子的发起人显然是针对论坛中活跃的一个叫Millren的性别研究者而去的,但这个性别研究者很冷静地在参与讨论。全帖之中,没有任何淫秽的内容,贯穿始终的,除了对性别研究者偶尔和常见的、带有挑衅性质的话外,并未超越什么东西,可惜这个版的斑竹忘记了帖子的发起人并非那个性别研究者,把板子打到了性别研究者的头上:“动物恋以及您的专业领域内其它类似话题,已经与New版的讨论区主题相距过远,这方面的探讨还请移步至那些专业或专门的论坛吧,请勿在此进行相关讨论。多谢合作。”

  看到这里,我知道这个论坛管理层已经相当地弱智了——再次感谢嘻嘻TV,遂离开看别的。

======================

中大就学生报事件发表的声明

《中大学生报》被指称出版载有不雅及粗鄙内容的刊物,在校园内外派发,令人不安。大学期望学生及学生组织须具有高尚的品格和道德操守,绝不容许同学及学生组织出版载有不雅及粗鄙内容的刊物,尤其是以中大学生组织名义出版的刊物。出版委员会全体成员必须承担责任。

中大根据教务会学生纪律程序成立的委员会,今日召开会议。委员会由四名校内老师及一名中大同学组成。委员会事前已联络上届和应届《中大学生报》的总编辑,通知他们可于今日向委员会陈述。委员会会议进行期间,《中大学生报》出版委员会要求让全体成员一起会见有关委员会,这项要求不符合委员会规则,不被接。之后两位《中大学生报》总编辑拒绝会见委员会。

委员会经过详细讨论后作出初步结论,认为被投诉的《中大学生报》「情色版」内容不雅,超出社会可接受的道德底线,令人不安。委员会认为有关刊物影响其他中大同学的利益,并损害校誉。

中大考虑委员会的初步结果后,向《中大学生报》出版委员会各成员给予严重警告,必须立即停止出版载有不雅及粗鄙内容的刊物,或分发该等刊物,而大学亦会禁止该等刊物在校园内发布。此外,委员会将根据本科生总学则第19条,考虑处分方式。

中大就事件已多次辅导有关同学,协助同学反省,纠正错误;并呼吁同学如要探讨有关题材,应以理性和学术研究的态度,严肃处理。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

=====================================

星岛日报:《中大学生报》情色版被评为二级不雅刊物 (星岛) 05月 12日 星期六 02:38PM

《中大学生报》今年其中两期初步被淫亵物品审裁处评为二级不雅物品,下周初将正式公布,《中大学生报》编委会可在其后的五个工作日上诉,若维持评级,编委会将面对起诉,罪成的最高刑罚是40万罚款和一年监禁。《中大学生报》编委会成员今日把最近3期刊物送交影视处,影视处职员表示,淫亵物品审裁处已把《中大学生报》四号评为“一级物品”,但二月号和三月号则评为二级不雅物品。学生报总编辑曾昭伟批评,审裁处的一贯做法是审阅整分报刊,但今次仅审阅「情色版」,所以认为今次是双重标准。

=====================================

  中大校园电台(这个也是学生自办的)的专题中有一些讨论。

  曾经于1987年担任中大学生会会长的蔡子强发表于《明报》的评论,考虑到放火墙的存在,以下摘要之:

-==============================

《蔡子强﹕爱在漫天风雨时——再评中大学生报事件》 (明报) 05月 15日 星期二
http://hk.news.yahoo.com/070514/12/27ecl.html

如果要我说出自己最敬佩的大学校长,或许有人会觉得我不识时务,因为我心目中的人选,不是一位会为大学挣得很多捐款,也不晓得夸耀自己把大学建设成世界「第几大」的人,但他却有教我更加心悦诚服的胸怀——那是中大前校长高锟教授。

  记得1993年,中大30周年校庆,举办了盛大的「开放日」来庆祝。但碰巧那时,也是……香港学运最「激」的几年……

  高锟校长的故事

  在开放日那天,中大喜气洋洋,冠盖云集,正当高锟校长要致辞时,冷不防被激进的学生冲上主礼台,在众多嘉宾、家长、同学、校友的众目睽睽之下,誓要抢走校长手中的「咪」,以表达另类声音,结果令台上乱作一团,扰攘达数分钟之久,令人觉得中大丢尽面子。他们又把抗议的单张放在吹胀的避孕袋内,向现场人士派发,极尽挑衅之能事。

  事后,当校长步下礼台时,《中大学生报》的记者第一时间冲前采访,询问校方会否惩罚学生,怎料校长却一脸诧异的说:
「惩罚﹖我为什么要惩罚学生﹖」
那位学生记者顿时为之语塞,颇觉自己就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记得几年后,有一晚与老师关信基教授促膝谈心,提起这件往事,他才透露,事后差不多各方都排山倒海的要求纪律处分该等学生,但却有3人由始至终坚持反对,最后才能顶住了压力。3人中的其中一位,原来就是当事人,本来该是最受屈辱、最应意愤难平的高锟校长。

  老师的训勉
至于另一位,就是当日身为学生辅导长的关老师。我记得老师当时是如此跟我讲的:「大学校园,本来就该是引发思潮、带动社会前进的地方,如果我们的步伐和界线,都与外面社会的一模一样,那又岂能起到带动的作用呢?」

  我完全能够想象,当日身为辅导长的老师,会为此受尽多少压力,受尽多少委屈,但当他道出那一番说话时,就是那么一脸淡然,就像一切本当如此,像高锟校长当日一样。

  老师的学养,做学生的限于资质,学不上皮毛;但老师所讲过的做人道理,做学生的,却一直未敢或忘。

  但可惜当年中大的学生组织,却不领情,因为校长接受北京委任为「港事顾问」,而一直对抗到底。例如出版学生报,大字标题刊出「港事顾问粉饰太平,中大校长一事无成」等辛辣、侮辱性字眼,令不少教授为之侧目。但高锟校长本人却一直以平常心待之,甚至每年从个人户口中拿出两万元,捐助有财政困难的学生组织中人;又每年都亲笔撰写书信,多谢学生组织对大学的贡献;更帮助学生排难解纷,在一场教授与学生可能因教学评核而对簿公堂的官司中,为学生顺利调解。

  而另外一些更加偏激的中大学生,更加出版一系列以粗口谐音作为名称的「小报」,刊登一些不雅、性器官的照片,尺度远比今天的大胆,但当时校方也只是循循善诱,屡加劝喻,却始终没有纪律处分。

  「法国思想之父」伏尔泰(Voltarie)曾经讲过:「虽然我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会至死也捍卫你说出那个观点的权利。」从当年的中大校园,我完全能领会到这句说话的境界,也就是这些点滴和积累,令我们那一辈的学****运反叛分子,至今仍十分热爱中大。

  「昨非」与「今是」

  近日《中大学生报》的情色版,惹起轩然大波,都说同学偏离了社会标准,公众不能接受。但社会标准,又真的应是学**生**运**动及校园讨论的极限吗﹖

  我记得80年代初「香港前途谈判」,中大同学冒天下之大不韪,提出香港应该脱离港英殖民管治,民主回归祖国。当时在这个醉生梦死的殖民社会,这是何等的离经叛道,与所谓的「主流社会标准」,差距又岂能以道里计,公众也是绝不接受,甚至更骂同学为「共谍」、「死左仔」。更有声音说这些中大同学毕业后公司将永不录用,甚至催促中大应予以警诫。但20年后,事实证明, 究竟又是谁对谁错呢﹖

  今天中大视为显赫校友的郑海泉先生,70年代曾是因为在街上张贴「保钓」海报而被抓过的学***运分子。朋友王慧麟曾到伦敦翻阅业已解封的殖民地机密档案,才发现原来竟然有覑这位「郑大班」的黑材料,他被形容为「extreme radical student」,视之为麻烦搞事分子。

  我相信当日也曾经有不少声音,批评过这些同学影响校誉,损害中大学生形象。但几十年后,一笑便已风云过,郑海泉已成了汇丰「大班」,当日搞学运的何安达,那个曾经拿覑水枪在宿舍「知行楼」周围射,愤世嫉俗、玩世不恭的「死飞仔」刘细良,却已成了行政长官曾荫权的左右手。学生年代的棱角,本来就是理应如此。

  那是一张倔强而非猥琐的脸

  上周四,我有透过电视直播收看学生报编委会的自辩论坛,在一张又一张同学的脸上,我看到的是一脸的倔强和纯真,而不是淫亵猥琐。虽然过去言语间,或许他们有顶撞过个别老师,但我相信他们都是真诚的。

  我相信,如果有一天同学愿意反省,又或者歉疚的话,原因一定不是因为校方处分了他们,而是我们这些作为老师的,曾经以极大的耐心和诚意,来看待他们所做过的事;如果好多年后,学生仍会惦记我们的,多半不会是因为我 们教授过他们什么具体知识,而是我们曾经以身作则,教导他们如何处世做人。

……

  在民粹主义肆虐的今天,传媒会动辄不问情由,指摘我们「包庇」 学生……我完全体会到校方调查委员会做决定时的难处,而大学辅导长何培斌教授,早前接受记者访问时亦透露,有需要时,他个人愿意为学生提供法律支持,并以「有理想、有看法、有坚持」来形容学生报的委员。但我只想补充多一句,能对学生宽容的,希望都能尽量宽容。

  现在差不多每一间大学,都说鼓励学生独立思考、批判思维,但当 学生的看法与我们一模一样时,哪用大家多作lip service;相反,正正是当学生的看法与我们南辕北辙,与我们不同的时候,校方仍能表现出的尊重和包容,才真正最能体现出我们对独立思考和批判思维的 真诚,才最弥足珍贵。

  我们都爱自己的学生,但当学生飞黄腾达,名成利就时,我们的爱充其量只是锦上添花;相反,正正是当漫天风雨,压力铺天盖地,学生茫然无助时,我们的爱,我们所表现出的承担,才是学生最需要的。

  ……
===============

  下面是《大公报》刊登的“东方淳”的评论摘要,全文点这里。这个评论和上面的出评论一样,都同意大学文化氛围应与社会不同,但怎么个不同,就大相径庭了。我对他说的政治问题不感兴趣,只把他的性观念摘下来——简单地说,他认为:大学生没成年,是傻逼,所以不应该了解性知识。我的评论只有一句话:性知识和英文一样,如果不去接触和了解,那么就算是到了八十岁也仍然是傻逼。

-======================

  莫借學生挑起社會矛盾/ 東方淳http://www.takungpao.com/news/07/05/15/LTA-736479.htm

  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允许色情行业在社会存在,那是由于作为国际性都市需要的原因,也是因为成年人对如何辨识色情有成熟的理智和懂得考虑是否涉身其间,它较之心智尚未完全成熟的大学生而言,显然是最大的分野。而更重要的一点是,大学生正处青春期,如何在人生这个长知识长心智的时期多从正面认识社会,多以正面道理学懂以后走上社会如何搏击生活的大风大浪,远较过早令他们受到情色诱惑重要得多。
香港社会关于如何对青少年进行性教育的论争至今还难获共识,各方面的看法分歧还十分大。因此,中大学生报率先把这样的问题提到公开争论的位置,面对那些尚对性问题无法把握好分寸的学生而言,明显引诱的成分较之学术性讨论的成分高,这正是社会对中大学生报贸然将需要透过引导途径达致提高认识的问题,用一刀切的所谓问卷方法赤裸裸呈现在心智尚没有完全成熟的大学生面前,造成负面影响的担忧,也才令社会有那么大的反响,有那么多直陈利害的论争。说到底,苦口婆心的目的无非希望中大学生乃至香港学生,不要把宝贵的学生时代及学习光阴浪掷在对情色的好奇及追求上,并由此而影响学业。

校园与社会不同

  踏进校门,求取知识,等于为一幢高耸入云的大厦建造坚固的地基,只有这样的地基殷实了,以后每一楼层的累迭,才会稳妥安全。古人有孟母三迁以令儿子有一处学习好环境的故事,无非希望儿子在这种建造地基式的就学过程中学有所成。当大学生走上社会,除了可以把在学校学到的知识用之实际并加以发挥之外,更可以把这些知识套到社会、家庭、现实中去,一一解决现实之中的问题和困难,这就谓之创造社会财富。在学阶段不论怎么说都应该重视对有益知识的吸纳而轻视对偏颇知识的热衷追求,倒末为本的做法只会损及自己身心和对有益知识的吸纳。

  辞别校门,踏上社会,很多人都会感到处身校园时的看法与处身社会时的看法差距甚大,最大的受益就是知识可以在实践之中获得应用,并获得经济上的收益,这就印证了学生时代不可以太过分心其它与学习无关的事情。社会的复杂性,直接反映到踏出校门学生的脑海中,可能与他们在校园中的想法有很大出入,就以色情行业而言,它不是单纯以两性的需求而出现的一种行业,背后还有着不少鲜为人知的操控、威吓、要挟、利诱等等行为,这正是警方经常需要对香港色情行业施以铁腕手段对付的原因,如果把对在校园中讨论的情色情况套到社会现实中的色情行业上来,难免吃亏的就是这些踏出校门的初哥。只有明白了学校与社会的最大分别之后,才能够在面对校园生活时把握好每一分一秒,把学好知识作为第一需要。至于其它爱好,也必须有选择性,像情色之事,即使披着学术、知识或其它堂皇名称的华丽外衣,最起码应该明白它会直接影响和损害目前自己作为学生最需要吸纳的书本正面知识,因而应采取与之远离的态度。当你的年龄大一点,社会经验丰富一点,再接触这样的题材就能够懂得以清醒的意识面对及适当处理了。

=====================

最后,贴个Millren同学的Blog地址,里面有最新的进展:
http://chinesegender.spaces.live.com/

============================

Update 070605:

影視處就投訴《聖經》發表聲明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705/17/P200705170228.htm

**************
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處(影視處)今日(五月十七日)就部分市民對《聖經》內容的投訴,發表以下聲明:

「《聖經》是宗教文獻,亦是人類文明的一部分,歷代相傳。影視處認為這些源遠流長的宗教文獻或文學作品,並沒有違反一般合理社會人士普遍接受的道德禮教標準。因此,影視處不會將《聖經》呈交淫褻物品審裁處評定類別。」

2007年5月17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9時12分

—————————————–

点这里看Wikipedia上的“中大学生报情色版事件”条目

——————————————

“华人第一成人社区”案一审宣判

“华人第一成人社区”覆灭 注册会员达26万(图)
http://www.sx.xinhuanet.com/fuwu/phb/2005-11/22/content_5653900.htm

“华人第一成人社区”特大淫秽色情网站案一审宣判
http://www.sx.xinhuanet.com/jrtt/2006-11/23/content_8594410.htm

“华人第一成人社区”覆灭 注册会员达26万(图)
http://www.sx.xinhuanet.com/fuwu/phb/2005-11/22/content_5653900.htm
“华人第一成人社区”特大淫秽色情网站案一审宣判
http://www.sx.xinhuanet.com/jrtt/2006-11/23/content_859441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