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一间连锁餐馆的故事

Eatool是一间大型的连锁餐饮集团。总部在阿米利亚(一个除了小鸡仔之外什么食品都允许吃的国家)。Eatool提供丰富多彩的菜式,有牛肉的、猪肉的、鸡肉的,很受人们的欢迎,分店开遍了世界。除了餐饮业外,Eatool的业务还拓展至餐具、厨房用品等等很多方面。

几年前,Eatool 在西纳开了一家分店。西纳是一个王国的名字。在这个国家里,国王禁止吃猪肉,也禁止吃鸡肉——不管是成年鸡还是小鸡的肉。

Eatool的老板自己是很喜欢吃猪肉的,但他知道,在西纳的分店里卖猪肉就意味着关张大吉,连厨具都卖不成。所以,Eatool在西纳的分店里雇用了西纳本地人,让本地人来打理店面,不卖任何含有猪肉的菜式,同时销售生产于阿米利亚的厨具。

在阿米利亚,Eatool的作法遭到了美食家们的批评:“咋能这样委屈自己呢?你应该在西纳卖有猪肉的大餐啊,排骨、火腿、还有猪颈肉!这是你的招牌菜!”

同时,一些西纳的食客也抱怨Eatool:“唉,我们想吃猪肉啊!我们没吃过猪肉只见过猪跑,馋死啦!Eatool你为什么不在西纳的分店也卖猪肉呢?Eatool啊,你是世界餐饮业的领袖,怎么在西纳你就屈服了呢?你不是宣称只做好吃的不做恶吗?你为什么要屈服于那邪恶的禁猪令?”

此外,还有一些深邃的思想家提出了更深刻的命题:这不是猪肉的问题,是选择的问题。任何政府都不应当限制人们对食品的选择!我不吃猪肉,但我誓死捍卫你吃猪肉的权利!

西纳的王子曾经留学阿米利亚,把这些舆论报告给国王:“父王,他们在谴责我们禁止卖猪肉……”

“阿米利亚禁止吃小雏鸡,你不是在那待过吗,告诉我为什么。”国王没有回答儿子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小鸡仔还未成年,他们应该得到保护。而且吃小鸡仔很恶心……”

“是呀,我也觉得吃小鸡仔很恶心,还是成年的好吃。”国王夹了一块鸡大胸,慢慢地说,“但是儿子,你得注意,这是道德上的理由,不是逻辑上的。你看,阿米利亚也需要道德上的合法性来维持它的政权。我们也一样啊。所以我们也禁止一切鸡肉,不管是成年的还是雏鸡。这只是道德标准上的差异而已。”

“哦,是,父王。这个小鸡仔和成年鸡的确不好区分呢。”

“对,道德理由、价值观之类的东西,常常都很不确定。不过这种不确定性有时候对我们是有利的。这个你慢慢会明白的。”

“那……我们禁止猪肉也是因为道德上的原因吗?”

“儿子,你想得太简单了,你太年轻,有时候还显得幼稚。”国王说。“猪肉这件事,根本就不是他们说所的什么选择不选择的问题,是利益的问题。记住:我们家族擅长做牛肉而不是猪肉的菜,如果在我们自己准备好前,允许别人卖猪肉,那你很可能就不能当国王了!如果你喜欢吃猪肉,去美国吃,悄悄地去,但回到西纳,我们还是不能宣布开放猪肉,知道吗?”

“哦……知道……了。那我们禁止鸡肉是因为道德上的原因,而禁止猪肉是为了利益上的原因?”

“没那么简单!”国王有些不耐烦了,不过还是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对王子说:“人们在牟取利益的时候,往往加上道德的光环,这样才能起到迷惑别人的效果。不仅是我们,很多人都会这样。你注意观察吧,好了你下去吧。”

“是,父王。”

“对了,等等。你稍微注意下那些买了Eatool的厨具的人,尤其是买那些专门用来加工猪肉的厨具的人。”

第二天,西纳国家电视台西TV播出了一个节目,谴责Eatool提供鸡肉菜式,并举出证据说这些菜中可能有小鸡仔,此外还采访了专家,专家出示了研究结果,说不管是什么鸡,都含有毒素,会严重影响青少年的成长。在巨大的压力下,Eatool不得不从自己的菜单上完全删除了与鸡有关的所有菜式。

一个月以后,Eatool在阿米利亚的总店突然贴出一张告示:

“我们决定在西纳卖猪肉了!我们会就此与西纳的国王谈判!我们知道,这个决定可能导致我们在西纳的分店关闭,但我们已经决定这么做了!卖猪肉是我们的底线!”

这可是餐饮界的大新闻,记者们蜂拥而至。

“为什么你们现在决定卖猪肉了呢?”

“因为有人妄图破坏我们卖给顾客的餐具!”Eatool的老板生气的说。

“谁?”

“有人,我们不知道是谁。他们尝试过偷偷潜入我们的商店,想破坏我们卖给客户的餐具!不只是我们的产品,他们还想攻击其它好多家阿米利亚公司的产品!他们是有组织的!”

“您的意思,政府支持的?”

“不能肯定,但那些人破坏的餐具是特定的,是我们卖给那些主张吃东西是天赋人权的客户的厨具,这些客户中,有西纳人,也有阿米利亚人!”

“……那这些厨具和猪肉之间有什么关系呢?”

“呃……他们破坏我们的厨具!这是侵犯人权的事!我们是有原则的企业。不能坐视这种事不管。”

“先生,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你们以前不在西纳卖猪肉,现在又改变的主意呢?卖猪肉可以让这些厨具不受攻击吗?”

“嗯……应该有……你想,破坏者忙着吃东西,就不会去破坏餐具了……哦,想起来了,人权啊,人权!餐具和猪肉都是人权!是自由选择权!

“这个……人权跟餐具有什么关系?”

“呃……呃……哦,安全啊!餐具的安全问题是人权!没有餐具的安全,我们就没办法安心地吃猪肉、牛肉或者鸡肉。所以啊,我已经说了,餐具和菜式是很有关系的,我们决定卖猪肉菜式,就是因为有人想打烂我们的餐具!明白了吧。”

在看了Eatool的告示后,一名Eatool的忠实顾客哭了:“看看, 看看!这才是有原则的企业!他们决定卖猪肉了!我爱Eatool!我决定,即使Eatool在西纳的馆子关了,我也要想办法翻墙出国去Eatool吃饭,即使是吃牛肉,我也绝不上国王的馆子吃饭!”

“那你以前是怎么找到火腿吃的?”她的妈妈一边洗碗,一边问她。

“翻墙啊,去Eatool在亚米利亚的店买啊。”

“也就是说,没区别了,总之你都是要翻墙出去吃的。对了,咱家这些厨具你在哪买的?”

“当然是Eatool在我们这里的店了!他们又没禁止卖厨具。”

“好吧,那等Eatool关了门,我们这厨具坏了找谁修?”

“嗯……翻墙抬出去啊,反正这都是国王造成的,我恨国王!”

“唉……我年纪大了。我是没办法跟你一样天天翻墙出去吃饭了。你自己小心点啊。对了,在你为Eato
ol而战的时候,能不能跟他们掌柜的说一声,以后不要老改变自己的原则,不然搞得跟国王一样了。”

“妈妈,有我在呢,再说那不是eatool的错啊,是国王的错,国王禁止卖猪肉。”

“唉……算了不说了,你来帮我擦下这个油烟机。这些都是Eatool卖的,以后坏了可麻烦了。对了,上次跟你说了,把你介绍给王子,你真的不想去吗?我觉得不错啊,和王子在一起,那不但是吃猪肉,还可以骑猪跑呢!”

“不,我不喜欢王子!”

“好,好,随你。总之,如果你不嫁给王子,也不嫁给Eatool的老板,那你还是多考虑考虑自己,考虑考虑你老妈我,为那些没能力去Eatool的餐厅吃饭的人多想想吧。我当年也是被国王那些革命口号的鼓舞啊,才上了你那畜生爸爸的当……。”

 

3 Comments

  1. 噎

    如果Eatool再不反抗猪肉,鸡肉、鸭肉、鹅肉都没得买了。。。

    挑不出来国王检查鸡肉的问题在哪儿,只好从猪肉反抗了。。。

    可惜,国王快吃不到猪肉了。。。

  2. 林中客 林中客

    我刚好也是向Eatool表示悼念的顾客中的一员。我想说的是:很多像我一样的人悼念Eatool,并非是对于Eatool的立场的认同,而是对于西纳的这一年余来的猪肉管制的抗议。而悼念Eatool,是一种相对隐晦而平和的抗议方式。

    想想1976年对Mr. Zhou的悼念活动吧。Mr. Zhou本身就是那场持续了10年的狂欢节的重要人物之一,说过很多赞美狂欢节的话,做过很多支持狂欢节的事。如果就事论事,Mr. Zhou尚不足以成为一个反对狂欢节的标志人物,比他更有资格的大有人在。但在当时的环境下,悼念Mr. Zhou是一种唯一平和、可行、有名义上的正当性的反对狂欢节的行为。发生在西纳的事情也一样,Eatool迅速的变成了一个符号。既然无法公开反对猪肉管制,那么人们就只能在悼念Eatool的旗号下集结起来。

    希望聪明的评论家能看到这一点,而不要认为所有人都是上了Eatool的当。在悼念Eatool的背后,深层次的无言是对于猪肉管制的反抗。西纳国也正是认识到了这一点,才迅速发布了“非法献花”令。

    [reply=Donnie,2010-01-16 03:48 PM]
    谢谢你的来访,我们讲的不是一回事儿。一百个人做相同的动作可以有一百五十个动机,没必要对号入座——你很可能对错了座呢。这只是篇记叙文而已,不是议论文。非要表达什么观点,也只是指出Eatool的逻辑错误,以及那种随时以道德关怀代替理由的宣传方式而已。如果你觉得你同意这些,就行了,Give Me 5!

    至于你所提到的1976等等事,以及其中人们的深刻动机,实在是跟本文关系不大。那些围魏救赵、围点打援、声东击西一类的政治考量,更是离题了。我的生活中没那么多假想敌,更不会连一个小保安因为体制性文化习惯而说的话都容忍不了,甚至上升到嘲讽、围观乃至树个靶子打的地步。

    这里讨论的只是逻辑关系、利益变迁。讲政治、谈斗争方法的请自己找地方书写,可以留链接给其它读者,但说实话如果没有什么新的事实层面的信息,我没兴趣看——都一百多年了,还献个花都那么多关怀,那么多肠子,没受够革命的罪是怎么的。
    [/reply]

  3. 林中客 林中客

    Donnie文中指出的Eatool的逻辑错误,以及那种以道德关怀代替理由的宣传方式,我都同意。也就是说,我完全赞同此文的1-3节。前面的意见,只是针对本文第4节而发。如果第4节也是本文的一部分,那么我想我的回复还不是离题万里。我也无意把话题引向抗议的策略等深水区。前面的例子只是随手拿来打个比方,并非要在这里讨论敏感话题。请Donnie不要介怀。

    如Donnie所说,本文只是一篇记叙文,只是在事实层面做一些分析。我之所以会回复,也是因为读到本文第4节的时候,觉得文字脱离开了事实层面,在抽象高度,对Eatool的粉丝作了一个脸谱化的归纳和评判。一如汉赋的末尾,总有一段主客问答,以明其讽喻。也许Donnie是有具体针对而发,不过我处在陌生的读者的位置,不免觉得这段议论,失之以偏概全,且有世人皆醉而我独醒的优越感。因此写了段评论,只是对Donnie文末的归纳谈谈我自己的看法。并非要否定前3节中对西纳和Eatool的分析。

    再者,我前文提到“献花”,所讽并非针对一个小保安,而是针对“献花”被下令列为敏感词一事。言简意赅,沟通不畅,恐怕和Donnie多有误解。故作此复,以澄清我的文意。
    [reply=Donnie,2010-01-17 07:49 AM]谢谢你的回复,明白你的意思了,呵呵,感谢!:)[/reply]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