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標籤: 摄影

绝妙的创意——Face of Tomorrow

  同一个地方或民族的人,相貌会有共性——这种共性可意会不可言传。比如我2002年去过一个傣族寨子,这个寨子和一个哈尼族寨子相距仅几百米,但住了几天后,即使都没穿民族服饰,我还是能八九不离十地猜得出走在两寨之间道路上的人是什么族。更有意思的是,相貌的共性是多维的——把那两个寨子的人和较远地方的外地人(哪怕这个人也是傣族或者哈尼族)放到一起,你又能辨别出谁是本地人,同时,本地和外地的同民族人之间还是存在共同的特征……这些现象实在是有趣(有趣就有趣在那种感觉,如果做定量定性之类的研究可能就很枯燥了)。

  呱唧这么多,是因为……

1 Comment

右腿摄影:让昆明有了“人样”

  出来混的云南人相对比较罕见,昆明人就更少——比如,北京的韩国人一定比云南人多。新认识的朋友比较难像其它地方一样,认识一堆你的著名老乡,所以往往只能讨论印象中的云南:
  ——“你们那夏天是几度?”
  ——“昆明的高尔夫草皮不错!”
  ——“那些少数民族的衣服真好看呀!”
  ——“丽江古城里的客栈每天多少银子?”
  ——“云南的过桥米线好好吃,上次我去西安的时候吃过了。”

  打过交道,知道我平易近人以后,朋友们一般会进一步打听他们感兴趣的事:
  ——“你们家是不是爱滋病很厉害……家乡,呵呵,家乡。”
  ——“唉,你们那是不是……很多人都吸毒呀?”
  ——“走婚的少数民族会跟外边的人来往吗?”
  ——“从你们那偷渡很方便吧?”
  ——“有枪卖吗?”

 点击看更多  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我都在自己的知识范围内,对上述问题给予积极认真和详尽的回复。因为回答问题总是就事论事的,所以呈现在朋友们脑子里的,仍然是脸谱化的、特征明显的云南和昆明。但,其实云南和昆明不是火星陨石,这里的人同样都是两腿直立行走身体呈左右对称分布的物种(除鼻子等几处外,不过低头仔细看看,其实微观上好象还是对称di,题外话打住),他们的生理、心理和社会组织结构总体上是和中国其它地方差不多的——该高考的时候高考、该过年的时候过年、该拆迁的时候拆迁、该车祸的时候车祸,朝九晚五、酸甜苦辣。

  所以,当我看到右腿的摄影作品的时候,感觉很清新——不是因为他的照片有多大的冲击力——现在大家都是吓大的——而是因为他的很多照片让昆明和云南从其实不怎么靠谱的“民族风情、鲜花、高尔夫场、蓝天、春天、毒品、爱滋病”等等所谓的特征关键词里解放出来,恢复为正常的、有屁股胸脯也有肚腩痤疮的、普通的——人样。而正是这恢复了的人样,让右腿跳出了所谓“越Local越世界”的自我封闭,透出一股“在昆明拍摄,但绝非仅仅拍摄昆明”的深度。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