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李子不木:我是如何替太上老君平反的

坊间流行一种观点,说红孩儿本是铁扇公主和太上老君的私生子,言之凿凿、众口铄金,说来说去都快变成通说了。

我要替他平反。

老君私生子说的由来

  持此说的论据大抵如下:

1、红孩儿的基因问题:

牛魔王是牛型生物,铁扇公主是人型生物,两个不同物种杂交的结果至少应当是个半兽人,可是在红孩儿的身上却没有表现出半分牛的样子,因此红孩儿的基因必定应当是来自于两个人型的物种。

2、红孩儿的特殊技能问题

圣婴大王最大的攻击技能是火攻,还不是一般的火,乃是屌炸天的“三昧真火”(猴子不知深浅着了红孩儿火攻的道儿,便去请那四海龙王来助阵,你道结果怎地——“那雨淙综大小,莫能止息那妖精的火势。原来龙王私雨,只好泼得凡火,妖精的三昧真火,如何泼得?好一似火上浇油,越泼越灼”,端的是厉害之极!)可是这项牛逼的技能,红孩儿他爹他妈都不会啊,偏巧太上老君却是个玩火的高手,炼丹药、炼法宝靠得就是这三昧真火。

3、红孩儿的势力问题

乖乖红孩儿,端的是不得了。如何?人家可是有胆量变化做观音面目招摇撞骗的哦,而且对待天庭派驻人间一干基层干部完全就当奴隶使唤(且看那三十名山神三十名土地如何向猴子哭诉的——”爷爷呀,只有得一个妖精,把我们头也摩光了,弄得我们少香没纸,血食全无,一个个衣不充身,食不充口,还吃得有多少妖精哩!”,“那洞里有一个魔王,神通广大,常常的把我们山神土地拿了去,烧火顶门,黑夜与他提铃喝号。小妖儿又讨甚么常例钱。”,”正是没钱与他,只得捉几个山獐野鹿,早晚间打点群精;若是没物相送,就要来拆庙宇,剥衣裳,搅得我等不得安生!万望大圣与我等剿除此怪,拯救山上生灵”),那得是多硬的后台才敢如此嚣张啊?举个不恰当的类比,你爹是李刚显然是不够格了,至少也得是令某划家的公子才得行,比方有太上老君这样的一个爹。

4、铁扇公主的生计问题

书中有分教,说是孙猴当年大闹天宫踢倒了老君的八卦炉,其中几块砖头落了界化作火焰山,好那山——“无春无秋,四季皆热”,“却有八百里火焰,四周围寸草不生。若过得山,就是铜脑盖,铁身躯,也要化成汁哩”——面对如此恶劣的地理环境那么周遭百姓该如何生产生活呢?倒恰似瞌睡遇着枕头——“铁扇仙有柄芭蕉扇。求得来,一扇息火,二扇生风,三扇下雨,我们就布种,及时收割,故得五谷养生。不然,诚寸草不能生也”。可是你想要求得人家铁扇公主出手那可是得要付出成本的——“我这里人家,十年拜求一度。四猪四羊,花红表里,异香时果,鸡鹅美酒,沐浴虔诚,拜到那仙山,请他出洞,至此施为”。由此可知,铁扇公主正是凭着对火焰山所拥有特许独家经营权维持了日常生计,而且日子还过得相当舒坦哩!看官,但凡垄断性质的生意,那绝对是门好生意;可你若想做这垄断性的生意,没得个过硬的后台成得了嚒?
(关于铁扇公主的生活来源,不得不提的还有玉面公主的孝敬——“牛王自到我家,未及二载,也不知送了他多少珠翠金银,绫罗缎匹。年供柴,月供米,自自在在受用,还不识羞,又来请他怎的”——但这顶多能算是营业外收入,铁扇公主的主营业务还就是经营火焰山。)

5、芭蕉扇的由来问题

书中借灵吉菩萨之口对这把威力巨大的芭蕉扇的来历做了交代——“他的那芭蕉扇本是昆仑山后,自混沌开辟以来,天地产成的一个灵宝,乃太阳之精叶,故能灭火气”;同时在书中第五十三回,金银角大王分明承认了自己从太上老君兜率宫中一共偷出来五件宝贝,其中赫然便有这“芭蕉扇”;另外在谝紫金红葫芦的时候,借银角大王之口还给我们透露这样一段重要信息——”我这葫芦是混沌初分,天开地辟,有一位太上老祖,解化女娲之名,炼石补天,普救阎浮世界;补到乾宫夬地,见一座昆仑山脚下,有一缕仙藤,上结着这个紫金红葫芦,却便是老君留下到如今者”。那么,一个葫芦也是摘,一片芭蕉叶也是摘,太上老君完全应该上一趟昆仑山同时取得两件宝贝啊。问题是,若没有些特殊关系,人家太上老君凭什么就把这样一件宝贝送给你铁扇公主?

6、铁扇公主的身份问题

书中火焰山左近居民都把铁扇公主称为“铁扇仙”,老牛自己跟玉面狐狸也说:“我山妻自幼修持,也是个得道的女仙”,猴子自己在灵吉菩萨面前诉说遭遇说的也是“说有个铁扇仙芭蕉扇,扇得火灭,老孙特去寻访,原来那仙是牛魔王的妻,红孩儿的母”。
联系上下文,我们似乎可以拼凑出这样一条时间线:说铁扇公主原本叫罗刹女,然后就修炼修炼修炼,此时的铁扇公主应当是“妖”的身份;然后孙悟空大闹天宫有了火焰山,几乎与此同时铁扇公主手持芭蕉扇横空出世,开始独家经营火焰山相关业务,然后就成了铁扇仙——身份转变了。但是这里有问题啊,从“妖”或“人”到“仙”那可不是单凭你自己勤修苦练就可以完成的,修炼解决的是你个人道行的问题,但是成了仙那就是获得天庭干部的身份了,那可是需要天庭正式给你编制的(西游官方用语叫做“册封”)。编制这个东西从古至今可都是稀缺资源,你若朝中无人,并且还得是位高权重之人,否则你想都别想——太上老君符合这一条件。

7、牛魔王包养二奶的问题

早在花果山时期,孙猴与牛魔王等七个社会闲散人(妖)员结拜为异姓兄弟(老牛称“平天大圣”,而且还共同参加了第一次“花果山反围剿”的战役),老牛当时并未娶妻。牛魔王娶妻生子那都是孙悟空被压五行山之后的事情,那么问题来了,他老牛都有家有室的人了,是怎么又会去跟玉面狐狸精勾搭在一块儿的?按说老牛可是一个奉行江湖义气的人,再说铁扇公主各方面条件多好啊——“得道的女仙”(公务员身份)、火焰山独家经营(经济优渥)、品德娴熟(老牛自己跟玉面公主说的:我山妻“却是家门严谨,内无一尺之童”)、长相也不错啊(孙猴变作牛魔王嘴脸骗取芭蕉扇一节,如是描绘酒后铁扇公主的模样——“钓诗钩,扫愁帚,破除万事无过酒。男儿立节放襟怀,女子忘情开笑口。面赤似夭桃,身摇如嫩柳。絮絮叨叨话语多,捻捻掐掐风情有。时见掠云鬟,又见轮尖手。几番常把脚儿跷,数次每将衣袖抖。粉项自然低,蛮腰渐觉扭。合欢言语不曾丢,酥胸半露松金钮。醉来真个玉山颓,饧眼摩娑几弄丑”——万种风情啊,都快赶上潘金莲了),那么到底有什么样重大的理由,严重到教重情重义老牛这条响当当的江湖好汉、一世枭雄会干出这婚内出轨、见异思迁的勾当来呢?

老君私生子说的故事梗概

  综上种种,不得不叫人浮想联翩啊,鲁迅先生不就说过“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你管这叫做想象力和创造力也好,叫做诲淫诲盗、盘是弄非也罢,反正一个香艳旖旎的故事大体也就可以拼凑起来了:

说大约500年前,地上有个正在勤修苦练的女妖,名叫罗刹女,品貌双绝、风情万种;天上有个位高权重的绝顶牛逼大人物,名叫太上老君,外表风光、内心孤寂。也合着冥冥孽债,高居离恨天的他居然跟隐修山野间的她莫名相遇,于是乎天雷勾动地火,一场仙与妖孽缘就此圆满。这种下半身的事情落在一般男人身上也就罢了(文人骚客难免还会用“小雅”来往自己脸上贴金),可是发生在太上老君身上那可是天大的麻烦,一则,他是“道祖”,三界之中背负着最大的一块贞洁牌坊;二则,你以为完事之后就剩下“激情退却后那一点点倦”了,不是的,开花了、结果了,罗刹女怀孕了!

面对如此棘手的情况,英明神武如太上老君者彼时也是一个头两个大的。是夜,老君独坐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兜率宫内,猛嗑了大半壶金丹,然后恶狠狠的下定了一个决心——必须要有人来顶缸!

咋就那么巧,这当口恰逢下界花果山妖猴作乱。托塔天王父子率一干天兵天将一征花果山,尽管没能擒住贼首吧,但逮回来了六个他的结拜兄弟,其中便有这号称“平天大圣”的牛魔王。想那老牛,能耐也算超群,脾气也算耿直,却是个没头没脑的。老君一看,要得啊,于是乎私底下跟李天王打了个招呼,说:“天王啊,老儿我日常也没个特别嗜好,抽烟喝酒烫头啥的也不符合咱们天庭的仪轨,也就喜欢养个小动物,我看你今日擒来的那头大白牛不错,能不能先送给我玩两天,你晓得我兜率宫中原本就养着我那孽畜坐骑兕大王(雌性犀牛),反正一个牛也是赶两个牛也是放嘛,呵呵呵呵……”。闻听此言,天庭三军总司令李靖同志又怎敢有半句啰嗦,于是老牛进了兜率宫。

妖猴愈发闹得不像话了,老君不动声色,心里说道:“毛猴,你且闹吧,你家道祖爷爷留你还有用哩。”该怎么用?这倒要花些本钱,于是故意叫他蹬倒了八卦炉,不偏不倚还得落几块砖头到下界去做它一座火焰山。做戏做全套,那日当值的童子你看护有隙,罚你下派火焰山做个土地,基层锻炼,以观后效是也。

各表一枝。说这牛啊,毕竟是个畜生,你圈养他几日也就逐渐温顺了。某日,老君命人将老牛牵来,退下左右,当头便问:“想死还是想活?”兀那老牛,果真是条好汉,昂首答道:“死又怎的,活又怎的,倒叫你家牛爷爷听个分晓!”老君道:“若想死,你那贼伙妖猴便是下场;若想活,便需依我一事。”中间各种威逼利诱、吧啦吧啦,自行脑补、按下不表,总之最后牛魔王屈从了,“唉,这就是命哪……”老牛黯然道。“Yes,it’s your life!”老君双目微闭,宛若入定。

分别的时候到了。老君和罗刹女再次来到初次行那苟且之事的小河边,念及自此天人相隔啊,两人那从没流过的泪水啊顺着小河淌啊。老君道:“罗刹亲亲,我这里有四桩安排需与你交代。”罗刹道:“太上达达,人是你的心也是你的,但凡所命奴家不敢不遵。”老君道:“你且看”,说罢自身后擒出芭蕉扇儿一把,“此乃开天辟地之时,太上老祖遗留之物,我自昆仑山所得,今日赠与亲亲成就日后生计。”“如何成就奴家生计?”罗刹女不解道。老君道:“我假借妖猴之手已在下界做得一座火焰山,火域方圆八百里,寸草不生、百兽难活,唯有此扇却是专治那火焰山的不二法门,三界之内再无分号。现今你持此扇在那山左近寻个清凉住所,自有那黎民百姓会来为你修庙宇、塑金身,便凭着香火供奉,想来也大抵能够值得亲亲往后生计了。”罗刹女听罢,霎时感天动地,亲亲、达达的口中一阵乱叫。老君道:“我已向那玉帝讨得天庭内部指标一个,从今往后亲亲你身在下界,但位列仙班,便可唤作铁扇仙了。”罗刹女又是亲亲、达达的一阵乱叫。老君又道:“第三件便是你我和合而生的那一麟儿,唉……儿啊儿,想我道祖骨血定然是不能与俗体凡胎同日而语的,我儿活该有个响当当的名号,便可称作圣婴大王,乳名唤作红孩儿,我自会将我那三昧真火传授与他,凭这一桩本领我儿今后上天入地也是不在话下了,修得正果亦是指日可期。”罗刹女继续亲亲、达达的叫。老君道:“只是这第四桩,多少有些委屈亲亲,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了。前日花果山围剿妖猴,李天王捉得他结义兄弟唤作平天大圣牛魔王的……”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自行脑补、按下不表。总之最后罗刹女接受了,“唉,这就是命哪……”罗刹女幽幽道。“Yes,it’s your life!”老君面有戚戚然。然后,在各种亲亲、达达声中,二人做了一处状。

翠云山芭蕉洞牛魔王与罗刹女的生活就此开始了。幸福的家庭都一个鸟样,不幸的各有各的鸟样,牛魔王的不幸是天注定的。开始的时日,老牛还对这罗刹女,当然主要是对她背后的强大势力有所忌惮,只得把牛脾气委曲求全着。这日子久了,老牛难免怀念起当初呼朋唤友、浪荡江湖的快活日子来。那罗刹女本是跟过中央级大首长的,哪里又把他这头妖牛放在眼里。这反倒叫老牛落得了个自在快活,先是三五日,后是一两月,终于发展到成天价在外快活,难得归家了。再往后,牛魔王遇到了玉面公主……

意淫结束。

为老君平反!

  (敲黑板,敲黑板!)

私生子说的故事合理吗?似乎能够自圆其说。但是看官若是仔细阅读西游原文,就会发现这其中前后矛盾、漏洞百出了,真正是以莫须有之名冤枉死三清道祖的一篇黑材料。何如?

1、关于红孩儿的基因问题

在西游世界中,凡人、动物、植物,甚至其他本身无生命的物体都可以修炼成仙(当然啦,我得再次强调,修炼成仙的必经程序是先成妖,等你获得天庭册封的编制之后才是仙),对于非人类的修行者,一个阶段性的成果就是修成人形或半人形,而这个人形或半人形仅仅是你的一个“镜像”,而非“本相”。在日常,修行者都是以这个镜像面目示人的,而只有在一些特殊情况下才会露出本相来。哪些情况?遇着危难时刻要使自己的小宇宙充分爆发以提升战斗力(你比方牛魔王被群殴急了就只得露出了自己的本相,一头大白牛),被降服的时候(你比方随便哪个神仙大喝一声“孽畜还不快现原型”,于是地上趴着的就是一头狮子或者大象),还有就是被灭掉的时候(你比方白骨夫人化身一堆枯骨等等)。

那么红孩儿有没有遇到过如上需要露出本相的时候呢?有,观音菩萨让慧岸木吒自李天王处借来三十六把天罡刀困住了红孩儿,书中有分教——“那妖精,穿通两腿刀尖出,血流成汪皮肉开。好怪物,你看他咬着牙,忍着痛,且丢了长枪,用手将刀乱拔”——按说这绝对是需要爆发小宇宙的危机时刻了,可红孩儿并未变身,这就说明他的本相原本就是个人形,身体里头的的确确没有牛的基因。但是,这顶多仅仅只能说明红孩儿的父亲并非牛魔王,逻辑上是无法证明他的父亲就是太上老君的。

2、关于红孩儿的特殊技能问题;

仅凭会不会玩火这件事来判断红孩儿的父亲是谁,我觉得这是极其不靠谱。西游世界里会玩火的多了去了,你咋不说火德星君、哪吒三太子是红孩儿的爹呢?当然,看官会跟我强调“三昧真火”的问题,ok,那咱们就来看看这“三昧真火”究竟是个什么鬼。

首先,太上老君八卦炉里的火根本就不是“三昧真火”。书中多次提到老君用八卦炉炼仙丹、炼法宝(包括炼定海神铁啦,炼九齿钉耙啦,炼各种法宝啦,甚至包括炼孙悟空啦),说的都是“六丁之火”、“文武之火”,根本就没提“三昧真火”。这“六丁之火”是什么火?“六丁”乃道家极阴之数,换句话说这是“阴火”(这阴火很牛逼的,书中有分教啊,话说菩提祖师在给悟空讲解“三灾利害”的时候就说过“再五百年后,天降火灾烧你。这火不是天火,亦不是凡火,唤做阴火。自本身涌泉穴下烧起,直透泥垣宫,五脏成灰,四肢皆朽,把千年苦行,俱为虚幻”);而“文武之火”,我个人理解就是大火沸煮、小火慢炖的意思,指的是对火的使用方法。最直接的证据是,书中如此直接交代红孩儿的火——“这火不是燧人钻木,又不是老子炮丹,非天火,非野火,乃是妖魔修炼成真三昧火”,“又不是老子炮丹”,老子不就是太上老君嚒?

其次,即便你要说这三种火就是一码事,那我就不得不说“三昧真火”压根就是大路货,根本不是哪家的专利。你比方,猴子偷桃、偷酒、偷丹,老君向玉帝汇报,说“那猴吃了蟠桃,饮了御酒,又盗了仙丹。我那五壶丹,有生有熟,被他吃在肚里,运用三昧火,锻成一块,所以浑做金刚之躯,急不能伤”;你再比如,第五十五回,蝎子精也从自己的鼻子里喷出了三昧真火哟——蝎子精又跟太上老君有个鸟毛的关系?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项论据——其实人家红孩儿的三昧真火压根就是自主研发出来的。第四十四回,借那党可怜兮兮的山神土地之口,就明确说明了这一点——“他曾在火焰山修行了三百年,炼成三昧真火,却也神通广大”——根本就不是太上老君传授给他的啊。

3、关于红孩儿的势力问题

我承认红孩儿势力大,但这并不代表就是因为他的后台硬啊,你就不允许说是因为人家个人努力奋斗、拳头硬、实力强,从而成就一番霸业的嚒?草根创业有的是,咱们那么多高级干部落马之后不都是说“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嚒?你即便一定要说到后台,其母身为国营垄断行业的大boss,其父“平天大圣”的威名、结交天下的人脉,就凭这后台那些区区地方基层小干部怕也还是得给几分面子的。

4、关于铁扇公主的生计以及芭蕉扇的由来问题

这两点要放在一起来分析。铁扇公主的确是凭着手中的芭蕉扇获得了对火焰山的独家经营权,但是,铁扇公主的芭蕉扇跟太上老君的芭蕉扇根本就不是同一把。怎么说?

首先,我们来看两把扇子的功能。铁扇公主的芭蕉扇“一扇息火,二扇生风,三扇下雨”,是用来灭火的;而太上老君的芭蕉扇,那是用来煽风点火的啊,要是一扇火就灭了,那老君还炼个屁的丹啊!结合灵吉菩萨对芭蕉扇来历的叙述,我们不妨做个大胆的设想:说混沌初开之时,昆仑山上那棵芭蕉树其实有两片“太阳之精叶”;一片朝阳,乃极阳之精叶,后来成了老君那把芭蕉扇;另一片背阴,乃极阴之精叶,就是铁扇公主手里的这一把。

其次,我们再看太上老君那把芭蕉扇到底去哪儿了。书中关于这把扇子至少出现过三次,一次是猴子闹天宫时,老君命童子扇扇子来炼他,这在火焰山形成之前,按下不表。第二回出现是在金银角那一章节,这个时候火焰山已经形成了哦,书中明说了是金银童儿从兜率宫中偷出来的哦,说明这个时候芭蕉扇还在老君那里,这回故事可是发生在取经团队过火焰山之前的;第三回出现是在太上老君收服兕大王那一章,说兕大王偷了老君的金刚镯下界为妖,老君祭出芭蕉扇才克住了金刚镯,这个回目可是发生在过火焰山之后了,但是但是,书中在交代铁扇公主结局的时候分明说道——坐了一夜,次早才收拾马匹行李,把扇子还了罗刹,又道:”老孙若不与你,恐人说我言而无信。你将扇子回山,再休生事。看你得了人身,饶你去罢!”那罗刹接了扇子。念个咒语,捏做个杏叶儿,噙在口里,拜谢了众圣,隐姓修行,后来也得了正果,经藏中万古流名——你看你看,怎么可能是同一把芭蕉扇嘛?

既然芭蕉扇不是老君给铁扇公主的,你就不能说火焰山的特许经营权是通过太上老君给她输送的不正当利益,更没有证据表明他二人之间存在利益交换了。

5、关于铁扇公主的身份问题

就前述引用的原文可知,铁扇公主最终“也得了正果”,换句话说她最后也成了仙(而且应当是个佛派神仙,因为“经藏中万古流名”),但是在这之前她是个正儿八经的“仙”吗?不是。

取经团队在途径火焰山时,以老者、卖糕人为代表的当地居民都把铁扇公主称为“铁扇仙”,但那仅仅是个尊称,那是因为火焰山当地居民有求于她,并没有证据表明她是天庭册封、承认的“仙”。后来孙悟空跑到距离火焰山七八百里外的翠云山去借芭蕉扇,路遇樵子,人家樵子可是说“这芭蕉洞虽有,却无个铁扇仙,只有个铁扇公主,又名罗刹女”,“这圣贤有这件宝贝,善能熄火,保护那方人家,故此称为铁扇仙。我这里人家用不着他,只知他叫做罗刹女,乃大力牛魔王妻也”。

最有力的证据来自于灵吉菩萨,菩萨可是天庭有编制的正式干部,如果铁扇公主跟她是一个单位的同事,她不可能不知道。可是灵吉菩萨却是这么说的:”那妇人唤名罗刹女,又叫做铁扇公主”,压根没提什么“铁扇仙”。

至于老牛跟自己小老婆介绍自己大老婆,说是“我山妻自幼修持,也是个得道的女仙”,那就只能解释为他在以地下组织部长的身份吹牛逼了,牛魔王当年还自封过“平天大圣”呢,历来是个不讲政治的憨货!

6、关于牛魔王包养二奶的问题

首先得替人家老牛来证明,他可不是“包二奶”,书中明确交代老牛是入赘、做了上门女婿;牛魔王也一再声称一个是他的“山妻”、一个是他的“爱妾”,是妾啊,不管在唐朝还是明清,收妾这种行为都是符合当时婚姻法的。

其次,牛魔王讨小老婆这件事也不能说明他是因为替了别个“顶缸”心里郁闷了才这么干的。因为你说铁扇公主条件好,可人家玉面公主的条件也不差啊——土地道:“大力王乃罗刹女丈夫。他这向撇了罗刹,现在积雷山摩云洞。有个万岁狐王,那狐王死了,遗下一个女儿,叫做玉面公主。那公主有百万家私,无人掌管,二年前,访着牛魔王神通广大,情愿倒陪家私,招赘为夫。那牛王弃了罗刹,久不回顾”——人家也是大户人家出身哦,人家也是家境殷实,而且入赘之后就归老牛掌管家庭财政了哦;你再说长相,玉面公主是狐狸啊,狐狸能不好看吗?悟空初见玉面公主的时候有一大段外貌描写,极其美艳,其中还写道细腰啊、小脚啊,这些在古代可都是性感的标志哦;而且吧,铁扇公主毕竟是大boss,估计难免有点霸道总裁气(而且你别忘了,铁扇公主原本是“罗刹女”,罗刹是厉鬼啊,且不说鬼这东西一般温婉不到哪儿去,要是哪天酒喝多了露出“本相”,那番鬼畜的体验估计也够老牛受的),而玉面公主恰好应了一句“狐媚偏能惑主”,一个霸道女汉子,一个磨人小妖精,你说你会选谁?

最后,牛魔王是什么人?是江湖好汉,是一世枭雄,又是那种身强力壮的,又是一天到晚交际应酬不断的(跟猴子正干着仗都可以暂停下来,只为跑去参加碧波潭老龙王举办的party),三妻四妾这种事发生在他身上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跟什么太上老君、太下小君扯得上个毛线的关系!

综上,我们已经找不到任何证据和理由再来怀疑太上老君跟铁扇公主存在任何不正当男女关系,已经找不到任何证据和理由再来怀疑红孩儿是太上老君的私生子,老君应当平反,世人欠他一个道歉!

红孩儿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

  首先他的确有可能不是牛魔王,因为他还是应该是一个具备人形的物种。这里我姑且草草做下两项大胆的推论,以供诸君批判:

1、牛魔王的弟弟如意真仙

红孩儿的生父有可能是住在西凉女国三十里外解阳山破儿洞守着落胎泉做买卖,也就是牛魔王的弟弟如意真仙。理由如下:

首先非常奇怪,这如意真仙尽管跟牛魔王是亲兄弟吧,但他却不是牛型,而是人型,而且据书中描写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飒爽英姿,这有可能是因为二人修炼的方向不一样(沙僧骂道:“我要打杀你这孽畜,怎奈你是个人身!”),你难说是做大哥就喜欢牛脑袋半人兽的模样,觉得高大威猛,而当弟弟的认为还是人模人样更好些(这可能跟他的生活环境以及职业要求有关,毕竟身临女儿国,又是做服务业的,总是要讲究些亲和力),所以各自往了不同的方向发展。

其次,(这就有些诲淫诲盗了啊)嫂子跟小叔子私通这种事在中国古代也是屡见不鲜得,你想那当弟弟可是生活在西凉女国啊,那西凉女国在大街上但凡见着一个男人可是满世界的欢呼“人种来了!人种来了!”,所以只要他如意真仙有这个意愿并且身体条件跟得上得话,定然可以成就个风月高手;而铁扇公主呢,老牛成天的在外头浪,难免空闺寂寞啊。那么这二人还不恰似干柴烈火,日常若有个亲戚走动啥的,你能说就不会那什么?

我们甚至可以大胆设想,比方铁扇公主当年就是西凉女国的居民(因为西凉女国甭管距离火云洞还是翠云山都不算远),人家先认识的本是弟弟,本是两情相悦得,后头却被哥哥横刀夺爱呢?

看官莫骂我不要脸,不然你不觉得他如意真仙仅仅是为了“替侄儿报仇”就得跟猴子拼上一条性命,是不是有点使过了?毕竟当牛魔王从猴子嘴里听说红孩儿得成正果、跟了观音,他都已经打算放弃与孙猴为难了;我们一定还要注意到,老牛与猴子干仗,为儿子报仇、为妻子报仇、为小妾报仇,他可从没说过要为自己亲兄弟报仇呢!

2、上一个假设是邪恶版的,下面来个正常版的。

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是铁扇公主婚前或者婚后,某次机缘巧合有意或者无意饮下了子母河里的水而生下的红孩儿(再次强调地理距离),因为是单性繁殖,未授男人那“不净”,所以红孩儿的名字才会叫作“圣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