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標籤: 互联网

互联网视频著作权纠纷资料集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影视和音乐作品著作权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办案指引

案例:

王立丰与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等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与北京华录北方电子有限责任公司等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上诉案

Comments closed

董皓:什么是好的互联网应用?互联网的四个层次



【导读】什么是好的互联网应用?我的答案:不是作为通讯工具,也不是作为传播手段,甚至不是作为信息来源,而是作为交谈对象。

 

最近,“互联网思维”赫然成为产业界和投资者的热门词汇。不过,敢拿这个词造句的人,未必认真考虑过什么是互联网,以及什么是好的互联网应用。既然大家都敢于胡乱,那么我也就胡乱说几句。

 

Comments closed

中联网感受

回到中国大陆,立即感受到了中联 网(Cinternet, 本人制造的词汇)和互联网的差异。

Update 0913: 还有一样最根本的特色,就是国外网站速度奇慢。国内下载速度很快——都是盗版的东西。

1. 看不到Twitter,Facebook等网站其实也没什么,毕竟这些网站到目前为止仍然只是休闲娱乐用途,远没到必需品的地步。因为封锁,和新浪微博相 比,中文twitter上人群的多样性要差很多。

稍微比较心烦的是youtube被屏蔽这件事。我有个小癖好,想休息一下的时候,会到 youtube上去看两个搞笑的视频,现在不行了。习惯的力量是强大的,我知道有优酷土豆等等东西,但每当看到上面铺天盖地的广告的时候,基本就没多少兴 趣了。

9 Comments

Radio Berkman: A Non-Unifed Theory of the Internet

Radio Berkman is a series of online radio program produced by Berkman Center at Harvard University. The latest session is an interview to me by Danial Jones on the topic of Cyber-pluralism. Please click the title of this post to read more and listen it.

Caution: the radio program may be played automatically if you are not using IE, please prepare an earphone when you are staying at somewhere requiring silence.

Comments closed

醒醒吧来看日出:信息时代的分水岭

  我的家乡昆明有一个绝佳的观日出地点:滇池畔的西山。小时候为了看日出,在西山里的寺庙住下,天寒地冻地睡在硬得像石头一样的铺头上。好不容易睡着了,又突然被父母逼迫起床,昏头昏脑地被拖到观景的地方,心里充满怨恨。但是,当那轮红日从远处山峦中最终纵身一跃的时候,我还是被震撼了——太阳真的是跳出来的。从此留下心理阴影,导致我后来学习量变产生质变的原理时非常顺利,马上就知道:尽管时钟滴答滴答,对任何一个时间点都没有歧视。但一些事件真的可以成为时代的分水岭。

  嗯,信息传播的分水岭近在眼前。

  所谓“草根记者”在一两年前还只是部分掌握了网络技能的Geek的小众娱乐。现在它已经成了人人皆可为之、皆在为之的自然形态。看到什么新鲜的东西立即掏出手机咔嚓咔嚓,然后回家粘在博客、BBS、Twitter、Flickr或者在传统管制思路下发音为“非死不可”的Facebook上,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常态。而这一切,还在不断发展中,并且在我看来,正酝酿着一轮新的日出。

  如果说,典型Web 2.0形式的网站(如豆瓣和Youtube)还是建立在网站为中心,然后由用户到网站上来制造内容的逻辑上,那么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到来——在这个时代,互联网将真正由以网站为中心变为以用户为中心,用户即网站,用户的信息瞬间发布、瞬间汇聚,即时更新。与此同时,这个时代的信息获取方式与传统的搜索引擎时代不同了,后者是由搜索引擎派出机器人搜寻既存的消息,而现在则有可能根据用户的需要自动推送信息给任何接受者。Twitter让每个人的页面都成为搜索引擎,并且是不需要打入搜索词的推送引擎。最有趣的是,通过开放的API,twitter上的信息可以瞬间共享到其它网站上(就象法豆首页上的一样)。网站已经不是中心了,人才是中心!或者更准确地说,就像新的P2P传送技术一样,已经没有中心了。

Comments closed

互联网上的隐藏地带:暗网

除了前两天提到的Usenet所代表的新闻组服务外,互联网上还有许多隐藏地带。“暗网”就是其中一类。

 

暗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2009年3月8日版本)
注意:本页面复制自维基百科,根据维基百科的要求,在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之条款下提供。请转载者遵循该条款。

暗网(又称作深网,不可见网,隐藏网)是指互联网上的内容,不属于那些可以被标准搜索引擎索引的表面网络。

迈克尔.伯格曼将当今互联网上的搜索服务比喻为像在地球的海洋表面的拉起一个大网的搜索,巨量的表面信息固然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被查找得到,可是还有相当大量的信息由于隐藏在深处而被搜索引擎错失掉。绝大部分这些隐藏的信息[暗信息]是由于网页信息必须通过动态请求而产生,而标准的搜索引擎却无法对其进行查找。传统的搜索引擎‘看’不到也获取不了这些存在于暗网的内容,除非通过特定的搜查这些页面才会动态产生,于是相对的,暗网就隐藏了起来。据估计,暗网是大于几个数量级表面网站。[1]

[编辑] 命名

Comments closed

堪培拉法院利用Facebook送达判决

  昨天的日志与Facebook上的信息流有关,今天又讲Facebook。不过这不是话题广告,只是碰巧连续两篇日志都跟它有关。

  根据《每日电讯》的报道,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高等法院近日首次,很可能也是全球首次,同意律师使用互联网上的社会性网络服务网站Facebook向两名缺席法庭的当事人送达判决,要求当事人偿还154026澳元债务及8123澳元利息。

  向法庭申请以这个方式送达文书的律师是在通过常规渠道无法联系当事人后,在Facebook上通过搜索邮件地址找到了当事人的页面。在这个页面上有当事人的出生年月日、邮件地址及他们的朋友链接。这些条件满足了当地法庭的送达文书要求(a sufficient method of communicating with the defendants)。在这条新闻为媒体所报道后,两人分别对自己的Facebook页面采取了关闭公众访问和删除的动作(ps,没经验啊,两位仁兄仁姐)

  根据相关报道,过去,法院曾采取电子邮件和手机短信的方式送达过法律文书,通过社会性网络网站(SNS)送达法庭文书则是第一次。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