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教授——找寻生活的艺术

  不可否认,学术研究和摄影、当律师、安装电脑软件、炒菜、做爱一样,都是有一些技巧的,经验丰富者可以事半功倍,而初出茅庐者难免大汗淋漓而仍不得其门而入。但我相信,每一位真心写过学术论文的人(不论你基础的好坏、占有的资料多寡、方法的优劣、文章水平的高低,只要你真心写过),都知道研究的艰辛,也曾体会过望着打印机哐叽哐叽地把一堆白纸弄脏时自得其乐的满足感。

  我的好朋友去病八年前曾说过:读书和研究是最简单的工作了,因为你主要精力就是和书本打交道,和研究对象打交道。的确,做研究不用去直接面对人际交往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你只要愿意静下心来做点什么、思考点什么,总是有收获的;做研究也不用担心经济起伏,因为你所需要只是一台电脑(如果不是纸和笔的话)和一个书桌。心诚则灵。

  心诚之外,还需要心静。就像有的人可以在草丛里、树墩旁甚至卫生间里畅快地嘿咻,有的人却可能在五星级宾馆的大床上因为灯光过亮(过暗)或者床铺过软(过硬)而进入不了情绪,最终只能软绵绵气呼呼地睡觉一样。

  怎么才能心静?那就需要修炼了。首先,二十年来,江湖显得越来越乱X麻麻,人们,特别是有点想法的人们难免按耐不住想去做公共知识分子发发彪。这就可能导致心不静(当然如果你有时间有能力可以双飞也没问题)。

李子不木:一地口水•驴出没注意

一地口水·驴出没注意
――李子不木
 
……宝玉听说,便忘了秦氏在何处,竟随了仙姑,至一所在,有石牌横建,上书“太虚幻境”四个大字,两边一副对联,乃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呸,猪油蒙了心的货!这边厢哭着嚷着要白白占我国信论坛几个大好版面,那边厢却又没来由的尽是扯些孽海情天的儿女闲白,端的是得了失心疯麽也么哥?
――列位看官莫急。须知那些真真假假、有有无无的人和事在咱们这个行当里只怕是理也理不清、扯也扯不完,今日且由小李专拣出一两桩荒唐有趣的拿来与人演义一回,也好叫人知道你我这副营生却也不像看上去那般轻巧省心则个。
 
(一)二狗家的故事
二狗他爹来我们这里卖房子。交给我一本时下最新款式的结婚证,纸质粗糙、水印模糊,装订线松松垮垮,登记日期赫然写着一九七四年四月一日,并且,没有任何补办重发的书面记载。
说句实在话,对于这样的当事人是更叫我喜欢的(至少要比那些目高于顶的大爷们来得舒服多了,尽管绝大多数的爷也是装出来的而且还装得不太像),因为他酱油色的皮肤、佝偻的驼背,还有充满乡土气息的口音,以及哪怕是偶尔在眼光中流露出来的那一丝狡黠都满溢着的草根气质。
“你的这个结婚证是在哪里办的?”我有足够的底气节省掉所有的过场戏直截了当的直奔主题。
“认不得,是我家二狗昨天去火车站办的,好像再加上我的这个身份证一共要了五百块钱呢!”是真的无知者无畏,还是传说中手中无刀、心中亦无刀的真正高手?对方的回答刹那间反倒叫我不知所措。而且他居然还递了一棵烟给我,居然还问我“有哪点不对嘎?”
…… ……
…… ……
二狗他爹急了!“麽说是要结婚证就拿着结婚证来了,要身份证拿着身份证来了,户口本也拿来了,咋个还是不行嘎?麽你们到底要咋个整?!”
就连打算买他房子的江浙小男人都看不下去了,“老人家,结婚证是要到民政局去办的啦,身份证是要到公安局去办的啦,不是随随便便路边找个人就可以办的啦。”
“麽我们农村里头哪点兴要哪样结婚证?我家二狗现在都当着爹了,我跟他妈一张床上睡了这么几十年,整不成现在还不是两口子了嘎?”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过话的二狗他妈急忙笨拙的在他的大腿上杵了两下,呵呵呵的笑,显得害羞甚至扭捏。
…… ……
…… ……
“算了老人家,你的这个房子我是不敢买的啦!”买方霍然起身、掉头便走。行至门口,又立定转身,冲我双手抱拳,堂堂说了一句“多谢啦,兄弟!”
――婉约派的男子临了还给我整了一回燕赵的范儿。
剩下的二狗他爹在我那儿怔怔的、喃喃絮叨了一番。最后还认真的问我“麽我的结婚证、身份证你要还给我呢嘛,二狗说花了五百块钱呢。”
――老头的表情委屈得就像个孩子。
 
(二)遭遇twins
这样的事情甭管是谁遇上都只能叫人郁闷至死!
小青的姐姐叫小白,两人出生的时间仅仅相差了十二分钟,且是同卵。小白的丈夫是张生,张生和小白当时正在闹离婚。张生二年前背着小白在外头买下了一处房产(由此可见这哥们儿的贼心由来已久),现在张生急着要在离婚前把这处房产偷偷处理掉,于是张生找到了小青(估计这家子的关系真的不怎么清白),并且事先做好了足够的功课。
人家古玩行里管这种失误叫做“打眼”。在咱们这儿,这就叫做“错证”。谁不想自己的执业履历从头到尾都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谁不想自己承办的每一项业务都是铁铁铮铮、堂堂正正?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啊!
更加叫人头疼的是张生和小青二人完事之后便马上集体跑路,独留着小白一个隔三差五就满世界到处去喊冤叫屈。那婆娘的不甘却还不是以自己那个背时男人伙同小姨妹私卖房产的恶行为重点,只专门拣些伊与张郎当年如何同甘共苦,如何相濡于沫,未想今朝却会被离、被弃,如草芥、如敝履之类的悲苦事迹来说事儿。话里话外的倒好像是我公证人员拆了这双比翼鸟、砍了这条连理枝,亲手犯下了破坏别人和睦家庭,同时成就一对狗男女的不赦罪过。完全没有道理可言!
于是乎大伙儿背地里嘘唏感慨,只怕是今后在房产档案里应当预留产权人以及一干关系人等毛发若干,待今后房产转让之时非得先行做个基因比对才行,否则这魔与道的较量,差距恐怕真的不止一尺、一丈。
 
(三)陈老师
我现在都还在揣测当初陈老师独自一人寻至大桥底下与那个面容猥琐的假证贩子进行交易的时候是否心有忐忑?想想,恐怕连多少算是有些江湖经验的我也还是会有些许不安的。而一个十余年来守着三尺讲台,传道不止、诲人不倦的人民教师(且是人民女教师)怎会具备如此大的勇气与果敢?
或许那个时候她真的急需这笔钱,真的急需办下这笔贷款(本人在此再次大声疾呼,进一步提高人民教师工资待遇!),或许她真的已经和自己的前夫闹到水火不容以至于无法叫他来出面签署个同意贷款的书面意见。可是,苍天啊,连人民法院的裁决文书您都敢于作假,您的勇气也忒惊世骇俗了些吧!莫非您的学校是不兴开设一门叫做“法律基础”的公共课程的么?莫非您的学校是不兴进行普法宣传教育的么?
(案情不予赘述,大抵是讲陈老师为了贷款,私自将离婚民事调解书内财产分割一项进行了改头换面,并且还制作了一枚某法院印章,手法与雍正矫诏的传说相若。)
因犯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判处管制一年,受到开除公职的行政处分。大姐,您可是在经济院校任教的,这其中的成本与收益到底应该怎么计算?
在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大人们讲放羊的娃娃因为撒谎自己的羊被狼给吃掉了;当我们长成大人之后,给孩子们讲匹诺曹因为撒谎变成了一头驴。陈老师您有孩子了吗?
情何以堪?!
 
(四)X档案
(告知:以下内容与美国电视连续剧无关)
 
1.那天快要下班的时候,老A拿了一本离婚证来给我看。
“假证疑似度75%”,我摸索着纸张,不太敢肯定的说。
75%?这是百分百的假证!”老A冲我吐了一口烟,肯定且得意的说。
“怎么看出来的?”
“你上日历去查查,他离婚登记那天是一个礼拜天,有哪家民政局会在礼拜天上班?”
自此,我对老A另眼相看。
 
2Z同志现在已经不在我们单位了,关于他的若干掌故当中有一个是这样的:说是有一回Z现场逮着一个拿了假身份证企图想来蒙混过关的,于是Z对其晓之于理、动之于情,批评教育不下三个小时,直到对方眼泪哗哗的。然后,Z拿了一叠纸、一支笔要对方写检查。一稿,不过;二稿,不过;等到第三稿还是不过关,对方实在是受不了了,便站起身来大声问“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Z同志也不含糊,一拍桌子呵斥道:“你必须得给我写上:我,错,了!”
对方登时委顿。
 
3.有个同事当初跟着H做助理,有一天发现一个假证件,可是再怎么做工作对方就是打死也不招。此时H站起身来,very平静的说“好吧,我进去打个电话查一下,如果是真的我们就接着办理,如果是假的我就直接通知派出所过来处理”,然后便拿起桌上的假证转身进到里间办公室。
十五分钟后,H回来,助理说他才刚进去对方就说不办了,赶忙收了东西慌张跑了。
“你真的进去打电话查了?”助理问。
“没有,肚子疼,我去解了个手。”
 
4.某天,有人拿了一本房产证来,说是要向典当行抵押。我接过来翻了两下,然后问他“你做这本证花了多少钱?”
对方一阵惶恐,却又故作镇静的问我“你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不过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编号为昆明市(盘房管)字的产权证,所以想问问。”
那人落荒而逃。

號外

號外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號外是指臨時編印的報紙刊物。由於每家報紙每天均編有刊號(格式如XX年XXX號),號外是臨時編印之關係,並不設刊號,因而得名「號外」。中文報紙首份號外為1884年8月6日的《申報》號外,刊登該報駐福州記者發回的專電:「駐榕法艦尚無動靜」。

昔日當有突發重要新聞時,報社便立即趕製版面,一個多小時後於當地街頭派發,以求將消息儘快提供給讀者。因為內容不多,號外通常只有一大張,報社通常都會視派發號外為對報章的宣傳,因此也樂於免費派發,中國《報紙出版管理規定》第31條第七項並有規定號外為免費。

號外功能的轉變

1970年代開始,隨著電子媒體的興起,突發重要新聞均可以迅速發佈。因此現已較少看到有報章會印製號外派發,但因號外為宣傳自家報紙的有效手法,配合現在的印刷速度,於是能預計的重大新聞刊行號外是中國近年較常見的(事件已不是臨時沒有預計的關係,有的不只一版,如《成都晚報》的巴金逝世號外為100版,已失去號外的初衷——未能預計的突發事件臨時編印,淪為紙上紀念刊物形式);較常派發號外的國家有日本(報導的多為社會影響較重大之新聞)等。

http://zh.wikipedia.org/zh-tw/%E8%99%9F%E5%A4%96

中联网感受

回到中国大陆,立即感受到了中联 网(Cinternet, 本人制造的词汇)和互联网的差异。

Update 0913: 还有一样最根本的特色,就是国外网站速度奇慢。国内下载速度很快——都是盗版的东西。

1. 看不到Twitter,Facebook等网站其实也没什么,毕竟这些网站到目前为止仍然只是休闲娱乐用途,远没到必需品的地步。因为封锁,和新浪微博相 比,中文twitter上人群的多样性要差很多。

稍微比较心烦的是youtube被屏蔽这件事。我有个小癖好,想休息一下的时候,会到 youtube上去看两个搞笑的视频,现在不行了。习惯的力量是强大的,我知道有优酷土豆等等东西,但每当看到上面铺天盖地的广告的时候,基本就没多少兴 趣了。

祝《焦点访谈》越办越好

1994年4月1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第1期以《’94国债发行第一天》为题,报道了当天开始的1994年度国库券发行的情况、有关人士的评说和群众的反应。从此以后,这档节目迅速成为继《新闻联播》之后收视率第二位的黄金品牌。

1995年,在节目一周年接受采访时,《焦点访谈》节目的主创人员说:"中国过去的一些电视节目不太符合电视规律,比如“画面+解说+音乐”的方式、摆拍的方式等,不太好看。中国电视发展这么多年,现在终于认识到这一点,这是九九归一的事情。“[高长力、王旭东、鹿敏:“你在走一条什么样的路——《焦点访谈》开播一周年访谈录”]

1996年,有学者将《焦点访谈》形容为“中国大地的守护神” [普麗華:中國大地的守護神──“焦點訪談”藝術魅力初論,载《高等函授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96年第6期。]

1998年10月7日,时任总理朱镕基视察中央电视台,赠给《焦点访谈》栏目的编辑、记者们四句话:

工信部明确个人可办网站 备案需提交负责人照片

转自凤凰网,网易和新浪上的相关消息瞬间被删除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201002/0223_17_1553009_3.shtml

2月23日凌晨消息,工信部向各地通信管理局等单位印发通知,进一步落实网站备案信息真实性核验工作。通知中涉及的备案核验试行方案明确规定,个人是网站的合格主办者;与此同时,网站备案将需要负责人提交彩色正面免冠照。

去年12月15日,工信部发出《关于进一步深入整治手机淫秽色情专项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进行网站备案时对“主办者身份信息当面核验、留存有效证件复印件,要对网站主体信息、联系方式和接入信息等进行审查”。

为贯彻这一要求,工信部制定了《进一步落实网站备案信息真实性核验工作方案(试行)》,并于2月8日向各地通信管理局、CNNIC、互联网协会和三大运营商印发。

The Story of a Chain Resturant


There is a big chain restaurant company who named itself Eatool. Based in Amilina (a country allowing people eat almost everything except small chicken), Eatool provides delicious meats, including pork, beef and adult chicken. At the same time, it also sells dishware and other stuffs in each of its restaurants.

I.

Few years ago, Eatool opened a new restaurant in Cinet, a country where the king forbid selling pork, as well as chicken.

Personally, Eatool’s boss loves pork, but he knows that selling pork in their Cinet restaurant means shut down the business including the dishware. So they hired Cinet people run the restaurant in Cinet, and restricted themselves from selling pork. At the same time, Eatool sells dishware to Cinetizens.

一间连锁餐馆的故事

Eatool是一间大型的连锁餐饮集团。总部在阿米利亚(一个除了小鸡仔之外什么食品都允许吃的国家)。Eatool提供丰富多彩的菜式,有牛肉的、猪肉的、鸡肉的,很受人们的欢迎,分店开遍了世界。除了餐饮业外,Eatool的业务还拓展至餐具、厨房用品等等很多方面。

几年前,Eatool 在西纳开了一家分店。西纳是一个王国的名字。在这个国家里,国王禁止吃猪肉,也禁止吃鸡肉——不管是成年鸡还是小鸡的肉。

Eatool的老板自己是很喜欢吃猪肉的,但他知道,在西纳的分店里卖猪肉就意味着关张大吉,连厨具都卖不成。所以,Eatool在西纳的分店里雇用了西纳本地人,让本地人来打理店面,不卖任何含有猪肉的菜式,同时销售生产于阿米利亚的厨具。

在阿米利亚,Eatool的作法遭到了美食家们的批评:“咋能这样委屈自己呢?你应该在西纳卖有猪肉的大餐啊,排骨、火腿、还有猪颈肉!这是你的招牌菜!”

新华网:中国将不解析未备案的域名

新华网北京12月17日电(记者刘菊花)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管理局副局长刘杰17日透露,全国打击手机淫秽色情、开展域名注册服务管理专项规范整治行动已全面启动,工信部要求域名注册管理机构、域名注册服务机构采取五项措施规范域名注册。这些措施包括:

   建立和完善域名持有者黑名单机制,将被关闭网站域名持有者纳入黑名单进行管理,防止违规网站重新申请域名,继续从事违规经营活动。

  严格落实域名申请者应提交真实、准确、完整域名注册信息的规定,对进行域名转让并提供他人使用的,必须重新注册,违反上述要求的,依法予以注销。

  对网站未备案的域名不予解析(含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