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除歧视,将防控爱滋病事业推向新高潮!

同志们、朋友们:*
  爱滋病是一种至今还无法完全根治的疾病,它主要通过体液传播,如血液融合、无保护性交、母乳喂养、共用接触血液的医疗器械(如针头)等,但说话飞出的唾沫不会传播,接吻一般也不会传播(除非有严重口腔溃疡),握手、对视、互相喷干等更不会传播。
  换句话说,得爱滋病比得感冒、肝炎、肺结核、非典等等要困难得多,我们战胜爱滋病实际上也比战胜上述疾病要容易得多。只要我们注意安全,是可以全面预防和控制爱滋病的——因此,我们不应该也没有理由歧视任何被证明或被怀疑是HIV携带者的人,人家发烟给你你就抽,人家请你吃饭你就吃,人家要和你那种而且你也喜欢人家你就去那种(只要保证足够安全就可),爱滋病甚至不是医学上认为不能结婚的疾病,而只是不宜生育的疾病。
  但是,现在有三种危险的,不利于我们的伟大事业的思潮仍大量存在:
  第一,爱滋病距离我们很远。这是极端错误的轻敌思想。中国的HIV阳性者很可能已超过百万,也就是说,每1500人中就有一个,比非典要大不知道多少倍,这个比率在云南、河南等地可能更高,所以各位千万不要小看那小小的橡胶袋,千万不要有侥幸思想,千万不要认为自己生活在真空中。

2003“人权法大学师资培训班”项目总结

 

“人权法大学师资培训班”项目    

alt

  为配合实施教育部在全国高等院校开展人权法教学的计划,提高高等院校教师和研究人员进行人权法教学和研究的能力,加强他(她)们之间的交流与合作,从而在总体上促进我国高等院校人权法的教学与研究,进而在我国全面促进人权意识的养成、人权知识的普及和人权制度的建设,中国政法大学人权与人道主义法研究所在欧洲联盟委员会的资助下,于2003年9月1日至10月31日在北京举办了“人权法大学师资培训班”(以下简称培训班)。
 
  一、培训目的
  本次培训班的主要目的是为国内各高等院校正在或将要从事人权法教学或研究的中青年教师和研究人员提供系统的人权法教学和研究方面的基础培训,帮助其系统掌握国际人权法的基本内容,熟悉人权法教学和研究的基本方法,提高从事人权法教学和研究的能力,培养国际人权法的意识,开展并加强相互交流与合作。
 
  二、学员情况
  本次培训班共有24名学员。他(她)们来自国内14所高校,包括中国政法大学、西北政法学院、苏州大学、湖南大学、中共中央党校、武汉大学、云南大学、山西大学、中山大学、四川大学、河北大学、北京大学、山东大学、内蒙古社会科学院。主要从事国际法、宪法、诉讼法、行政法、法理学及人权法等学科或课程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学员的学历基本都在硕士以上,年龄介于24岁到45岁之间,具有高学历年轻化的特征。
 
  三、授课教师
  为保证培训班预期培训目的的顺利实现,培训班聘请了具有丰富的人权法教学、研究和实际工作经验的中外著名学者、专家传授人权法的基础知识以及人权法教学和研究的基本方法,指导学员进行人权法的专题研究和教学实习。因为这些教师来自不同的领域,既有从事人权研究和教学的著名专家学者,又有从事人权方面实践工作的国家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还有一些从事人权工作的非政府组织成员,所以使得他们可以从不同的层面和视角为学员提供人权法的知识。培训期间,共有来自国内外16个单位的23位教师为培训班授课。
 
  四、培训内容和方法
  (一)培训内容
  培训的主要内容包括人权的基础知识,如人权的概念、渊源、主体、内容、历史;人权法的基础知识,如人权法的概念、渊源、体系、内容;国际人权法的基础知识,如人权国际保护与国际人权法的历史、国际人权法的渊源和体系、国际组织与人权的国际保护、全球化与人权、多元文化与人权等等;人道主义法的基础知识,如人道主义法的概念、历史、渊源、体系和基本内容。此外还请人权法教学经验丰富的教师讲授了一些人权法的基本教学方法。
  (二)培训方法和活动
培训方法以讲座、讨论和试讲为主。培训期间,来自国内外的专家学者先后围绕36个专题进行了讲座,并与学员进行了讨论。在培训后期,每位学员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一个人权法问题进行试讲,并与其他学员一起讨论。在培训结束时,每位学员按要求撰写了一篇学术论文。此外,培训班组织学员参观了欧盟驻华代表处,与代表处的参赞及主要负责人员就欧盟人权保障和中欧人权对话等问题进行了座谈。
中国政法大学校报、校园网以及学校电视台对培训班情况进行了相关报道。
 
附件1学员名单及基本情况
 
中国政法大学“人权法大学师资培训班”学员一览表
 
陈佑武,湖南大学法学院讲师
程滔,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丁洁林,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研究所讲师
董皓,云南大学法学院助教
冯军,河北大学政法学院法律系刑事法学教研室讲师
何其生,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讲师
侯西勋,西北政法学院法学系宪法教研室副教授
刘海蓉,四川大学法学院诉讼法教研室助教
刘文,苏州大学法学院讲师
毛玮,中山大学法学院法理教研室讲师
牟卫民,中共中央党校政法部人权室副研究员
曲相霏,山东大学法学院理论法学研究所讲师
孙萌,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
田瑶,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宪法研究所副教授
完珉 ,山西大学法学院讲师
王新宇,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法理学研究所讲师
王秀梅,西北政法学院国际法系国际法教研室讲师
杨立新,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刑事诉讼法研究所讲师
张劲,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宪法研究所讲师
张莉,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法理学研究所讲师
张立伟,中国政法大学博士
张中,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研究中心助教
周青风,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宪法研究所讲师
朱檬,内蒙古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实习研究员
 
附件2授课教师及讲座题目
1、徐显明,中国政法大学校长、教授:“人权与人权教育”
2、 李步云,湖南大学法学院教授:“人权概念”、“人权本源和本质”、“人权的实现”
3、 范国祥,前任中国常驻联合国大使:“人权观念与实践的发展脉络”、联合国机关与人权保护”
4、 陈瑞华,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公正审判的基本标准”
5、 岳礼玲,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人身自由与安全”
6、 龚刃韧,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表达自由与社会发展”
7、 郑永流,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集会与结社自由”、“私生活(隐私权)”、“发展权”
8、 白桂梅,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国际人权法的教学方法”、“集体权利的若干问题”
9、 朱文奇,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国际人道法的基本概念和基本原则”、“国际人道法与国际人权法的关系”、“中国与国际人道法”
10、 刘松山,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国家法室:“中国对国际人权公约的批准与实施”
11、 班文战,中国政法大学人权与人道主义法研究所副教授:“人权与国际法――二者关系初探”
12、 刘开明,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民间组织与经济、社会、文化权利保护”、“公司社会责任与国际劳工标准”、“全球化与人权运动”
13、 黄启诚先生,香港亚洲人权委员会:“Implementation of International Covenants in Hong Kong and the Role of NGOs”
14、 Mr. Basil Fernando,香港亚洲人权委员会:“Rule of Law and Effective Implementation of Human Rights”
15、 董云虎,中国人权研究会教授:“人权领域内的国际斗争”
16、 周伟,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教授:“1990年以来中国的人权保障立法”
17、 彭锡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国际法系教授:“国际人权法的渊源”、“国际组织与人权国际保护”、“国际人权法的国际实施机制”
18、 信春鹰,人大常委会法律委员会教授:“人权领域的焦点问题”
19、 韩大元,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宪法关于基本权利的救济”
20、 杜钢建,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儒家思想与人权法”、“中国近百年人权法思想”
21、 李兆杰,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国际人权法在国内的实施”
22、 Prof. Albrecht,德国马普研究所:“On Death Penalty”
23、 林哲,中央党校政法部人权研究室教授:“人权的概念和主体——兼谈爱滋病患者的人权保障”

昆明小民工眼里的北京雀事

一、有关公共汽车
1、公共车叫公交车,搞得像porn似的;
2、全车只有售票员是地道北京人,所以全车人都听不懂售票员的报站:“#%*#儿到了,#%¥下车……。”有一次普通话考试一级乙等95分的我曾经厚着脸皮向一个长得跟胡子似的售票员问过四回“您说什么?”但还是没听懂他哼唧什么。实践证明普通话和北京话的确差距巨大。
3、有一天有个昆明人让我到一个叫“da be yao”的地方,后来才知道是“大北窑”,当时以为是“大白窑”,路过大概十六七个站,天色已晚还没听出售票员说什么,忙问旁边的乘客现在是到哪了,连问四个,四个都说:不知道——?!?!我操,不知道?那你们去哪?
4、一般不让座,除非售票员挤到你跟前嚷嚷:“哎穿蓝毛衣的男同志,您给那大爷让个座儿好吗?”充分说明保留售票员的重要性。

没文化•从驾车到性冲动

……一党人吃饭的时候讲起某猛男开车不要命……其实,大家心疼的是他那辆可怜的小夏利——人有人权,车有车权呀……说到“冲动”,真应该法定为一个贬义词……佛罗依德说来说去,就是把人的各种怪异的和正常的行为全都归于性冲动。性冲动这个词本身就让人冲动……如是分析,猛男之所以开车那么快,看来一定和性有某种联系……

没文化•贝格尔二号、高考和小鸟鸟

贝格尔(Beagle)二号是一艘船……最近我发现有一个单词他娘的实在是管用,它能清楚地解释许多用其他辞汇很难解释的现象……想起我的表弟以及无数其他人的表弟表妹们今天正在考场里戴着口罩写命题作文……根据没文化的我的观点,中国文化(至少是教育文化)有一个重大的缺陷……以防一句话不注意就被吊起来阉割掉那个其实早已经被文化阉割了的小鸟鸟……怪不得东方人的那话儿总体上比西方的小……

没文化•AIDS VS. SARS

我一直觉得:在给疾病排名的时候,应以其对社会的影响作为标准……即使梅毒的确毒死了几个黑头发的皇帝和黄头发的国王,但它们最后连自己死于梅毒都不太敢承认,所以这个病也就不是影响社会进展的大病了……感冒都比癌症和梅毒对社会的影响大些……虽然AIDS的确成了一个社会问题,也的确受到重视,但至少它没有引起过社会各个层次同时的恐慌……SARS已经在比赛中占据了明显的优势——有点像以前的香港僵尸片……

没文化·话本·熟人

夕阳撒在通往邮局的路上,冯道的影子压住了前面一个小孩的脚。忽然他下意识地回头往路旁的广场看去,沈周和马云正走在他的右后方——因为阳光的关系,冯道不能肯定是不是他们,直到沈周冲他招手。
  冯道心里有些忐忑。马云和他在两个星期前才分的手,这几天他一下班就往家跑,今天早上妹妹让他帮忙取个包裹,他才绕道回家,没想到遇到了马云。
  马云依旧显得亭亭玉立,冯道注意到她的头发上有根线头,习惯性地想抬手去拿,然后又不露声色地改成从包里掏出烟,发给沈周——沈周不知道冯道和马云之间发生的事情。确切地说,沈周不知道冯道和马云曾经如此密切,也不知道他们又分开了。所以他还和过去一样和冯道没话找话地聊着天,毕竟他只是马云的朋友,和冯道也就是在一块打过两次牌而已。
  三个人边走边聊,不过细看起来,其实是沈周分别在跟冯道和马云说话。快到邮局门口,冯道正准备和两人告别,忽然看见马云手臂上的疤痕——那天晚上她忽然特别难过,用水果刀往手上划,冯道陪她上的医院,之后两个人就越来越近了。后来他们每次亲热前,冯道都要先用舌头把那两道伤痕打湿。
  “那再见吧。”马云说。
  “哦,再见。”冯道说,然后登上邮局的石阶。等他回头想再看一眼马云的时候,阳光再次刺得他睁不开眼。

没文化•伊拉克战争和张国荣的死

有一天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正在上网查资料,忽然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她收到短信:张国荣死了……之前的有一天我在部队熔炉里接受军队大学的教育,忽然一个排长跑过来报告说美国打伊拉克了……还有一天我在家里看电视连续剧《乾隆皇帝》,照例又是几月河的脚本,里面说有三个中国渔民在广东被英国商船上的炮打死了……还是回到张国荣,回想各种电影中的他,是那么的妩媚动人……我不太能理解许多的生死大义,只是觉得有很多疑惑……还是有些问题想不明白。比如白求恩、雷锋究竟是因为死得重于泰山还是因为生得重于泰山呢……

没文化•史记·地铁里的所见所闻和胡思乱想

最近窜至沪上谋生计,遍撒英雄贴却无人喝彩……电视上说城市的底下管网系统就是“城市的根”,现在看来确实是有点意思……那些海鸥真它妈的没脑,明明可以在途经中原的时候顺便逛逛瘦弱的西湖,或者至少在浩瀚的洞庭踩一脚刹车,却非要辛辛苦苦地远涉重山来昆明这一洼水塘里吃自己本不喜欢吃的面包……尽管海鸥们很变态,但上海地铁里的确还算是很漂亮……没看过那部《开往春天的地铁》,但却在上海的地铁里见到了无数起码和徐静蕾一样好看的女人……如果她忽然跪下来说要嫁给我,我一定没法大义凛然无动于衷……手上挎着的浅黄色半透明小包造型别致,就是十个北京同龄妇女也不一定想象得出是什么样子……

让学汉语的外国人自杀的阅读题

昨天收拾东西,看到中学时候的一本笔记本,上面记着赵元任先生的一篇趣文,名为《施氏食狮史》。想到最近刚刚被各种英文考试搞得焦头烂额,不由得心生一计,强烈建议汉语等级考试将此文作为考察以拼音文字为母语的外国人的阅读题。

原文如下:

  石室诗士施氏,嗜狮,誓食十狮。氏时时适市视狮。十时,适十狮适市。是时,适施氏适市。氏视十狮,恃矢势,使是十狮逝世。氏拾是十狮尸,适石室。石室湿,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试食十狮尸。食时,始识是十拭尸实十石狮尸。试释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