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爱之名:母亲节的知识产权故事

因爱之名:母亲节的知识产权故事

文/董皓*

(专栏文章,原载21世纪,点此前往)

  母亲节的创立者是安娜•贾维斯(Anna Jarvis)女士。她的母亲安•贾维斯(Ann Jarvis)曾在美国南北战争期间致力于组织母亲们为交战双方的受伤士兵提供帮助。战争结束以后,安仍然致力于社会活动,她倡议建立一个“妈妈们的工作日”(Mothers’ Work Day),让妈妈们在这一天从自己的家庭里走出来,关心那些在战争中受到伤害的人们。安于1905年5月9日去世,她的女儿安娜将自己对母亲的眷恋化为动力,开始全力争取“母亲节”(Mother’s Day)的设立。如同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争取建立监狱图书馆的主人公一样,她拼命地给国内的政客、商人和宗教领袖写信,请求他们支持设立这样一个纪念日。

  1914年,她的努力终于成为现实,时任美国总统威尔逊宣告设立全国性的母亲节,时间定于每年五月的第二个礼拜天。这一天是安娜选择的,一方面是为了纪念她在天堂里的母亲,另一方面是因为她希望母亲节是一个神圣的(holy)日子,而不是一个假日(holiday)。她认为在母亲节这一天,子女们应该真正陪在自己母亲的身边,到教堂里祈祷感恩。

  母亲节在确立以后迅速为社会所接受,人们大多通过邮寄贺卡、购买鲜花、举办宴会等形式庆祝节日。后来母亲节甚至成为了美国“假日经济”中最为火爆的日子。然而母亲节的高度商业化,让安娜非常不安和不满。她觉得这个自己推动建立的节日已经走上了与自己的初衷完全相反的道路。她坚决地反对邮寄母亲节贺卡,认为这种祝福是肤浅和无聊的,而且贺卡公司还从所谓的祝福中赚取了大量利润,这玷污了她心中的母亲节,她说:“我要的是一个感恩日,而不是拿来让人挣钱的。”在她看来,母亲节应当没有购物、没有贺卡、没有宴会,甚至没有捐赠活动,而只是一个纯粹的充满亲情与温情的、感念母恩的日子。

  安娜的性格极其执着,她十年如一日地为了母亲节的设立而拼命写信和四处游说取得支持,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心血被商人们所利用。

  她想到了知识产权。

因爱之名:母亲节的知识产权故事

文/董皓*

(专栏文章,原载21世纪,点此前往)

  母亲节的创立者是安娜•贾维斯(Anna Jarvis)女士。她的母亲安•贾维斯(Ann Jarvis)曾在美国南北战争期间致力于组织母亲们为交战双方的受伤士兵提供帮助。战争结束以后,安仍然致力于社会活动,她倡议建立一个“妈妈们的工作日”(Mothers’ Work Day),让妈妈们在这一天从自己的家庭里走出来,关心那些在战争中受到伤害的人们。安于1905年5月9日去世,她的女儿安娜将自己对母亲的眷恋化为动力,开始全力争取“母亲节”(Mother’s Day)的设立。如同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争取建立监狱图书馆的主人公一样,她拼命地给国内的政客、商人和宗教领袖写信,请求他们支持设立这样一个纪念日。

  1914年,她的努力终于成为现实,时任美国总统威尔逊宣告设立全国性的母亲节,时间定于每年五月的第二个礼拜天。这一天是安娜选择的,一方面是为了纪念她在天堂里的母亲,另一方面是因为她希望母亲节是一个神圣的(holy)日子,而不是一个假日(holiday)。她认为在母亲节这一天,子女们应该真正陪在自己母亲的身边,到教堂里祈祷感恩。

  母亲节在确立以后迅速为社会所接受,人们大多通过邮寄贺卡、购买鲜花、举办宴会等形式庆祝节日。后来母亲节甚至成为了美国“假日经济”中最为火爆的日子。然而母亲节的高度商业化,让安娜非常不安和不满。她觉得这个自己推动建立的节日已经走上了与自己的初衷完全相反的道路。她坚决地反对邮寄母亲节贺卡,认为这种祝福是肤浅和无聊的,而且贺卡公司还从所谓的祝福中赚取了大量利润,这玷污了她心中的母亲节,她说:“我要的是一个感恩日,而不是拿来让人挣钱的。”在她看来,母亲节应当没有购物、没有贺卡、没有宴会,甚至没有捐赠活动,而只是一个纯粹的充满亲情与温情的、感念母恩的日子。

  安娜的性格极其执着,她十年如一日地为了母亲节的设立而拼命写信和四处游说取得支持,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心血被商人们所利用。

  她想到了知识产权。

  1912年,安娜成立了一个名为“母亲节国际联盟”(Mother’s Day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的组织,这个组织将 “五月的第二个礼拜天”(Second Sunday in May)和“母亲节”(Mother’s Day)两段文字以及白色康乃馨图桉注册为商标,同时安娜宣称她自己拥有“Mother’s Day”的版权。

  和竭力争取设立母亲节的时候一样,安娜几乎向所有她认为滥用了“母亲节”的人写信,要求他们尊重她的知识产权。人们已经数不清安娜曾多少次就此提起诉讼,在这里只能记叙几次著名的事件:1923年,安娜向时任纽约州州长埃尔•史密斯(Al Smith)发出诉讼威胁,因为史密斯计划在当年举办一个盛大的母亲节纪念活动。她还曾与“美国战后母亲联盟”发生冲突,因为后者在自己的募捐活动中用上了“Mother’s Day”这个词汇,最终该组织把宣传语中的“Mother’s Day”改成“Mothers Day”(去掉了撇号)。1935年,安娜向美国第一夫人埃利诺•罗斯福发难,原因是后者当时准备筹办一项旨在减少母婴死亡率的募捐活动——募捐宣传材料中使用了“Mother’s Day”——在执拗的安娜眼里,这种募捐不过是“孕妇们的挂羊头卖狗肉行为”。

  事实上,安娜的整个后半生都在为她心目中那个纯粹的母亲节而战斗(她终身未婚,没有子女)。她花光了自己所有的财产,甚至还因为过激的抗议行为而被逮捕过。1948年,穷困潦倒、失明并且半聋的她在宾西法尼亚州一间精神病院里孤独地离开人世。

  历史学者凯瑟琳•安托里尼(Katherine Antolini)的博士论文就是以安娜为主题的。根据她的分析,安娜的症结恰恰在于她自己从未成为一名母亲。她的“母亲节”实际上是孩子眼中的母亲节。与她的妈妈所倡议的“Mothers’ Work Day”不同,安娜的“Mother’s Day”是单数形式的——作为一个孩子,安娜眼中的世界就是自己的家,而母亲就是这个世界的中心,这个世界必须只有纯粹的亲情,没有任何商品的交换。

  这实在是一个令人感慨的故事:安娜在前半生里竭尽全力鼓吹和宣传自己的母亲节,希望全世界知晓、接纳和纪念这个日子。而当母亲节为公众和国家所接受后,她又开始了另一场方向相反的战斗——限制“母亲节”的使用。在她那唐吉柯德式的一生里,安娜无意中把知识产权复杂而微妙的属性诠释得淋漓尽致,甚至有些凄美和壮烈——在教科书里,知识产权法的最终目的被宣称为促进文化的繁荣和知识的传播,但现实中,这个目的往往被手段所制约,商人们利用知识产权去维护自己对知识的垄断。在安娜的故事里,她的目的是保持母亲节的非商业性,却又恰恰使用了以保护商业利益为诉讼理由的知识产权制度作为自己的武器。

  与有形财产相比,无形的知识产权就是那么的奇妙。就一项知识而言,越是宣传它和推广它,它的价值越大,而与此同时,创造者自己对它的控制力也必然变得越来越小。安娜因为缺乏作为母亲的经历,难以把自己对母亲的小爱转变为对社会的大爱。而这与许多知识产权人的心态其实是类似的,他们醉心于自己的创造的同时却没有作好心理准备,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知识也来源于前人、自己的创造也必将迈入公共领域,供不同目的的人们自由取用。与安娜相比,那些因为无奈而放弃自己的知识产权保护的人只是爱得不够深;与安娜的母亲相比,那些为了维护自己的垄断地位而千方百计延长知识产权保护期的人却是爱得不够伟大。

  人类需要感恩。在母亲节来临的日子,让我们像安娜一样感恩自己的母亲,像安娜的妈妈一样感恩这个世界。

————————–
* 葛峰对此文亦有贡献,特此致谢!

当Google遇上皇家版权——政府文件的著作权问题

  请先看这个新闻:澳大利亚政府限制Google Map显示“野火地图服务”

  自2月8日上线后,GoogleMap所提供的野火监看服务,已有超过100万人次浏览。Google澳洲工程主任AlanNoble表示,得知澳洲消 防局 (CommonwealthFireAuthority,简称CFA)已无力维持其在线野火资料的更新,Google工程师决定伸出援手,在 GoogleMap提供即时地图、位置和野火强度等信息,并取得CFA同意。 但Google欲向维多利亚省永续环境部索取公有土地的火灾资料时,竟遭到拒绝,导致工程人员无法制作这部分的地图。根据Noble的说法,此事应归咎于Crown著作权法条。此规定将所有政府产生资讯的著作权,全数归于政府,防止未经明确许可的使用……

 

   接下来是我的:

  请先看这个新闻:澳大利亚政府限制Google Map显示“野火地图服务”

  自2月8日上线后,GoogleMap所提供的野火监看服务,已有超过100万人次浏览。Google澳洲工程主任AlanNoble表示,得知澳洲消 防局 (CommonwealthFireAuthority,简称CFA)已无力维持其在线野火资料的更新,Google工程师决定伸出援手,在 GoogleMap提供即时地图、位置和野火强度等信息,并取得CFA同意。 但Google欲向维多利亚省永续环境部索取公有土地的火灾资料时,竟遭到拒绝,导致工程人员无法制作这部分的地图。根据Noble的说法,此事应归咎于Crown著作权法条。此规定将所有政府产生资讯的著作权,全数归于政府,防止未经明确许可的使用……

 

   接下来是我的:

 

  皇家版权(Crown Copyright)是源于英国版权法的一种制度。简单地说,就是在版权法上,政府对其所发布的文件(包括政府工作人员的为履行职务完成的文档)权利,未经政府的许可,他人不得使用这些作品。换句话说,与大陆法上一些国家明确规定公文不属于版权保护的客体不同,在英国及与英联邦有渊源的国家和地区,公文仍被纳入版权保护的范畴(这一制度在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也被延续下来 )。其权利主体为政府或者议会——最典型的,就是英国的“皇家版权”(Crown Copyright)制度——所有政府文件都属于皇家版权的保护范围。其中包括由女王陛下和任何政府职员在职责范围内所制作或发表的文件——包括作为专利授权文书的“英皇制诰”(Letters Patent) ,也包括议会所制定的所有立法。

 

  将公文纳入版权的保护范畴,在英国有其历史渊源——现代版权本就是一种脱胎于书商特许权(stationers’ copyright)的制度,在特许权时代,皇家自不应将文告的复制发行权利授予特定的书商。而就当下来说,政府(或议会)保留对公文的版权,最大的好处是防止文献的误用和疏漏——使公众可以从政府部门提供的版本中获得权威的信息。

但与此同时,政府保留公文的版权也有其弊端——限制了公文的流通和接触。用巴泽尔意义上的公共领域概念来观察,还可以发现:一方面,在现代社会,每天均产生大量的政府文献,尽管这些文献被法律强行纳入了由政府所掌控的非公共领域,但其整理编辑所可能带来的利益仍十分诱人,政府公务员在这些利益面前,十分可能以寻租行为将其中的利益私有化。另一方面,即使法律明确规定政府有义务向大众提供这些政府版权的作品,但政府本身的官僚科层体系也将增加发布、编辑、传播这些作品的交易成本,进而使许多本可为公众获得的信息在实质上变得不可获取(或至少不可及时获取)。相反,社会大众对政府公文的自由获取,在实质上有利于政府政策的推行,减少社会交易成本,从而增加所有人的福利。

事实上,英国的皇家版权制度也早已进化,以排除上述弊端。一方面,几乎所有公文上的版权声明中,都设置了许多例外,皇家版权的保护期也与一般版权有不同的规定。 另一方面,英国政府还将许多文件的皇家版权有条件 地予以放弃(waive),这些文件包括议会立法和行政法规(Primary and Secondary Legislation)、立法解释、政府公告、政府拥有版权的已发表的科学、技术和医学文献、各种登记注册文件(Public Records)、政府表格、政府官方网站上的公文(除特别标明的外)、政府统计数据、内阁演讲记录和阁员文章等、对语句错误的修改公告等。

 

  在德日法系, 官方作品属于不受版权法保护的作品。 中国各法域中,除香港特别行政区外,也采取了将官方作品排除于版权保护之外的立法方式。 例如,台湾地区《著作权法》中明确规定:宪法、法律、命令、公文及中央或地方机关就上述作品作成之翻译物或编辑物都不属于著作权的标的。 本文认为,这一立法例十分明智——采用这种方式,“不属于著作权的标的”的表述,将相关作品明确界定于公共领域中。一方面体现了著作权法定的本性,另一方面也杜绝了公权力机关人员凭借其对公文信息的垄断而牟利的冲动,符合社会经济发展的本性。

 

  在中国大陆《著作权法》中,对公文的规定承袭了大陆法非著作权保护的原则,但其表述是这样的:“本法不适用于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译文。”与台湾地区立法相比,这里的“本法不适用于”实际上为其他法律对政府公文版权的规定提供了机会——“本法不适用于”不等于“其它法不适用于”。

 

  事实上,就在中国改革开放后的首部《著作权法》通过前两个月,一部行政法规性质的《法规汇编编辑出版管理规定》刚刚被予以颁布施行。根据这部法规,个人不得编辑法规汇编,而“有关机关、团体、企业事业组织”也只能出于需要,编辑法规汇编供内部使用。 而出版法规的主体,也要由立法和政府机构予以选择。 在此后的行政法规中,对这一规定一再进行了强调。 尽管这些规定在性质上属于行政法,是对出版行为的纵向规范,似乎不涉及著作权的得丧变更,但问题在于,在一个没有著作权的东东上作出限制,实质上赋予了特定机关和出版机构类似“书商特许权”的垄断性权利,从而起到了与“政府版权”相类似的作用。 

 

  所以,Google所遇到的类似皇家版权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ps. 还是加一句吧:

  对法律汇编的适当规制的确可以起到避免错误传递官方文件信息的作用。但是,一概地禁止性规则实际上导致垄断、阻碍了政府信息的传播,并且提供了寻租的机会。即使要保留政府版权,如果将事先“审核确定出版者资格”的模式转变为事后审查,在法规汇编和出版后,如果出现显然地错误,即可要求行为人承担适当的责任,那么整个制度的设计将更为合理。

董皓:作者精神权利的可转让性和可放弃性研究

Can the Moral Right be Transferred and Waived?
A Positive Research to the Chinese Copyright Law

DONG Hao
(Law School, Yunnan University, Kunming 650091, China)
 
Abstract: This article reviews the possibility of the transferring and / or waiving the moral rights stipulated in Chinese current Copyright Act. The premise of this discussion is: copyright in Chinese legislation is by nature a kind of statuary right but not natural right. Based on this precondition, this article positively analyzes the moral rights in Chinese copyright law and draws the following conclusion: (1) the right of publication can neither be transferred nor be waived; (2) the right of revision cannot be transferred but can be waived; (3) the right of integrity can neither be transferred nor be waived; (4) the right of attribution can be waived, and when the law accept the conception of transferability, it can be transferred then.
 
Keywords:
Copyright, Right of Attribution, Right of Publication, Right of Revision, Right of Integrity
 
This paper has been accepted by the Journal of Yunnan University – Law Edition, the full-text will be provided after the publication. Please visit this page later and see the update.
 
 

 
本文已投稿,全文将于文章正式发表后在本页面中提供链接。
 
 
作者精神权利的可转让性和可放弃性研究
 
董 皓
(云南大学法学院,昆明,650091)
 
摘要:本文讨论的是中国著作权法所规定“署名、发表、修改、保护作品完整”几种被归为“人身权利”的著作权权能的“转让”或“放弃”的可能性。讨论这一问题的前提是确认中国的著作权是一种法定权利而非自然法意义上的“天然权利”。基于此,本文可以从实定法的角度上对几项精神权利进行分析。分析的结论是:发表权无法被转让,也无法被放弃;修改权无法被转让,但可以被放弃;保护作品完整权既不能被转让也不能被放弃;署名权则可以被放弃,且在性质上也可能被转让。
 

关键词:著作权;署名权;发表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


 

Can the Moral Right be Transferred and Waived?
A Positive Research to the Chinese Copyright Law

DONG Hao
(Law School, Yunnan University, Kunming 650091, China)
 
Abstract: This article reviews the possibility of the transferring and / or waiving the moral rights stipulated in Chinese current Copyright Act. The premise of this discussion is: copyright in Chinese legislation is by nature a kind of statuary right but not natural right. Based on this precondition, this article positively analyzes the moral rights in Chinese copyright law and draws the following conclusion: (1) the right of publication can neither be transferred nor be waived; (2) the right of revision cannot be transferred but can be waived; (3) the right of integrity can neither be transferred nor be waived; (4) the right of attribution can be waived, and when the law accept the conception of transferability, it can be transferred then.
 
Keywords:
Copyright, Right of Attribution, Right of Publication, Right of Revision, Right of Integrity
 
This paper has been accepted by the Journal of Yunnan University – Law Edition, the full-text will be provided after the publication. Please visit this page later and see the update.
 
 

 
本文已投稿,全文将于文章正式发表后在本页面中提供链接。
 
 
作者精神权利的可转让性和可放弃性研究
 
董 皓
(云南大学法学院,昆明,650091)
 
摘要:本文讨论的是中国著作权法所规定“署名、发表、修改、保护作品完整”几种被归为“人身权利”的著作权权能的“转让”或“放弃”的可能性。讨论这一问题的前提是确认中国的著作权是一种法定权利而非自然法意义上的“天然权利”。基于此,本文可以从实定法的角度上对几项精神权利进行分析。分析的结论是:发表权无法被转让,也无法被放弃;修改权无法被转让,但可以被放弃;保护作品完整权既不能被转让也不能被放弃;署名权则可以被放弃,且在性质上也可能被转让。
 

关键词:著作权;署名权;发表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


 

董皓译:美国联邦版权法作品保护期限速查表(前言)

美国联邦版权法作品保护期限速查表(前言)
作者:Peter B. Hirtle*
译者:董皓**
 
 
本文获取方式:
本译稿全文刊发于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学术辑刊:《知识产权前沿报告》第二卷,中国检察出版社,2008,各地书店有售。
 
特别说明:
为尊重出版者利益,目前仅将稿件中的“译者说明”、“原作者前言”及相应的注释刊出,速查表译稿全文请参照上述方式获取。
 

 
译者说明:
本表格首次刊发于Peter B. Hirtle先生的论文《版权法的近期改变:版权期限的延长》(Peter B. Hirtle, “Recent Changes To The Copyright Law: Copyright Term Extension”, Archival Outlook, January/February 1999),后被作者刊登于互联网上,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美国版权法的修正不断修订。目前所翻译版本中的“是否进入公共领域”是以2008年1月1日为准做出的判断。
该表目前已成为描述美国版权保护期限的权威性资料。根据原作者的版权声明,在非商业目的的前提下,这个图表及其说明可以被自由使用而不需要取得作者的单独授权,其中也包括翻译和演绎。所以,译者对这个表格进行了全面“汉化”——不仅是内容上的直接翻译,而且考虑到中文读者对“以前”、“以后”等词语在理解上与英文读者的区别,对表格内容中的所有时间点作了重新表述,另外还在图标后的说明中,适当增加了相关问题的说明。因此,译文中若出现相关的错误,其责任由译者承担。由于法定的公共领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变化,所以在表格发表后,作者对此不断持续更新,请读者阅读译本的同时参考这个表格的最新英文原本:http://www.copyright.cornell.edu/public_domain。
 
原作者前言[1]
 
美国宪法规定,版权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获得保护,但这个“有限”究竟是多长时间?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先对其它一些问题作出回答。例如,谁是作品的作者?如果作者是自然人,那么当代版权法所规定的版权保护期间就是作者终生外加七十年。如果是单位作品,那么保护期则截至作品发表后的第九十五年年底,或者作品创作完成后的第 一百二十年年底。
对于在1989年3月1日之前创作的作品而言,上述问题的回答则要复杂得多。版权保护期间的终止,将因为下面的各项因素的影响而有不同的答案。
l   作品发表过还是未发表过?
l   如果是发表过的作品,那么是在美国境内还是境外发表的?
l   在发表的时候,作品上是否附带有版权标识?
l   作品是否曾经在版权局登记过?
l   在版权局的登记是否有过续展?
为了让档案管理员和图书馆管理员们确定作品是否仍然在版权保护期内,我设计了下面的表格。它被分为三个部分:未发表的作品、在美国境内发表的作品、在美国境外发表的作品。在每部分中,再细根据发表日或创作完成日,以及其它一些会影响版权保护期的因素做出细分。
为了防止误解,这里还需要作出一些说明:首先,表格讨论的只是美国的版权保护期。在许多情况下,尽管一个作品在其来源国已经处于公共领域,但在美国仍然处于版权保护范围内。同时,对某些作品而言,即便它们在美国已经处于公共领域中,但在它们的发表地仍处于版权保护范围内。如果一件在美国出版作品(或者在一个网站中)包含了在美国属于公共领域范畴的内容,只要它在某个国家可以被获得,那么很可能它仍然被当地法庭判决为侵权作品。
    此外,本表格中,对于什么构成“发表”并没有进行详细地解说。尽管这个问题在许多情况下是清楚的,但在有的时候则不那么简单。以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为例,尽管这个演讲面对的是数万聚集于华盛顿的民众,同时在电视上被播放、在媒体中被传播,但不同的法院仍然就其是否发表作出过不同的判定。对于艺术作品而言,是否“发表”的判断则要更加困难。
最后,在联邦法下,并非所有已发表作品都能够获得版权的保护,这个表格对此问题也没有详细说明。以录音制品为例,这些作品直到1972年才获得联邦版权法的保护,因此这个表格并不适用于任何在此之前录制的录音制品。 再如,建筑作品直到1990年才得到版权保护;又如,联邦政府创作的作品从未获得过版权保护。当然,本表格对大部分文字、图形、雕塑作品而言,都是适用的。
如果不考虑对作者身份和发表与否的复杂判定的话,那么这个表格至少可以被作为判断作品是否处于公共领域的第一步。在许多方面,这个表格其实是基于 Laura N. Gasaway的成果而设计的——她的成果名称是:《作品何时进入公共领域》<http://www.unc.edu/~unclng/public-d.htm>. 此外,还有其它一些表格,这些表格在本表格的第一个注释中都进行了说明,你可以根据需要参考这些表格。
如何判断一个作品是否已经在美国版权局登记?美国版权局的第22号宣传手册可以作为你的参考:《如何调查一件作品的版权状态》<http://www.copyright.gov/circs/circ22.pdf>。1978年以后的登记和续展记录现在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查询到。至于1978年以前的登记和续展记录,则发表于《版权登记索引》(Catalog of Copyright Entries, CCE)上。该索引的许多卷也已经通过扫描的方式被放到了互联网上,地址是 < http://onlinebooks.library.upenn.edu/cce/>。此外,最近迈克尔·莱斯克(Michael Lesk)还对一个可搜索条目的网上 版本进行了观察<http://www.scils.rutgers.edu/~lesk/copyrenew.html>。上述后两个网址是非官方的,因此在使用的时候还要注意验证。如果你在这两个网站中的一个发现了一件作品的记录,那么就意味者它可能处于版权保护下。但是,如果你在这两个网站上都没有发现所要搜寻的作品,却不能保证这个作品一定处于公共领域中。
对于本表格所不能回答的问题,您还可以访问“版权建议网”(Copyright Advisory Network) <http://www.librarycopyright.net>尝试解答。此外,史蒂芬·费施曼(Stephan Fishman)的《公共领域:如何找到不受版权保护的文字、音乐、艺术及其它作品》(The Public Domain: How to Find Copyright-free Writings, Music, Art & More)一书,是这个方面最好的参考资料。[2] 


*  Peter B.Hirtle是美国康奈尔大学图书馆知识产权主管。他同时是康奈尔大学图书馆教育、研究和信息服务部主任,曾担任康奈尔大学数字文件汇集部的主任。Hirtle先生还是《D-Lib》杂志的副主编,并曾于2003-2004年任美国档案工作者协会第58任年度主席。
** 董皓:法学博士研究生、云南大学法学院讲师,研究方向:知识产权、网络法。个人网站:http://www.blawgdog.com,Sharron Ma对本文的翻译也有贡献,谨此致谢,但译稿的一切责任,仍由译者承担。
[1] 译者注:前言是原作者于2004年该表格的英文版被《Information Outlook》杂志发表时添加的。在中文译本发表前,作者向译者发来了这段前言,在此一并译出。
[2] 译者注:本表中的“公共领域”是最狭义,仅指超过版权保护期的作品。不包括版权法所不保护的作品及其它情形。
 
 
美国联邦版权法作品保护期限速查表(前言)
作者:Peter B. Hirtle*
译者:董皓**
 
 
本文获取方式:
本译稿全文刊发于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学术辑刊:《知识产权前沿报告》第二卷,中国检察出版社,2008,各地书店有售。
 
特别说明:
为尊重出版者利益,目前仅将稿件中的“译者说明”、“原作者前言”及相应的注释刊出,速查表译稿全文请参照上述方式获取。
 

 
译者说明:
本表格首次刊发于Peter B. Hirtle先生的论文《版权法的近期改变:版权期限的延长》(Peter B. Hirtle, “Recent Changes To The Copyright Law: Copyright Term Extension”, Archival Outlook, January/February 1999),后被作者刊登于互联网上,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美国版权法的修正不断修订。目前所翻译版本中的“是否进入公共领域”是以2008年1月1日为准做出的判断。
该表目前已成为描述美国版权保护期限的权威性资料。根据原作者的版权声明,在非商业目的的前提下,这个图表及其说明可以被自由使用而不需要取得作者的单独授权,其中也包括翻译和演绎。所以,译者对这个表格进行了全面“汉化”——不仅是内容上的直接翻译,而且考虑到中文读者对“以前”、“以后”等词语在理解上与英文读者的区别,对表格内容中的所有时间点作了重新表述,另外还在图标后的说明中,适当增加了相关问题的说明。因此,译文中若出现相关的错误,其责任由译者承担。由于法定的公共领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变化,所以在表格发表后,作者对此不断持续更新,请读者阅读译本的同时参考这个表格的最新英文原本:http://www.copyright.cornell.edu/public_domain。
 
原作者前言[1]
 
美国宪法规定,版权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获得保护,但这个“有限”究竟是多长时间?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先对其它一些问题作出回答。例如,谁是作品的作者?如果作者是自然人,那么当代版权法所规定的版权保护期间就是作者终生外加七十年。如果是单位作品,那么保护期则截至作品发表后的第九十五年年底,或者作品创作完成后的第 一百二十年年底。
对于在1989年3月1日之前创作的作品而言,上述问题的回答则要复杂得多。版权保护期间的终止,将因为下面的各项因素的影响而有不同的答案。
l   作品发表过还是未发表过?
l   如果是发表过的作品,那么是在美国境内还是境外发表的?
l   在发表的时候,作品上是否附带有版权标识?
l   作品是否曾经在版权局登记过?
l   在版权局的登记是否有过续展?
为了让档案管理员和图书馆管理员们确定作品是否仍然在版权保护期内,我设计了下面的表格。它被分为三个部分:未发表的作品、在美国境内发表的作品、在美国境外发表的作品。在每部分中,再细根据发表日或创作完成日,以及其它一些会影响版权保护期的因素做出细分。
为了防止误解,这里还需要作出一些说明:首先,表格讨论的只是美国的版权保护期。在许多情况下,尽管一个作品在其来源国已经处于公共领域,但在美国仍然处于版权保护范围内。同时,对某些作品而言,即便它们在美国已经处于公共领域中,但在它们的发表地仍处于版权保护范围内。如果一件在美国出版作品(或者在一个网站中)包含了在美国属于公共领域范畴的内容,只要它在某个国家可以被获得,那么很可能它仍然被当地法庭判决为侵权作品。
    此外,本表格中,对于什么构成“发表”并没有进行详细地解说。尽管这个问题在许多情况下是清楚的,但在有的时候则不那么简单。以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为例,尽管这个演讲面对的是数万聚集于华盛顿的民众,同时在电视上被播放、在媒体中被传播,但不同的法院仍然就其是否发表作出过不同的判定。对于艺术作品而言,是否“发表”的判断则要更加困难。
最后,在联邦法下,并非所有已发表作品都能够获得版权的保护,这个表格对此问题也没有详细说明。以录音制品为例,这些作品直到1972年才获得联邦版权法的保护,因此这个表格并不适用于任何在此之前录制的录音制品。 再如,建筑作品直到1990年才得到版权保护;又如,联邦政府创作的作品从未获得过版权保护。当然,本表格对大部分文字、图形、雕塑作品而言,都是适用的。
如果不考虑对作者身份和发表与否的复杂判定的话,那么这个表格至少可以被作为判断作品是否处于公共领域的第一步。在许多方面,这个表格其实是基于 Laura N. Gasaway的成果而设计的——她的成果名称是:《作品何时进入公共领域》<http://www.unc.edu/~unclng/public-d.htm>. 此外,还有其它一些表格,这些表格在本表格的第一个注释中都进行了说明,你可以根据需要参考这些表格。
如何判断一个作品是否已经在美国版权局登记?美国版权局的第22号宣传手册可以作为你的参考:《如何调查一件作品的版权状态》<http://www.copyright.gov/circs/circ22.pdf>。1978年以后的登记和续展记录现在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查询到。至于1978年以前的登记和续展记录,则发表于《版权登记索引》(Catalog of Copyright Entries, CCE)上。该索引的许多卷也已经通过扫描的方式被放到了互联网上,地址是 < http://onlinebooks.library.upenn.edu/cce/>。此外,最近迈克尔·莱斯克(Michael Lesk)还对一个可搜索条目的网上 版本进行了观察<http://www.scils.rutgers.edu/~lesk/copyrenew.html>。上述后两个网址是非官方的,因此在使用的时候还要注意验证。如果你在这两个网站中的一个发现了一件作品的记录,那么就意味者它可能处于版权保护下。但是,如果你在这两个网站上都没有发现所要搜寻的作品,却不能保证这个作品一定处于公共领域中。
对于本表格所不能回答的问题,您还可以访问“版权建议网”(Copyright Advisory Network) <http://www.librarycopyright.net>尝试解答。此外,史蒂芬·费施曼(Stephan Fishman)的《公共领域:如何找到不受版权保护的文字、音乐、艺术及其它作品》(The Public Domain: How to Find Copyright-free Writings, Music, Art & More)一书,是这个方面最好的参考资料。[2] 


*  Peter B.Hirtle是美国康奈尔大学图书馆知识产权主管。他同时是康奈尔大学图书馆教育、研究和信息服务部主任,曾担任康奈尔大学数字文件汇集部的主任。Hirtle先生还是《D-Lib》杂志的副主编,并曾于2003-2004年任美国档案工作者协会第58任年度主席。
** 董皓:法学博士研究生、云南大学法学院讲师,研究方向:知识产权、网络法。个人网站:http://www.blawgdog.com,Sharron Ma对本文的翻译也有贡献,谨此致谢,但译稿的一切责任,仍由译者承担。
[1] 译者注:前言是原作者于2004年该表格的英文版被《Information Outlook》杂志发表时添加的。在中文译本发表前,作者向译者发来了这段前言,在此一并译出。
[2] 译者注:本表中的“公共领域”是最狭义,仅指超过版权保护期的作品。不包括版权法所不保护的作品及其它情形。
 
 

PD作品展播:《护士日记》1957

护士日记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保护期为五十年。从2008年1月1日起,1957年12月31日以前的电影都已经进入公共领域(Public Domain),可以任意使用。下面要播放的,正是1957年上映、刚刚进入公共领域的电影《护士日记》(点此进入豆瓣页面)。

  这部电影我没看,根据介绍,讲述的是上海某护士学校毕业生简素华,不顾男友沈浩如的反对,毅然远赴北方一荒凉简陋的工地医务站工作的故事,由王丹凤主演的《护士日记》,讲述了护士工作、生活、爱情中面临的诸多矛盾。简素华,这个最负责、最典型的护士,树立了护士在银幕上的经典形象。如在公共场合,请带上耳机。

看更多老电影请点下面的链接

护士日记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保护期为五十年。从2008年1月1日起,1957年12月31日以前的电影都已经进入公共领域(Public Domain),可以任意使用。下面要播放的,正是1957年上映、刚刚进入公共领域的电影《护士日记》(点此进入豆瓣页面)。

  这部电影我没看,根据介绍,讲述的是上海某护士学校毕业生简素华,不顾男友沈浩如的反对,毅然远赴北方一荒凉简陋的工地医务站工作的故事,由王丹凤主演的《护士日记》,讲述了护士工作、生活、爱情中面临的诸多矛盾。简素华,这个最负责、最典型的护士,树立了护士在银幕上的经典形象。如在公共场合,请带上耳机。

看更多老电影请点下面的链接

tags:PD作品,电影,公共领域,护士日记

PD作品展播:《小城之春》1948

小城之春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保护期为五十年。因为是按年算的,所以到了年底大家都应该高兴,因为新年钟声一响,就又有好多东西可以自由使用了。从2008年1月1日起,1957年12月31日以前的电影都已经进入公共领域(Public Domain)。现在,我盼着2008年赶快过去,因为1958年是中国文艺的小高潮,有85部电影和至少19部动画片上映,这个数字在此后20年都没有被刷新。

  Anyway,今天先发一部更老的片子:《小城之春》导演:费穆、主演:李纬 / 韦伟 / 石羽,上映年度: 1948,点下面的三角形播放按钮播放,如在公共场合请使用耳机。感谢瑞典兄弟Philip Jägenstedt的整理上传。

小城之春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保护期为五十年。因为是按年算的,所以到了年底大家都应该高兴,因为新年钟声一响,就又有好多东西可以自由使用了。从2008年1月1日起,1957年12月31日以前的电影都已经进入公共领域(Public Domain)。现在,我盼着2008年赶快过去,因为1958年是中国文艺的小高潮,有85部电影和至少19部动画片上映,这个数字在此后20年都没有被刷新。

  Anyway,今天先发一部更老的片子:《小城之春》导演:费穆、主演:李纬 / 韦伟 / 石羽,上映年度: 1948,点下面的三角形播放按钮播放,如在公共场合请使用耳机。感谢瑞典兄弟Philip Jägenstedt的整理上传。

看更多老电影可点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