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药三分毒

  自从1990年开始发育到现在的5000多天里,我平均每年到诊所看病两次,各种住院的时间加起来不到四十天(包括SARS期间因为流窜回家被逮捕的十二天),也就是说,我99%的时间是在没有医疗看护的条件下存活的。

  SARS期间的事是这样的,三月底的时候,嘻嘻TV报道说北京从二月份就有SARS病了,而我当时正好在北京,看电视的时候考虑到最近有点嗓子痛合并胸闷,为了响应全民扫黄打非的号召,更因为我发自内心的社会责任感和发自内心深处的怕死情结,我毅然前往医院检查身体,并报告了自己去过疫区的事情,于是我迅速被双规,入住一间可眺望到精神病科的隔离病房。尽管第二天我的嗓子和胸脯就恢复了正常,尽管第四天专门管我的呼吸科主任就揭下口罩对着我猛打哈欠(顺便说以下,他是我见过最有魅力的活的医生,其魅力直逼美国电视剧里的房子医生),尽管第六天我的释放就已经获得了医院专家组的同意,但是我还是待了十二天才得以回家。原因是:此事非同小可,需要上级部门层层备案审批,据说我的名字和其它数千个名字一起,一度送达正部长级的官员办公桌上等待画勾签字,这样看来,运行效率已经相当地奔腾了。

  我另一次偶然住院,邻床的老先生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他得了前列腺肥大要做手术,这个病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手术也不痛苦,痛苦的是手术前的检查过程中,必须将铅笔粗的一根导管从尿道口插入,而这种插入必然带来炎症(为什么?你插一下试试就知道了),如果炎症严重,医生们为了保证到时候不出事情,就会拔出导管推迟手术。这意味着下次手术前就要再插一次,而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这期间的插入费用、消炎费用和拔出费用当然都是被插的人支付。年龄越大的患者,医生的胆子越小,所以老先生总共被插了四次,第四次听说还要再拔出来的时候,这位平时宅心仁厚、和蔼可亲的老先生终于忍无可忍,冲到窗前准备跳楼,听说后来医生们没办法,“冒险”做了手术,终于使老先生免去再插之苦。

  说这些,是要说明下面的道理:
  (1)虽然讳疾忌医的思想相当错误,但健康的体魄不是医疗监护出来的,而是从正确的习惯和适当的运动中得来的。
  (2)住院本身是要成本的,除了花钱外,还会限制你的工作效率,降低你抵御疾病的能力,甚至反而增加缓病的风险,危害你的生理和心理健康。

  自从1990年开始发育到现在的5000多天里,我平均每年到诊所看病两次,各种住院的时间加起来不到四十天(包括SARS期间因为流窜回家被逮捕的十二天),也就是说,我99%的时间是在没有医疗看护的条件下存活的。

  SARS期间的事是这样的,三月底的时候,嘻嘻TV报道说北京从二月份就有SARS病了,而我当时正好在北京,看电视的时候考虑到最近有点嗓子痛合并胸闷,为了响应全民扫黄打非的号召,更因为我发自内心的社会责任感和发自内心深处的怕死情结,我毅然前往医院检查身体,并报告了自己去过疫区的事情,于是我迅速被双规,入住一间可眺望到精神病科的隔离病房。尽管第二天我的嗓子和胸脯就恢复了正常,尽管第四天专门管我的呼吸科主任就揭下口罩对着我猛打哈欠(顺便说以下,他是我见过最有魅力的活的医生,其魅力直逼美国电视剧里的房子医生),尽管第六天我的释放就已经获得了医院专家组的同意,但是我还是待了十二天才得以回家。原因是:此事非同小可,需要上级部门层层备案审批,据说我的名字和其它数千个名字一起,一度送达正部长级的官员办公桌上等待画勾签字,这样看来,运行效率已经相当地奔腾了。

  我另一次偶然住院,邻床的老先生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他得了前列腺肥大要做手术,这个病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手术也不痛苦,痛苦的是手术前的检查过程中,必须将铅笔粗的一根导管从尿道口插入,而这种插入必然带来炎症(为什么?你插一下试试就知道了),如果炎症严重,医生们为了保证到时候不出事情,就会拔出导管推迟手术。这意味着下次手术前就要再插一次,而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这期间的插入费用、消炎费用和拔出费用当然都是被插的人支付。年龄越大的患者,医生的胆子越小,所以老先生总共被插了四次,第四次听说还要再拔出来的时候,这位平时宅心仁厚、和蔼可亲的老先生终于忍无可忍,冲到窗前准备跳楼,听说后来医生们没办法,“冒险”做了手术,终于使老先生免去再插之苦。

  说这些,是要说明下面的道理:
  (1)虽然讳疾忌医的思想相当错误,但健康的体魄不是医疗监护出来的,而是从正确的习惯和适当的运动中得来的。
  (2)住院本身是要成本的,除了花钱外,还会限制你的工作效率,降低你抵御疾病的能力,甚至反而增加缓病的风险,危害你的生理和心理健康。

  可能你觉得我废话半天说的道理连三岁小孩子都懂。那么恭喜你,你成熟了。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即使能站在尿道和呼吸道层面上理解它们,但一到脑袋的层面,就忘记得一干二净了。

  我说的脑袋,包括两大类:电脑和人脑。

  先说电脑。

  从1993年那台接在电视上的电脑学习机到现在,我每天电脑的开机时间平均不低于6个小时,最近五年更不低于10个小时,在这数万个小时中,杀毒软件的安装程序在我的电脑上运行过不超过十次,每次安装到卸载的间隔不超过十天。也就是说,十多年来,我的电脑处于杀毒软件“保护”下的时间不超过100个小时,有95%以上的时间,我的电脑都不在杀毒软件的“保护”下运行。其实,已经高于我去看病的比例了。

  十多年来,我的电脑真正因为中毒而重装的次数不超过三次。实际上,说出来吓死你,我现在用的这台电脑今年六岁,重装系统的总次数也是六次——上次重装到现在已经十三个月了,这其中只有一次是因为病毒把程序拖得太慢,但也没有让我的电脑崩溃。环顾我的周围,百分之九十的人的百分之九十的重装系统行为都是因为系统本身负载过多,想让它变快点,或者是因为有了新的盗版软件想尝尝鲜。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遭遇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文件丢失灾难都是因为自己操作失误造成的,和病毒也没什么关系。可是,我周围百分之九十的人都随时运行着某个甚至某几个杀毒软件——尽管他们重装系统和发生文件丢失灾难的频率一点也不比我低。

  如果杀毒软件没什么副作用,你的电脑内存够大,那你开着就开着吧也没什么关系。

  可是,是药三分毒的道理,在杀毒软件这里照样存在。比如今天我就中了招:我在一台不属于自己的电脑上写东西,这台电脑照例无病呻吟地安装着某种随时会扫描电脑号称即时监控的杀毒软件。因为不是我的电脑,而且这台电脑配置也不错,所以我大意了,没有按照往常的习惯右键关闭它。

  于是,问题出现了:当我正确完成操作,正确关机后拔出移动硬盘,回到自己电脑上准备再打开文件继续写的时候,发现我的数份文件不见了,其损失几乎到了让我怀疑人生的地步。

  因为发现我丢失的文档都有相同的特点:较长的中文文件名,所以上网搜索,果然看到有相关信息——某种特定杀毒软件存在漏洞,当这种软件扫描东亚语言文字的长文件名文档时,漏洞就会出现,造成文档的毁坏和删除。

  十多年来,从UCDOS到Windows XP简体中文版,从WPS到Office 2003,从仙剑奇侠到大富翁,从入党申请书到专业论文,甚至就连众多的室内情景动作启蒙科教片,我看的都是东亚语言文字的。现在这狗日的杀毒软件居然删除东亚语言文字的文档,不,不是删除,是毁坏,我随后花几个小时用挽救程序救回来的,也就是几个支离破碎的字母。换句话说,如果这台电脑上没有这个杀毒软件,如果这个杀毒软件不是随时扫描随时监控的那种,我的文件就不会出问题。显然,我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插了一次尿管。

  至于人脑的杀毒软件,伟大的放火墙就是一例——鉴于现在心情悲伤,而且还要去重复劳动写被毁坏的文件,所以不多说了。总之,看了这篇帖子,你要是还在鼓吹随时要用杀毒软件、实时的那种,甚或你还在继续认为什么实名制应当建立,同时“GGGG”应当过滤的,那么对不起,我不习惯跟一个自愿被插者说话。

《没文化的法豆文选》

  传说不是谁的东西都能称为“文选”的,我脑子里居然会蹦出这个名字并且义无返顾地用了它,已经充分说明自己没文化。既然是“选”,当然有标准:一是散文而非论文;二是与法律有关;三是基本完整还能拿得出手。

  传说不是谁的东西都能称为“文选”的,我脑子里居然会蹦出这个名字并且义无返顾地用了它,已经充分说明自己没文化。既然是“选”,当然有标准:一是散文而非论文;二是与法律有关;三是基本完整还能拿得出手。

没文化·如果他们生在网络时代之——顾准

  作为“丧家之犬”,顾准的声音很小,这声音竟然奇迹般地存活,依靠的不是硬盘和Ctrl+C,而是手工的誊抄。有趣的是,从这些和电脑毫无缘份的文字里,我竟闻到了Blogger们的体味——如果顾准生在网络时代,他一定是一位Blogger。而且,他不但是一个Blogger,还会是一个占领众多收藏夹的Blogger——别的不说,单是“娜拉出走以后怎样”这样诗性的追问,有几个自诩标题党的人能想得出,即使想得出,又有几个人能想下去?

  作为“丧家之犬”,顾准的声音很小,这声音竟然奇迹般地存活,依靠的不是硬盘和Ctrl+C,而是手工的誊抄。有趣的是,从这些和电脑毫无缘份的文字里,我竟闻到了Blogger们的体味——如果顾准生在网络时代,他一定是一位Blogger。而且,他不但是一个Blogger,还会是一个占领众多收藏夹的Blogger——别的不说,单是“娜拉出走以后怎样”这样诗性的追问,有几个自诩标题党的人能想得出,即使想得出,又有几个人能想下去?
  再看看这一段:
  “我们的春秋时代,是从“礼乐征伐”所从出的天王,加上宗法封建的西周制度,过渡到七雄并立,法家兴起,以至秦汉统一这么一个过渡时代。希腊史向民主主义变,我们向专制主义变。希腊史转向民主,出现过Despot——专制君主,然而这个专制君主和希腊人的政治情感格格不入,他的专制权力是僭窃来的,所以在他们,Despot 是不合法的,叫做“僭”主。在中国,专制君主是直接继承天王精神,而且还是经过战争消灭一切竟取这种地位的敌手而后确立的。在此以前,从孔、老、墨、庄、荀、韩,一直都在为它的君临大地出海报,写颂诗,多方宣称这是利国利民的等等。也不必奇怪这种现象,希腊以外的整个世界(也许要把罗马、拉丁世界、迦太基、日耳曼蛮族除外)与中国都事同一律,没有出现过希腊世界那种古怪现象。
  ……明白了这一背景之后,就可以知道,认为政权永远是阶级的政权,专制主义或潜主政治是相互斗争的阶级谁都无力克服对方时兴起的一种过渡政权的理论不适合于中国。中国的专制政权本身就是社会斗争的一方,不是哪个阶级手里的工具。
  ……反对范文澜的人,虽然在理论上死命揪住阶级斗争这个教条,说起来似乎是十足的马克思主义者,其实是个瘪三,于巴得很。”
  “瘪三”,哈哈,这个词汇,和现在博客上流行的“傻逼”是多么的异曲同工!还有“出海报”一类的幽默,不正是Blogger们随时在炫耀或者模仿的东西吗?姑且不论其对与错,在这样的文体下的思想,在那样条件下的思考,恕我浅薄,难道不能与《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相提并论吗——这本书,生于网络时代之外的顾准是没读过的!
  如果只有马镫,如果只有网络技术,这世界仍然可能,不,不是可能,而是的确,充斥着无聊的械斗和“瘪三”的漫骂。骑士的精神,当然需要马镫,却绝不仅仅来源于马镫,思想的交流可以借助网络,但却绝不是只靠网络就会产生。如果顾准生在网络时代,他会获得更多的养料,会有更多的人在留言中和他辩论,而他那冰冷的刀锋也将更加锐利,不但会切碎体制化的迷信,而且还可能拦住因失去信仰而脱缰的野马——前提是,马镫不变成仅供贵族们围猎的玩具。

没文化·拗口的学术作品

  看邓正来先生在天涯的专访帖子,其中一些人再次表达了对他的文字拗口的批评,我跟帖发表了一点看法如下。
  
  首先,越是简单的、(抛弃了众多变量的)数理模型化的、本质主义的思想,越容易被表达,也越容易被阅读——但不一定能被理解。
  
  比如,我说:“我做的月饼,是天下最好吃的。”相信这几个字任何中学生都认识,但是我到底从这几个字里想表达什么?则实在是很难让人理解的事情——也许我真的就只是非常自负,觉得我做的月饼好吃;也许我根本不会做月饼也没做月饼,而只是在田纳西州或者火星上进行类似于电影《苹果派》中的意淫……(对文学作品而言,它不一定要有多深邃的思想,但它本身就一定要让人觉得美。因此我这句话如果打几个回车变成了“诗”,那一定不是好的诗,因为它不美,或者至少不能让人觉得美)。
  
  其次,只要不是故意哗众取宠,那么学术作品的作者当然希望他所写的文字中所蕴涵的思想能够被人们所理解——只有理解了文字所要表达的思想,读者才可能去讨论和批判。因此,如果说文学作品的终极目标是“美”的话,那么学术作品的终极目标则是“达意”——我们不应该用对文学作品的要求来要求学术作品。
  
  再次,“达意”有时候真的很难,尤其是当所“达”之“意”本身很复杂的时候。其实真正做学问,或者做过学问的人应该会有切身体会,那就是语言(或者说论者的语文能力)的局限性以及这种局限性对表达乃至思考过程所带来的障碍。“我爱你”很简单也很美,但这句话用学术作品的标准,一定是辞不达意的,相反,如下一段话尽管不美,但也许更能说明作者的具体看法,更能引起人们的讨论:
  
  “我对一些归属于你、或者来源于你、或者表征了你的特点的事物产生了心理和/或生理上的愉悦,而且这种愉悦已经达到了特定的程度[注释:这些事物包括但不限于你外型、声音、性格、读过的书、口头禅、喜欢吃的菜、做人做事乃至做爱的方法,甚至包括在某些特定语境下的你的家庭背景、财富、人际关系网络,等等。此外,“程度”的判断方法可以是统计学意义上的,也可以是生物学意义上,还可以是文化人类学意义上的,等等。”(我没文化,胡诌的,只是例子)
  
  所以,对学术作品的作者而言,语言除了是一门艺术之外,更是一门技术。对包括邓正来在内的所有学术作品的作者而言,写作(至少第一稿)绝对是一个技术活而非一个艺术活。既然是技术,就可能会有高低之别,比如我就不可能把油倒进一个铜钱里。
  
  但是,技术的高低也是要根据不同的读者群来具体评判的。同样的思想,的确可以用很多种表达方式——对特定的读者而言,不同表达方式的确可能获得不同程度的效果——当然这里的“效果”是指让读者理解“思想”,而非让读者获得审美的快乐(即使有这个目的,它也是次要的)。最简单的例子:我用中文写一篇论文,无论写得多清楚,也不可能让某位不懂中文的西班牙同行理解。所以,不是说是一本书,就必须要让买书的人读得懂——即使货币,也是有流通范围的,更何况语言。
  
  综上,对作者而言,必须首先弄清楚自己的文字是给谁看的——不能因为自己写的是中文,而责怪一名西班牙教授误解了你的思想,甚至抱怨说天下无人能理解我,甚而甚至自满于自己有限的技术而忘记学术作品的目的是为了讨论和交流;对读者而言,也必须先知道自己看的书是不是写给自己的,同时不能用(或仅仅用)文学作品的评价标准来评价学术作品。

  看邓正来先生在天涯的专访帖子,其中一些人再次表达了对他的文字拗口的批评,我跟帖发表了一点看法如下。
  
  首先,越是简单的、(抛弃了众多变量的)数理模型化的、本质主义的思想,越容易被表达,也越容易被阅读——但不一定能被理解。
  
  比如,我说:“我做的月饼,是天下最好吃的。”相信这几个字任何中学生都认识,但是我到底从这几个字里想表达什么?则实在是很难让人理解的事情——也许我真的就只是非常自负,觉得我做的月饼好吃;也许我根本不会做月饼也没做月饼,而只是在田纳西州或者火星上进行类似于电影《苹果派》中的意淫……(对文学作品而言,它不一定要有多深邃的思想,但它本身就一定要让人觉得美。因此我这句话如果打几个回车变成了“诗”,那一定不是好的诗,因为它不美,或者至少不能让人觉得美)。
  
  其次,只要不是故意哗众取宠,那么学术作品的作者当然希望他所写的文字中所蕴涵的思想能够被人们所理解——只有理解了文字所要表达的思想,读者才可能去讨论和批判。因此,如果说文学作品的终极目标是“美”的话,那么学术作品的终极目标则是“达意”——我们不应该用对文学作品的要求来要求学术作品。
  
  再次,“达意”有时候真的很难,尤其是当所“达”之“意”本身很复杂的时候。其实真正做学问,或者做过学问的人应该会有切身体会,那就是语言(或者说论者的语文能力)的局限性以及这种局限性对表达乃至思考过程所带来的障碍。“我爱你”很简单也很美,但这句话用学术作品的标准,一定是辞不达意的,相反,如下一段话尽管不美,但也许更能说明作者的具体看法,更能引起人们的讨论:
  
  “我对一些归属于你、或者来源于你、或者表征了你的特点的事物产生了心理和/或生理上的愉悦,而且这种愉悦已经达到了特定的程度[注释:这些事物包括但不限于你外型、声音、性格、读过的书、口头禅、喜欢吃的菜、做人做事乃至做爱的方法,甚至包括在某些特定语境下的你的家庭背景、财富、人际关系网络,等等。此外,“程度”的判断方法可以是统计学意义上的,也可以是生物学意义上,还可以是文化人类学意义上的,等等。”(我没文化,胡诌的,只是例子)
  
  所以,对学术作品的作者而言,语言除了是一门艺术之外,更是一门技术。对包括邓正来在内的所有学术作品的作者而言,写作(至少第一稿)绝对是一个技术活而非一个艺术活。既然是技术,就可能会有高低之别,比如我就不可能把油倒进一个铜钱里。
  
  但是,技术的高低也是要根据不同的读者群来具体评判的。同样的思想,的确可以用很多种表达方式——对特定的读者而言,不同表达方式的确可能获得不同程度的效果——当然这里的“效果”是指让读者理解“思想”,而非让读者获得审美的快乐(即使有这个目的,它也是次要的)。最简单的例子:我用中文写一篇论文,无论写得多清楚,也不可能让某位不懂中文的西班牙同行理解。所以,不是说是一本书,就必须要让买书的人读得懂——即使货币,也是有流通范围的,更何况语言。
  
  综上,对作者而言,必须首先弄清楚自己的文字是给谁看的——不能因为自己写的是中文,而责怪一名西班牙教授误解了你的思想,甚至抱怨说天下无人能理解我,甚而甚至自满于自己有限的技术而忘记学术作品的目的是为了讨论和交流;对读者而言,也必须先知道自己看的书是不是写给自己的,同时不能用(或仅仅用)文学作品的评价标准来评价学术作品。

关于传达《关于举办“我也可以打回车写诗杯”诗歌创作和评论大奖赛的通知》的通知

  《关于举办“我也可以打回车写诗杯”诗歌创作和评论大奖赛的通知》已于2006年9月18日经SheCan独裁处 BLawgDog(中文名 法豆)处长 签署,现特公告传达。
  
  SheCan自由社区独裁处秘书科
  http://bbs.shecan.net
  ——————–
  
  附件一:
  《关于举办“我也可以打回车写诗杯”诗歌创作大奖赛的通知》
  
  近期,以优秀女诗人ZLH(http://zhaolihua.blogms.com/blog/BlogView.aspx?BlogCode=zhaolihua)等为代表的一批诗歌作者,以平实的语言,写完陈述句就打回车的方式,创作出了众多崭新、质朴和意蕴深远的诗歌,迅速成为华语文坛的一朵奇葩。为了宏扬这一当代诗歌的优秀旋律,为了推动大中华区诗歌文化的进步,本站特照搬牛博网举办“我也可以很极地很阳光”杯征文大奖赛(http://www.bullog.cn/blogs/me/archives/12525.aspx)的模式,在SheCan自由社区举办“我也可以打回车写诗杯”诗歌创作和评论大奖赛,欢迎各界文学爱好者和诗坛新老同仁踊跃参加。现特将相关事宜通知如下:
  
  1、大赛分为两个类别:一是诗歌创作组(A组);二是诗歌评论组(B组)。
  
  2、A组评选标准:掌握并熟练运用“打回车派”诗歌创作的精神内涵,范文以ZLH老师的作品为准。
  
  3、B组评选标准:只能对优秀诗人ZLH老师的作品进行评论,不得带脏字,不得进行人身攻击,要求必须充分挖掘“打回车派”诗歌的丰富精神内涵。细致地对ZLH老师的诗歌进行全面认真地歌颂。范文参见:http://culture.163.com/06/0913/16/2QTOS27I00281MU3.html
  
  4、各组各评选出一名总冠军,A组总冠军颁发“我也可以打回车写诗”杯一个(为了环保事业,用回收纸做成),人民币100元;B组总冠军办法“打回车写诗阅读能力”杯一个(为了环保事业,也用回收纸做成),人民币100元。另评选出“超级诗声”若干名(PK制评选),另给予20至50元人民币物质奖励。
  
  5、参赛作品请发表于SheCan自由社区“心·可能”版http://www.shecan.net/bbs/cgi-bin/forums.cgi?forum=9),不得抄袭。
  
  特此通告,未尽事宜,欢迎大家予以建议,但最终解释权归“SheCan自由社区”独裁处BLawgDog处长。
  
  签署:BLawgDog
  18 Sep. 2006
  
  ======================
  
  附件二:A组参赛诗歌范文及B组评论诗歌范围
  
  参见:
  http://zhaolihua.blogms.com/blog/CommList.aspx?TempleCode=1000000003&BlogLogCode=1000949681
  
  

 

  《关于举办“我也可以打回车写诗杯”诗歌创作和评论大奖赛的通知》已于2006年9月18日经SheCan独裁处 BLawgDog(中文名 法豆)处长 签署,现特公告传达。
  
  SheCan自由社区独裁处秘书科
  http://bbs.shecan.net
  ——————–
  
  附件一:
  《关于举办“我也可以打回车写诗杯”诗歌创作大奖赛的通知》
  
  近期,以优秀女诗人ZLH(http://zhaolihua.blogms.com/blog/BlogView.aspx?BlogCode=zhaolihua)等为代表的一批诗歌作者,以平实的语言,写完陈述句就打回车的方式,创作出了众多崭新、质朴和意蕴深远的诗歌,迅速成为华语文坛的一朵奇葩。为了宏扬这一当代诗歌的优秀旋律,为了推动大中华区诗歌文化的进步,本站特照搬牛博网举办“我也可以很极地很阳光”杯征文大奖赛(http://www.bullog.cn/blogs/me/archives/12525.aspx)的模式,在SheCan自由社区举办“我也可以打回车写诗杯”诗歌创作和评论大奖赛,欢迎各界文学爱好者和诗坛新老同仁踊跃参加。现特将相关事宜通知如下:
  
  1、大赛分为两个类别:一是诗歌创作组(A组);二是诗歌评论组(B组)。
  
  2、A组评选标准:掌握并熟练运用“打回车派”诗歌创作的精神内涵,范文以ZLH老师的作品为准。
  
  3、B组评选标准:只能对优秀诗人ZLH老师的作品进行评论,不得带脏字,不得进行人身攻击,要求必须充分挖掘“打回车派”诗歌的丰富精神内涵。细致地对ZLH老师的诗歌进行全面认真地歌颂。范文参见:http://culture.163.com/06/0913/16/2QTOS27I00281MU3.html
  
  4、各组各评选出一名总冠军,A组总冠军颁发“我也可以打回车写诗”杯一个(为了环保事业,用回收纸做成),人民币100元;B组总冠军办法“打回车写诗阅读能力”杯一个(为了环保事业,也用回收纸做成),人民币100元。另评选出“超级诗声”若干名(PK制评选),另给予20至50元人民币物质奖励。
  
  5、参赛作品请发表于SheCan自由社区“心·可能”版http://www.shecan.net/bbs/cgi-bin/forums.cgi?forum=9),不得抄袭。
  
  特此通告,未尽事宜,欢迎大家予以建议,但最终解释权归“SheCan自由社区”独裁处BLawgDog处长。
  
  签署:BLawgDog
  18 Sep. 2006
  
  ======================
  
  附件二:A组参赛诗歌范文及B组评论诗歌范围
  
  参见:
  http://zhaolihua.blogms.com/blog/CommList.aspx?TempleCode=1000000003&BlogLogCode=1000949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