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传达《关于举办“我也可以打回车写诗杯”诗歌创作和评论大奖赛的通知》的通知

  《关于举办“我也可以打回车写诗杯”诗歌创作和评论大奖赛的通知》已于2006年9月18日经SheCan独裁处 BLawgDog(中文名 法豆)处长 签署,现特公告传达。
  
  SheCan自由社区独裁处秘书科
  http://bbs.shecan.net
  ——————–
  
  附件一:
  《关于举办“我也可以打回车写诗杯”诗歌创作大奖赛的通知》
  
  近期,以优秀女诗人ZLH(http://zhaolihua.blogms.com/blog/BlogView.aspx?BlogCode=zhaolihua)等为代表的一批诗歌作者,以平实的语言,写完陈述句就打回车的方式,创作出了众多崭新、质朴和意蕴深远的诗歌,迅速成为华语文坛的一朵奇葩。为了宏扬这一当代诗歌的优秀旋律,为了推动大中华区诗歌文化的进步,本站特照搬牛博网举办“我也可以很极地很阳光”杯征文大奖赛(http://www.bullog.cn/blogs/me/archives/12525.aspx)的模式,在SheCan自由社区举办“我也可以打回车写诗杯”诗歌创作和评论大奖赛,欢迎各界文学爱好者和诗坛新老同仁踊跃参加。现特将相关事宜通知如下:
  
  1、大赛分为两个类别:一是诗歌创作组(A组);二是诗歌评论组(B组)。
  
  2、A组评选标准:掌握并熟练运用“打回车派”诗歌创作的精神内涵,范文以ZLH老师的作品为准。
  
  3、B组评选标准:只能对优秀诗人ZLH老师的作品进行评论,不得带脏字,不得进行人身攻击,要求必须充分挖掘“打回车派”诗歌的丰富精神内涵。细致地对ZLH老师的诗歌进行全面认真地歌颂。范文参见:http://culture.163.com/06/0913/16/2QTOS27I00281MU3.html
  
  4、各组各评选出一名总冠军,A组总冠军颁发“我也可以打回车写诗”杯一个(为了环保事业,用回收纸做成),人民币100元;B组总冠军办法“打回车写诗阅读能力”杯一个(为了环保事业,也用回收纸做成),人民币100元。另评选出“超级诗声”若干名(PK制评选),另给予20至50元人民币物质奖励。
  
  5、参赛作品请发表于SheCan自由社区“心·可能”版http://www.shecan.net/bbs/cgi-bin/forums.cgi?forum=9),不得抄袭。
  
  特此通告,未尽事宜,欢迎大家予以建议,但最终解释权归“SheCan自由社区”独裁处BLawgDog处长。
  
  签署:BLawgDog
  18 Sep. 2006
  
  ======================
  
  附件二:A组参赛诗歌范文及B组评论诗歌范围
  
  参见:
  http://zhaolihua.blogms.com/blog/CommList.aspx?TempleCode=1000000003&BlogLogCode=1000949681
  
  

 

没文化·取消法本与因噎废食

  以下是在贺卫方老师《本科宜废 法硕当立》一文下的留言。

时间:2006-7-26 19:12:00

  不好意思,贺师,有几个问题想问下。
    
     其一,是,“高可上博士后,低可下职业高中”很混乱。但至少现在,高考是最公正的方式(制度安排上,比硕士博士招生都公正,当然,我没说要永远这样安排下去),现在不取消乱的,把那个最不乱的取消了,为什么?我不是作攻心之论,这最当忌讳。而且,注意,如果本科教育改革得好,成人教育是可以合并纳入的。我是问逻辑上如何说得通?
    
     其二,美国的JD似乎是Bachlor学位。更重要的是,美国学制与中国完全不一样,不能类比。不要说法律专业,任何专业,只要你想,即使你是博士导师,都可以申请其它专业的Bachlor学位读,并且也都不是说制度上保证一定申请得到。
    
     其三,是,学生满足于教师的灌输,是记诵之学。但,这是学生的错吗?是本科的错吗?我看,是教师的错!有几个教师真正能向学生讲授法律职业技巧?职业教育,要有能掌握职业技巧的教师,否则,不要说JM,就是JD也没用。的确要改革,但是应当改的是大学人事体制。
    
     总之,疑似因噎废食之举。
    
      再加几句,究竟需不需要所谓“社会生活经验”,那也是存疑的。如果法治健全,有一套法律职业教育,再加上适当实习,专业经验就够了;如果法治不健全,无论什么大学,都不可能(至少不应当)教授什么社会经验——总不可能教人家怎么请法官吃饭吧?
    
      更重要的是,以此来作为撤消法律本科的理由,需要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事实作为逻辑前提:法律本科读完了,制度上就立刻要能去独当一面地办案,这种逻辑,从何而来,即使是中国的法院、律所、检察院直接从本科进人,不也要先实习一段吗?

时间:2006-7-26 19:41:00

没文化·口味和方言

汉语的最大好处就是望文生义,例如“字正腔圆”,你就是真的不懂,也可以从北京话的平仄里嗅觉出“掷地有声”的感觉。换了上海小孩儿,如果他的老师普通话不过硬,那我估计对这两个成语就只有死记硬背的命了。

  这是个引子,想说的主要是方言和吃的关系。没文化,看的书不多,但我敢预言、我敢打赌,无论古今中外,绝对有人在某个类似SheCan一样不起眼的坛子或罐子里,说过我准备说的这句话:方言绝对和这个地方的口味有关系。不过,我不敢断言的是,有没有人想过:究竟是方言造就了吃,还是吃造就了方言。当然这个问题本身极有可能被人和那个哄三岁娃娃的,有关鸡和蛋的故事相提并论。所以这里就先要扯远一点,说说鸡的事情。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一个“蛋”有一天偶然见到一只“始祖鸡”(或者鸡的祖先——管它是什么鸟,暂时就取个名字叫始祖鸡),他觉得这娘们长得很漂亮,所以就主动凑过去说话,最后三勾两引,把她给弄上了床,然后就生下了个东西叫“鸡蛋”。当然与此同时还有其它东西也在勾引其它始祖鸡,——比如“猪胎”,但可惜猪胎们运气不好——也许是因为天气不好犯了关节炎,也许是因为酒喝的多没成事,反正最后都没能没成功地让他们各自的太太们产崽。——换成“学术”的语言,就是现在的“鸡”的祖先,在基因的偶然变异过程中,遇上了下蛋这种繁殖方式,而且由于各种偶然因素的综合作用,这种方式所繁殖的后代在自然界中存活下来,而这种存活下来的东西被我们叫做“鸡”。所以,答案很明显,当然是先有“蛋”,才有“鸡”。

没文化·反对、反对、我反对?!

中国人的血液里似乎流着一种对人不对事的基因,你反对我的这个证据就等于反对我,既然是反对我,那我们就不是在辩论、也不是在做事,而是在搏命,所以我也要反对你、打倒你、践踏你、弄死你——而且要命的是,这种基因在号称“初级阶段”的今天的主流文化中,不是逐渐消失而是不断繁殖。

没文化·120个小时的无间地狱

青年受伤苦撑五天辞世调查:多次报警均遭遇推诿  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栏目最有意思,除了活色生香的“遮点美女”(除了点什么都不遮)外,还可以看见大堆大堆以名字为噱头的新闻,比如什么女大学生为找工作整容,男大学生三里屯嫖娼被殴,老公情人雇凶杀人,小情人为爱自杀之类的东东。我没文化,旨趣低下,乐于阅读这类东东——尽管阅读后的感觉往往没有标题那么强烈。不过刻薄一点说,即使是这样的新闻,信息量也往往比报纸一版或者嘻嘻TV新闻联播上的那些会议记录大一些。新闻市场实际是在逐步放松的——引进了竞争,为了赚取利润,新闻竞争将会自然而然地走向新闻自由。
  
  闲话少扯,今天让我觉得必须在百忙之中写点什么废话的,正是这样一条社会新闻:《受伤青年苦撑五天辞世》(
  http://news.sina.com.cn/c/2005-03-25/05535457925s.shtml)。这种标题在社会新闻板块中实在是非常嫩,点击它纯粹是偶然,只是我准备下网上厕所前的最后一个下意识动作,网络综合症的一个典型表现。
  
  但当我看完这则新闻及相关报道的时候,用一位评论者的话说:从头皮凉到脚趾!(http://news.sina.com.cn/o/2005-03-26/05585467681s.shtml)而我还从脚趾凉回了头皮——不,那种绝望感就如同膀胱充盈的小腹被一记直拳,太震撼了,太冲击了,我不得不掉头冲入卫生间,痛苦地抽出那皮袍下的小,让几乎失禁变成完全失禁!
  
  我已经不小了,对江湖上的种种怪事也基本达到了宠辱不惊的地步——就如同那些看多了重口味A片的人一样,不管什么情节都无动于衷。但,那毕竟,只——是——A——片!再SM,再变态,即使有看上去像禽兽才做的事,或者,或者就算有直接和禽兽做的事,那也还在当事人自愿和可预期的轨道内,当事人和旁观者都对最后的结局充满希望——至少不会绝望——至少,他们还是活生生的禽兽!至少,他们比禽兽不如的行尸走肉们,好得多!
  
  前天在看到一则《丈夫深夜听到呼救声未理会 妻子在隔壁被杀》新闻(http://news.sina.com.cn/s/2005-03-25/06306188562.shtml)的时候,我只觉得这哥们在佛家看来算是有运气的了,他对世界的冷漠和残忍,得到了现世报而不是累计进六道循环的无间地狱。而现在,没文化的我忽然恐怖地发现,这无间地狱不就在当下吗!
  
  沮丧、前所未有地沮丧!
  
  我不知道那名张姓青年是如何度过这120个小时的,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绝望的。我不敢想,因为一想到这里,我的双手就止不住地颤抖——不是因为感叹世风日下,而是因为,我也随时会被摩托车轻轻撞那么一下。过去,没文化的我会自以为是地问:什么导致了这一切?我们的社会机制是哪里出了问题?我甚至还会建议:要处罚这个、要建构那个——我至少还会相信:铁屋子里的呐喊即使无用也好过沉默中死亡。而现在,我不准备再废话了——已经是无间地狱了,你难道还有必要插个花,种个草以防止它“变成”无间地狱吗?
  
  哀,莫大于心死。即使没死,也只希望还有几头禽兽能和我一样,至少感到恐惧,至少。

Donnie
2005年3月25日

摄影/李鸣(图片来源:新浪网)
 

==========================================

豆子说法·链客·今日见闻050321- –

                                      

没文化·言论自由、A片、足球和其它

  言论自由像A片,这不是我说的,是李敖说的——凤凰卫视6月28日的《李敖有话说》里面说的。他的意思是说,根据统计学报告,开放A片不会增加性犯罪率,而只会降低性犯罪率,因为这实际上是在舒缓人们内心的冲动。同样的,开放言论自由对政府和对人民同样是一种舒缓作用——防民之口,胜于防川,言论自由像A片,因此应该放开言论,尽量放开。

  日本A片女明星饭岛爱人老珠黄后,写了一本书叫《柏拉图的性爱》,李敖说“这个小马子真奇怪,搞了一辈子肉,最后大谈柏拉图。”看来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恰好证明了他自己的观点。从某种意义上讲,也许还真的只有类似饭岛爱这样的女优,才知道什么是柏拉图式的性爱。

  一个成年人喜欢看A片里的SM,不代表这个人就真的会在自己的性生活中来SM,一个人喜欢看黄漫,不代表这个人就真的会像黄漫中的人一样乱整。这些本都应当是人所共知的道理。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拥有A片和黄漫中那些主角们的性能力,这个在上面说的饭岛爱的书里有清楚的叙述,说了A片里面的种种特技效果。但可惜的是A片被彻底地禁止了,所以能看到A片的人看不到饭岛爱的柏拉图性爱,所以他们就真的会信以为真,以为所有女人(男人)都是只有性没有爱,反而去犯罪了。

  讲起柏拉图,想到苏格拉底。这个男人更厉害,他女人是出名的悍妇,不但打骂,而且甚至往她老公身上泼尿,但苏格拉底却愈发的有智慧,从上面的逻辑看,要是没有那个婆娘尽情的侮辱,他可能也不会那么牛逼。

没文化·消费困惑

如果维护权利的法律成本太高,那么法律中规定的权利就是一纸空文。这个凡是学法律的人似乎都应该知道,可惜真正认真考虑这一点的人不多。在这一现实下,人们要救济自己,就只能通过气势(如我妈)、赖皮(比如我)或者“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似乎已经成了“习惯法”中的“审前程序”。

没文化·北京的大风和强盗

北京的大风乱B麻麻地吹,吹得筒子楼的窗户咻咻作响,吹得紫色想吃水果……那好吧,这么大的风,做生意也不容易,就买点儿吧,紫色说他只要一两就可以了……这称准吗?紫色一边警惕地看着新疆人手中的菜刀,一边问道……紫色见他存心找茬,一见周围有六个新疆人,知道中计了……新疆人呼啦啦像胡子一样(还是本来就是……对不起我没有种族偏见)追过来……希望那边的环卫工过来看看,也希望围观者中有个把徐宏刚……新疆人又赶上来了。紫色心想完了他们是看上我了……他们就像楼兰古城里的雕塑,占领着紫色的北京。

没文化•贝格尔二号、高考和小鸟鸟

贝格尔(Beagle)二号是一艘船……最近我发现有一个单词他娘的实在是管用,它能清楚地解释许多用其他辞汇很难解释的现象……想起我的表弟以及无数其他人的表弟表妹们今天正在考场里戴着口罩写命题作文……根据没文化的我的观点,中国文化(至少是教育文化)有一个重大的缺陷……以防一句话不注意就被吊起来阉割掉那个其实早已经被文化阉割了的小鸟鸟……怪不得东方人的那话儿总体上比西方的小……